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逆势而行:反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俄罗斯涉战争罪嫌

0
10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在瑞士日内瓦投票 美联社图片

在中国投了反对票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5月12日仍通过决议,要调查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犯下涉及侵害人权的战争罪嫌。中国明知自己的反对票改变不了俄国在人权理事会的颓势,但仍逆势独行,和俄国总统普京站在同一阵线,所为何来?中国外交体系内难道就没有清醒的声音吗?

绿、白丛中只有两点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把周四的投票结果公布在官方推特账号上,33票标注绿色、支持人权理事会对俄国是否在俄乌战争中犯下反人权的战争罪嫌展开调查;12票白色代表弃权,例如印度、古巴与巴基斯坦;2票标注红色、反对这项调查,一是中国,一是厄立特里亚。

中国与“非洲朝鲜” 厄立特里亚力挺普京

厄立特里亚是非洲东北部邻近红海的小国,“维基百科”介绍,当地存在严重的人权问题,有“非洲朝鲜”称号。

在俄乌战争中,俄军有没有针对平民的杀戮、犯下战争罪?中国显然不想知道,所以不支持联合人权理事会的调查,完全靠向俄罗斯,成为和厄立特里亚齐名的国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是高举要坚决维护联合国多边体系与机构的权威和地位吗?中国为什么这么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说法,显然和习近平的说法不同调。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留下的一片痕迹(美联社)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留下的一片痕迹(美联社)

习高举维护UN体系权威 战狼却批人权理事会

赵立坚批评称,人权理事会“政治化”、“双重标准”与“选择性”的做法越来越多。

“当人权理事会频繁针对一些国家召开特别会议时,却未能对另外一些国家长期造谣诬蔑别国人权状况、肆意发动侵略战争、在海外军事行动中滥杀平民、滥施单边强制措施、种族主义泛滥、枪支暴力盛行、难移民遭到虐待等采取有效行动。”赵立坚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没具体点名哪些国家。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赵立坚的说法显然是针对美国,但在俄乌战争的紧要关头,世界面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急之际,中国还要使出这些手段,“这是非常反人权的行为。”夏明告诉记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人权理事会“政治化”、“双重标准”与“选择性”的做法越来越多。(美联社图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人权理事会“政治化”、“双重标准”与“选择性”的做法越来越多。(美联社图片)

力挺知心好友普京 习近平陪葬中国形象

夏明说,联合国机构有自己的问题,美国的人权状况确实也不完美,联合国也检讨过美国的人权状况。但事有轻重缓急,看着俄乌战争的残酷以及对平民百姓的损伤,中国还要阻止调查,夏明认为,这肯定对中国的外交与国际形象没助益。但问题在于中国现在各方面都被一个人、也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绑架。

“他把他跟普京个人的友谊,看得高于在中俄关系中中国的利益。习近平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用他的权力压制专业主义,用个人来取代集体的智慧。”夏明分析。

中国的专业主义受到什么样的压制呢?

中国前驻乌克兰大使高玉生日前就分析,在俄乌战争中,俄罗斯的处境被动,其他领域也露败象,俄国战败“只是时间问题”。但这样反主旋律的文章刊出没多久,就遭全网封禁清零删光。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日前发表文章,认为俄罗斯在对乌战争中的态势日益被动和不利,已经显露败象。(微信截图)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日前发表文章,认为俄罗斯在对乌战争中的态势日益被动和不利,已经显露败象。(微信截图)

删光反主旋律的专业声音

现年75岁的高玉生,2005年至2007年担任中国驻乌克兰大使,也曾在苏联时期派驻莫斯科、在担任乌克兰大使前,则是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与驻土库曼斯坦的大使,对前苏联加盟国与中亚、东欧局势有丰富经验。

他在已经遭全网删除的文章中还说到,所谓“俄国在普京的领导下复兴”,是“根本不存在的伪命题”,俄国的衰落表现在其经济军事科技政治社会各个领域,对俄军战力也产生“严重的消极影响”。

对此,明镜集团创办人何频则告诉记者,“高玉生这类的观点,并非独一无二,中共内部原本就对很多问题存在不同看法,而他的观点不僵化,值得推荐,至于正确与否,则需要时间检验。”

夏明也认同高玉生的分析,也就是俄乌战争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会大力推动联合国和其他重要国际组织的实质性改革,若改革受阻,也可能另起炉灶。但夏明认为,届时不只排斥俄国,也会排斥中国。

夏明表示,像高玉生这样有专业、资历丰富的外交官,中国不是没有,但现在是赵立坚类型的人当道,“中国驻乌克兰的前大使,如果得不到尊重,就是决策层出了问题。”

俄乌战争开打以来,俄国在联合国体系频频败下阵来,上个月先是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停权,中国当时也投反对票;莫斯科索性宣布退出理事会,如今只是普通观察员。

而12日的特别会议,俄罗斯则干脆不出席,称这是场“政治噱头”。尽管中国在会上捍卫莫斯科,投票结果却仍不如中、俄所愿。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