望远镜:我被谭德塞撞了一下腰

0
 望远镜 民国咖啡厅 2022-05-14 06:00

我在世界上有一些好朋友,例如德先生,赛先生,还有谭德塞先生等等。不过,最近谭德塞被新冠病毒搞晕了头,出言不逊,竟然在媒体简报会上公开造谣,说中国坚持实行的冠病清零政策是“不可持续的”。并且辩解说,病毒未来还会不断变异,而人们对冠病已有更多了解,也拥有更好的对抗冠病工具,因此是时候改变防疫策略了。

其他人怎么说都还不要紧,这个老谭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总干事,虽然是“干事”的,不过带了一个“总”,幸好没带“长”。

Image

顺便介绍一下,谭德塞·阿达诺姆(TedrosAdhanom Ghebreyesus), 1965年出生于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省(今厄立特里亚国 ),毕业于诺丁汉大学和伦敦大学。国际知名疟疾研究专家。

老谭比较走运,2005年至2012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曾在”全球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会”等国际组织中担任重要职务。2009年被选为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理事会主席,此前还曾担任遏制疟疾伙伴关系理事会主席,以及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卫生伙伴关系理事会联合主席。后任非盟执行理事会主席、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

2017年5月谭德塞接替即将卸任的陈冯富珍女士,当选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2021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谭德塞成为该机构下任总干事选举的唯一候选人,获得连任。

Image

虽然老谭的职业经历很牛X,但中国官方显然不能接受谭德塞这样低水平的批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希望有关人士客观合理地看待中国国情和防疫方针,要弄清楚事实,不要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官媒《环球时报》针对“不可持续”论发表题为《坚持“动态清零”,这是中国的最大清醒》社评。文章称,中国坚持“动态清零”,正是对全球疫情防控最大的负责任。

文章把主要矛头指向西方国家,称“那些自己抗疫无能、还要求别人跟着‘躺平’的行为,在科学和道义上都是有亏欠的;那些对内漠视生命、对外‘甩锅’推责的国家,才应该受到质疑和谴责。”

Image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也在个人微博上发文称,中国的探索作为当今世界一条独立抗疫路线有着不可取代的价值。他在文章中写道,中国在付出代价和牺牲,世卫组织这个时候谈论中国的事情,理应要考虑他们的话会在中国产生什么影响,“他们(世卫组织)不应从外部拆中国抗疫的台”。

目前,联合国官方微博发布的谭德塞“不可持续”论相关文章被清零了,微博上几乎搜索不到相关新闻。联合国官方微信公号的相关文章虽未被删除,但有关中国的内容已被过滤,谭德塞发言的完整视频也无法显示。

人们注意到,病毒在不断变化,世卫组织和中国官方的关系也在过去两年发生着变化。回到疫情在武汉暴发初期,世卫组织在2020年1月初,对中国官方的说法予以认可,高调宣称没有证据显示冠病病毒存在人际传播,并称中国卫生部门已经建立了一套检测方法。

Image

此外,世卫组织也未对中国发出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中国宣布武汉封城后不到一个星期,谭德塞亲赴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会面。他当时高度赞扬中国政府在疫情面前展现出坚定的政治决心,采取及时有力举措,并称中国的做法不仅是在保护中国人民,也是在保护世界人民。

不过,这次会面后,世卫组织的权威受到西方主要国家的质疑。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指责世卫偏向中国;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说,有大量声音将世卫称为“中国卫生组织”;甚至有人质疑,谭德塞当选世卫总干事存在暗箱操作。

即便这样,谭德塞依然不吝对中国的肯定,并在面对媒体时力挺中国,强调“中国的努力应该得到认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污名化或攻击一个国家,而是抗击共同的敌人——冠病病毒”。

Image

中国官方也投桃报李,多次表达对世卫和谭德塞的坚定支持。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2020年4月与谭德塞通电话时称,支持世卫组织、支持总干事,就是维护多边主义的理念和原则,维护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

王毅还在当年的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为朋友谭德塞仗义执言,说:“谭德塞先生是高票当选的总干事,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信任……给世卫组织泼脏水的人只会弄脏他们自己。”此话一出,立即成为国际流行的金句名言。

谭德塞今年2月应邀出席了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享受最高国宾待遇,并同中国总理李克强会面,在世界上狠狠地风光了一把。然而,不知何故,老谭5月10日在记者会上说:“考虑到冠病病毒现有特性,以及我们对病毒变化的预期,我们认为清零策略是不可持续的。”

Image

这个老谭,太过分了,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竟然不怕闪了舌头!他说,随着奥密克戎在中国人口中扩散,加上中国经济持续受到影响,清零策略已不再适用,做出调整非常重要。世卫已同中国专家讨论这个问题,向他们表明清零做法难以为继。他强调:“过渡到另一种策略是非常重要的。”

据说,有关“清零”政策是否适合应对奥密克戎病毒株的讨论,在中外学界早就被广泛关注。在奥密克戎来袭前,中国的“清零”政策尽管受到一些西方国家的质疑,但也得到了不少西方学者的肯定。隶属于德国联邦卫生部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罗塔·维勒(Lothar Wieler)也承认,奥密克戎之前,中国的清零政策运作良好,因为关上国门就不用担心染疫。

然而传播力极强、致死率较低的奥密克戎,改变了全球疫情形势。维勒认为,奥密克戎是无法清除的,他对中国现在仍执行“动态清零”政策表示不解。中国的防疫政策若不与时俱进,将面临陷入“孤岛”的风险。

Image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负责人范凯尔克霍弗也和谭德塞一个腔调,说在全球范围内完全消除冠病是做不到的。“我们的全球目标不是检出所有病例与完全防止病毒传播。目前来说,这真的是不可能的。但我们须要做的是减少传播,因为病毒传播速度很快。”

甚至有人举例说,蚊子是肉眼可见的,但也无法清零,何况看不见的病毒呢?而且,病毒和疫情都在不断变化,当全球主要经济体都走向共存,迈入后疫情时代,中国的防疫政策若不与时俱进,将面临陷入“孤岛”的风险,未来可能陷入被动。

对于坚持“清零”的中国而言,谭德塞的批评肯定不中听,虽然这位世卫组织总干事到底是“拆台”还是“补台”,时间将会给出证明。但是作为老朋友一枚,谭德塞的突然发难意味着背叛。

Image

可以肯定的是,老谭讲话闪了自己的舌头,同时让我听后站立不稳,差点闪了腰。但是我将坚定坚持动态清零,“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中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为此,我将在微信群、朋友圈果断删除谭德塞。同时建议各界朋友,如果老谭不尽早改正错误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则应考虑给予合法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