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匈牙利专家谈中国与东欧关系

0

专访匈牙利专家阿格尼斯•斯泽诺马尔(Agnes Szunomar)谈中国与东欧关系 © 法广

阿格尼斯•斯泽诺马尔(Agnes Szunomar)是匈牙利科学院经济与区域研究中心世界经济所发展经济学研究小组负责人,她就中国与东欧关系,匈赛铁路,以及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等议题于2022年3月31日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法广:首先请您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Agnes Szunomar:我叫阿格尼丝-索诺玛,我是世界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布达佩斯科维努斯大学 (Corvinus University)的副教授,我的主要研究课题是亚洲的东亚新兴地区,特别是中国,我主要研究中国与中东欧的关系。

法广:这就是我们今天采访的要点, 匈牙利是所谓的(中国与中东欧国家)17+1组织的成员,为什么匈牙利当初为何加入该组织呢?

Agnes Szunomar:当它在10年前启动的时候,实际上所有的中欧和东欧国家都加入了这个倡议,原因是当时该地区的所有国家都看到了与中国建立关系的经济机会和商业机会。在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所有的国家都从危机中了解到,最好是使关系多样化,不要只依赖西欧国家,也要向新兴地区多样化发展。我认为当时主要是经济上的理由促使大多数国家与中国合作,对于该地区的一些小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们与中国合作。

法广:2013年,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宣布了 “一带一路 “倡议,这是一个 “一带一路 “倡议,这个倡议之后不断扩大,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7+1 “与 “一带一路 “项目有什么关系呢?

Agnes Szunomar:虽然中东欧组织的启动先于一带一路,但我认为它已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所以这些倡议的目标是相同的,即扩大中国的关系,向各个地区扩展,同时在欧盟站稳脚跟,为此,特别是欧盟成员国中东欧国家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法广: 说到欧盟,欧盟几年前发布的政策文件中称中国是一个系统性的对手,该政策在匈牙利是如何落实的,它如何影响与中国的合作?

Agnes Szunomar:我想说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匈牙利并没有真正遵循欧盟的立场,特别是在中国问题上,所以我们正在与中国建立友好的关系,不仅仅是在过去的几年里,而是从21世纪初开始,我们就在努力避免以政治紧张的方式损害这种关系,我们努力投票支持中国。我們在不同的國際組織中對中國投贊成票,包括歐盟,試圖不傷害雙方的關係。

法广: 現在匈牙利反對派就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的事情發起了運動 他們也反對貝爾格萊德和布達佩斯之間的鐵路項目,倘若,反对派赢得立法选举, 這些項目是否仍然可以被叫停呢?

Agnes Szunomar: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停止这两个项目。 我可以想象,在复旦分校项目中,它仅仅涉及因为反对派。而布达佩斯-比奥格拉德铁路项目,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因为在塞尔维亚方面已经完成了一些建设,线路已经投入使用,至少部分线路已经投入使用,这意味着我认为不可能停止它,尽管可能发生一些重新谈判,因为似乎匈牙利段比塞尔维亚段要昂贵得多,尽管两段的长度几乎相同。

法广: 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一”一带一路 “计划的设想是以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Piraeus Harbour)为起点,将商品运输到贝尔格莱德,然后通过铁路和其他道路进入布达佩斯,进入欧盟。 其实已经有了一些例子,在斯里兰卡和黑山共和国等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无法偿还中国提供的贷款,黑山在一条公路与桥梁项目上出现了巨大问题,即巴尔布里亚尔公路和桥梁,然后导致黑山不得不放弃。导致黑山不得不动用应该支付怀孕的单身母亲的社会资金,这导致了大量的抗议活动,在匈牙利有没有类似的担心?

Agnes Szunomar:类似的事情会发生,不过,匈牙利这里的经济条件更有利,所以我们可能不必担心这种发生在斯里兰卡或黑山情况。当然匈牙利接受太多的贷款,而且这些并不是优惠贷款,我想强调的是,特别是在一个有机会获得欧盟基金结构基金(European Structural and Investment Funds)的国家,这当然是有问题的,它经常受到国际组织以及匈牙利反对派和专家的质疑。有时甚至从政府方面提到,这个项目不一定只是经济上的合理性,也有一些政治上的合理性,我记得匈牙利总理在一次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一点。 所以它不仅仅是在布达佩斯和贝尔格莱德之间有一条新的铁路线,而且也是中国旗舰项目的一个试验场。

法广: 奥尔班政府是否受到来自欧盟的压力要求降低与中方的合作?

Agnes Szunomar:嗯,当项目开始时有一些问题,这个项目应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超过8年甚至9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九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公共采购程序被完全忽视了,这也是布鲁塞尔可以介入并停止整个程序的主要原因,但后来因为我们有了公共采购程序,所以我们有了招标,而且一切都正式成为事实,我认为从法律上讲,布鲁塞尔方面无可指责,但当然也有一些特定的因素仍然值得怀疑,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是保密的。

法广:再回到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的问题上,当然复旦大学在中国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大学,但匈牙利的反对派也担心学术自由的问题,您也知道,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是否也分享反对派的担忧?

Agnes Szunomar:我们并不知道这个校园将如何运作,招收什么类型的学生,但据我们所知,对于外国学生来说,学费会相对较高,就像其他中国校园一样,所以目标群体可能不是匈牙利学生,而是来自中国的学生,他们想在欧洲的中国大学学习,以及来自其他地方的学生,包括来自欧洲和其他新兴地区,他们想拥有一个双学位。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威胁,问题可能是,虽然我不是高等教育方面的专家,但是这样一个好的大学可能有能力支付更高的工资给教授,他们甚至可以邀请一些匈牙利的教授到新的校园,这会造成匈牙利大学的人才流失,这当然会对不是那么强大的匈牙利高等教育机构的大学造成巨大的竞争。

法广: 你怎么解释为什么匈牙利政府在驱逐索罗斯举办的中欧大学之后又接受复旦大学在布达佩斯设立分校的计划呢?

Agnes Szunomar:我认为这是整个项目的主要问题之一 ,我认为如果不把中欧大学CEU从匈牙利赶出去,匈牙利社会就不会因为复旦分校的项目而感到焦虑, 因为我们摆脱了CEU因为它是一所外国大学 然后我们邀请了另一所外国大学,所以這是整個故事中最棘手的問題。我想說的是,否則我們會很高興 因為一個擁有良好聲譽的大學選擇布達佩斯作為其校園的潛在地點之一 ,所以這是導致匈牙利境内抗议的主要問題之一 。另一个问题是大学的位置,它应该是匈牙利学生城项目的正式组成部分,为来自匈牙利农村的学生提供不同类型的住房机会,似乎这个项目并没有被删除,只是因为中国的项目而缩小了范围。所以我想说的是,中国并不应该为这一决定负责,而是匈牙利政府忘记了这些潜在的紧张因素,却邀请了复旦,我们不知道究竟是谁邀请了复旦大学在这里设立分校,总而言之,它已经成为选举活动的话题之一。

法广:您认为倘若奥尔班再度当选,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的计划会继续吗?

Agnes Szunomar:正如我所提到的,不仅仅是中国,复旦大学本身,在整个项目宣布之后,也对它引发的反响十分惊讶!所以很可能是匈牙利方面在一开始时忽略了许多问题,向对方表示这个项目会很顺利,很好,每个人都会很高兴,很欢迎这个校园,但是后来发现,匈牙利的社会以及反对党以及 但后来发现匈牙利社会和反对党以及大学校园所在地区的市长和布达佩斯市长都绝对反对这个想法 ,所以我可以想象,即使奥尔班再度当选,复旦大学也会为其欧洲校园选择另一个地方,因为他们不想有不好的声誉,不想因为这个项目在国际媒体上有不好的形象。

法广:其实即使在中国国内,也有很多人说如果匈牙利方面必须支付所有的建设费用,如果我是匈牙利人,我也会反对这个项目。

Agnes Szunomar:是的,这就是第三点,我也应该提到这一点,在过去CEU,比时代,他们在建设中投资了很多,在这里进行翻修,他们甚至建造了新的建筑,他们甚至自己支付原始建筑,这是一个巨大的对比,这与我们用中国国家银行的贷款来支付中国建筑公司建造校园的费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三件事加在一起足以让匈牙利社会的某些部分和匈牙利的反对派对这个问题做出如此负面的反应 !

法广: 谈到钱的问题,您说匈牙利从欧盟得到了大量的钱,匈牙利也从中国得到了大量的钱 ,我们看到,匈牙利已经在中国发行了多次债卷,最近,也就是2021年12月,匈牙利在中国发行了约10亿元人民币的绿色债券。您了解这些摘卷的总金额以及他们的通途吗?

Agnes Szunomar:我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的发行,他们也不知道该这些钱的用途,我认为这与中国国家银行和匈牙利国家银行之间的关系有关,或者其他一些项目,比如说5G项目,匈牙利很乐意作为中国的一个试验场,因为它认为这可以加强两国的关系,所以这是我们对中国承诺的另一个证明,当然我们不知道,但是以后可能会带来一些好处。但是当涉及到真正的投资时, 尽管我们经常谈论中国的资金流向匈牙利 ,但是如果你检查一下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的数据,它仍然只占这里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2%或3%左右,这与德国的外国直接投资额相去甚远 甚至低于日本、韩国或印度的投资 ,但是我们经常谈论中国,所以我认为我们对中国在中东欧和匈牙利的经济存在的谈论比我们应该的数字要多一点。

感谢匈牙利科学院经济与区域研究中心世界经济所发展经济学研究小组负责人阿格尼斯•斯泽诺马尔(Agnes Szunomar)接受法广的专访。

作者:杨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