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美国刚敞开怀抱,东盟众国就扑上去了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14 22:40

美国-东盟国家领导人首次白宫峰会结束了,如同前篇评论所指出的,此次会议务虚色彩高于务实性,在为时一天的会议上,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在华盛顿举行的特别峰会标志着美国和东盟的关系进入“新时代”。

所谓“新时代”,就是东盟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承诺,将在今年11月与美国关系升级为“有意义、实质性和互惠互利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其更深邃的意涵则是,美国正式开启了联手印太地区关键区域,与首要对手持久竞争的序幕。

白宫围绕此次会议所预设的主要目标达到了。

此种情形,就好比嗷嗷待哺的婴儿,恰逢母亲敞开怀抱,争相扑上去吸吮奶汁,可见在美方正式举行会议之前,东南亚国家怀揣着怎样既期待又惴惴不安的心理,期望美方认真对待参与印太事务而不是像前两任美国政府那样三心二意,一旦确认了美方意愿,东盟国家决意迎合华盛顿的意愿,构建新时代的基于大国竞争背景下的东盟与美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且这种关系是“有意义”、“实质性”和“互惠互利”的。

这份“联合声明”指出,东盟国家将与美国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强化卫生安全、共同实现经济复苏、加强经济联系和互联互通以及促进海事合作等。

如果有心者将“联合声明”的内容与美方此前披露的“印太经济框架”的规划进行对照比较的话,就会发现“如出一辙”,亦即表明,东盟全盘接受了美方围绕此次会议提出的“倡议”——实际完全覆盖了“印太经济框架”的构想。

为了加强会议的效果,拜登在欢迎东盟国家领导人的晚宴上公布了一个总计1.5亿美元的专项投资计划,着重用于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安全、防疫工作和清洁能源等领域。从数量看,这一计划仅具象征性,但其特别意义在于,美方通过特别会议传达了将持久参与印太特别是东亚-西太平洋事务的决心。而这份计划只是一个开始,美国必将为此投注其更大的资源。

拜登当局表现对东南亚地区重视的方式还有,提名其体制内的重要人物——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约哈内斯·亚伯拉罕为美国驻东盟大使。

美方的举措及东盟的“回应”——联合声明,都强烈表达了双方在未来加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愿景和计划,尤其是后者的态度更显鲜明。

应该说,东盟对拜登当局在其忙于应对俄乌战争的繁忙时刻决意召集此次会议的战略意图以及美国将要公开的“印太经济框架”的目的、所指向的目标,无疑是十分清楚并心照不宣的,但后者通过会后联合声明全面呼应美国在印太的战略规划,呼应了在大国竞争时代背景下美国加强与东盟战略连接的目的,反映了东盟及其成员国的真实心态和未来政策走向。

参加此次会议的有关国家的表态耐人寻味。

掌权30多年但从未访问华府的柬埔寨首相洪森说,“柬埔寨想成为美国和所有国家的朋友,但不是选边站。”

越南总理范明政5月11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时称,越南坚定奉行独立、自主、和平、友好、合作、发展、多元化的外交政策,是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成员,其他国家的好朋友和可靠搭档,在一个动荡不安、战略竞争激烈、选择众多的世界,越南不选边站,而是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选择正义和公平。

范明政同时提出其计划成为发达的高收入国家的愿景,并期待越美全面伙伴关系达到新高度。

这两个国家在政权性质及地区关系方面都具有高度的特殊性,因此仔细揣摩其讲话用意会发现十分微妙,在当前国际纷争频仍、大国竞争对抗色彩愈益凸显的背景下,柬埔寨和越南领导人虽然明面上“不选边站”,但其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原则”行事,选择所谓的“正义和公平”——以俄乌战争为例,俄罗斯进犯乌克兰是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是不正义、不公平的,因此能够从他们的发言中听出“弦外之音”,是事实上向华盛顿递“投名状”。

假如柬埔寨和越南囿于某些特殊因素还比较含蓄、隐晦的话,那么新加坡总理几乎就站到一线,帮助美国达成所愿了。

李显龙在美东时间12日下午出席美国-东盟商业理事会和美国商会活动时,向美方建言,应“逐一邀请东盟成员国加入印太经济框架(简称‘IPEF’)”,而且,这个框架必须具包容性,能为成员带来实质利益,才能吸引更多国家参与,并强调应包含数码与绿色经济,以及基础建设领域的合作,因为区域国家对这些议题有强烈的共鸣。

李显龙在同场会议上鼓励东盟成员国加入“印太经济框架”。

“印太经济框架”说到底是美国为其与首要对手在印度-太平洋地区进行全面战略竞争,尤其是填补美国在该地区的短板——经济贸易、供应链、数字经济等领域,而专门量身打造的一项战略规划,旨在与对手在印太争夺经济贸易、数字经济、供应链等一系列重大领域的话语权、影响力和规则制定权,维持、巩固和加强美国的领导地位,进而削弱对手的长期努力的关键组成部分。

作为东盟的领导者之一、世界事务的积极参与者,新加坡政府当然明了美国打造“IPEF”的用意,在此情况下,其站在前台,积极协助拜登当局将该战略规划设计得更“因地制宜”,合乎东南亚国家需求,并敦促地区国家加入,显示出其与美国的互动,包括此前不久其专访美国与系列高官会晤,发挥了作用。

从柬埔寨首相、越南总理,到新加坡总理,全面反映了地区不同类型和性质的国家,对于参与美国的印太倡议及其潜在的大国竞争意图的积极主动的意愿,以及其共同在“联合声明”中承诺不久与美方正式缔结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凸显出地区国家希望美国加强在地区存在,制衡大国影响力,并选择站在“公平”和“正义”一边,维护“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一边。

而“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具体指的就是战后由美国领导缔造的,并在其后的不同时期不断发展完善的一套现代世界秩序,范明政的话具有代表性:

东盟所有成员国都不愿意“选边站队”,但是如果受情势所迫,必须“选边站队”时,它们将选择什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