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控下,上海的教会更忙了

0

Image: Liu Jin / Getty 2022年4月12日,在上海新冠封控中,社区志愿者在分发蔬菜。

教会的牧师、领袖和成员不但更勤于祷告,而且付出更多时间、精力帮助社区度过难关。

上海全域静态封控已经超过一周。加入小区志愿者的第二天,GB教会的薛牧师收到了一套白色连体防护服,一副鞋套、一副手套和一个面罩。(因为安全的原因,本文中的“薛牧师”和其他人都使用了化名,教会名字亦为化名。)当天晚上8:30后,薛牧师需要负责收取该楼16-27层,72户人家放置在门口的干湿垃圾。他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搬运了将近300斤的垃圾。翌日,他组织的口罩、酒精的团购群很快集满了近150瓶酒精、上千个口罩的需求。

社区的志愿者们很快和他熟络起来。

一看他来参加社区会议,这些上海的阿姨爷叔们立刻开启沪普频道,以保证无阻碍交流。他最近加的微信好友都是社区里的邻居,当他谈起自己所在的社区时,邻舍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行政地理意义上的人群,而是一个个高矮胖瘦、有各自性情的人。

CL教会位于这个城市的另一区域。这个教会早上的晨祷会自疫情封控后,人数有了显著增加。当这个城市早起的人忙着在手机APP上抢菜时,20多名基督徒和慕道友开始了他们线上的敬拜。“每天早上15分钟的圣经分享、15分钟的祷告,我们鼓励大家醒来后,不要等什么事都做好了再来祷告。若是那样,就像马丁路德所说,其实是放弃了祷告,”CL教会的韩牧师说。

这间植堂不过两年的教会没想到这项网络事工竟然坚持了两年,现在不单参加的人数增加,不少非基督徒也因为听见基督徒坦诚地分享自己在疫情封控期间的焦虑、缺乏,而更加喜爱教会的真实。

自2022年3月起,随着Omicron病毒的传播进入社区,上海这座人口超过2500万的城市逐渐失去了以往的秩序。起初,上海政府官员试图通过封控个别建筑和住宅区,遏制病毒的传播,减少对城市正常经济生活的干扰。但到了3月27日,市政府发布了依次封控浦东浦西至少四日的通告。这意味着过去精细化分控的防疫策略不再有效,整个城市关停了公交交通和绝大部分企业,几乎所有人都被要求居家隔离,足不出户。

到4月7日止,上海每日感染人数上万,对绝大部分小区来说,解封遥遥无期。封控的代价也很大。血透病人因为居家限制令无法得到治疗,感染新冠的家庭必须遵从“阴阳分隔”的政策,年幼的婴孩在阳性,而父母阴性的情况下,必须被单独送往医院隔离。

方舱无序管理带来的哄抢以及医疗物资的严重缺乏,让标榜精致文明的上海集体陷入焦虑。每个人都知道这座城市病了,却似乎没有良方来医治,每个人都希望在与人的关联中得到帮助,但也有人在孤独中放弃了生命。一位在封控中找到教会牧者的非基督徒说,“反正大家都没有解决方法,但我知道教会为我祷告,和我一起祷告,陪着我们……”。

面对封控的混乱和人们有这么多需要的情况,基督的教会如何回应?CT记者采访的一些上海的牧师和教会领袖强调祷告、灵修、属灵成长和爱心行动的重要。

祷告“近距离”

“2020年疫情开始时,我们教会的聚会转到了线上,以线下小组接入的方式保证弟兄姐妹们仍有面对面的团契。”薛牧师告诉CT记者。“一旦情况有所好转,我们就恢复了线下的实体聚会。那时候,我们没有一个成员的小区被封控,大家出行还是自由的。但这次,100%的成员被封控在自己的住所,曾经还对外地防疫指指点点的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地面对了疫情”。

薛说,他的教会成员中已有三个家庭感染了病毒,教会虽然不能直接给予帮助,但都在第一时间请求教会成员们为他们共同祷告。成员们自发地跟进他们的状况,为他们发去祷告的经文。长老和关怀执事做的最多的,就是逐个询问成员最近的状况,并为之祷告。

CL教会尤其鼓励教会的弟兄姐妹不单与信徒一起祷告,也和非信徒一起祷告。他们不是发一句“为你祷告”,而是停下手中的工作,打电话与有需要的人一起祷告,或者将具体的祷告词写下来。对于不知道该怎么祷告的成员或访客,韩牧师鼓励他们按着圣经向神祷告。“每天花半个小时的时间,隔绝屏幕、网络信息的干扰,用经文作为引导,思想神的属性,而不是我们的需要。就好比早上灵修读到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是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马太福音12:48-50)

韩牧师说:“家里冰箱满了,我们属灵状况不一定会好,但我们属灵状况好了,我们看冰箱空了,也不会有内心的焦虑。神每天都藉着经文对我们说话,我们也要思想并在祷告中回应祂。”

薛牧师牧养的教会从两周前开始了线上读经活动。一个小时的时间,弟兄姐妹通过网络会议的方式,分段朗读福音书,让神的话语藉着被诵读、被听见成为彼此的力量。不久,教会成员又发起了按主题的读经活动。每人轮流读一段经文后,分享自己与这个主题相关的代祷事项,或者他人的代祷事项,最后试着用这段经文为自己和他人祷告。

发起活动的姐妹在邀请信中写道:当我不知所措,被现实的难处和罪纠缠,脑子无法专注看完一章经文,无法开口祷告的时候,就拿起来,开口读,常常读着读着心被神的话语打开,紧闭的口开始向主祷告呼求。希望神的话可以通过不一样的方式帮助到我们。

爱邻舍不再是一个词组

疫情爆发之前,GB教会正好开了《爱邻舍》这门核心课程,在其导言中提到:爱邻舍意味着爱所有人,包括我们不想见到的、鄙视的,甚至觉得可疑的人。我们的责任不是要去判定谁值得爱,而是要成为满足他人需要的好邻舍。

疫情让上海邻里的关系大为改观。菜蔬食物的团购必须以社区为单位,封控时间长短也以小区有无感染病例为依据。996的打工人带着一身职场技能化身小区的团购达人,小区消毒、组织核酸、分运物品皆靠邻里组建的志愿者。

韩牧师说,“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让别人看到我们在积极帮助邻舍,帮助社区建立好的秩序,去分享我们拥有的食物,为我们的邻居祷告,和他们一起祷告,告诉他们我们是基督徒。如果我们邻居当中有阳性的,不要远离他们,给他们发消息、视频,了解他们实际的需要。”

姜长老的本职工作是飞行员,在过去的三年里不是在飞行,就是在隔离。城市的封控让他终于有时间在家陪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但当小区征召志愿者时,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每天穿着防护服组织核酸检测,为大家分发物资。几天后,他和妻子感染了新冠,三岁儿子的抗原检测却显示阴性。这意味着遵循上海的隔离政策,夫妇俩必须与孩子分离。但姜长老却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他只希望隔离期间,他们一家人能始终在一起。

唐姐妹从有小区封控开始,就定期地为被管控的弟兄姐妹们送菜。她买着溢价的食物,精心烹饪,送给怀孕或单身的姐妹们。当被问起为何如此大费周章时,她却笑着说,“她们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在这特殊的时刻,我想让她们尝到加倍的爱,因为天父也这样爱着我们。”回到自己的社区中,她又顶着被骂被感染的风险做了志愿者,承担起为整个小区有需要的人配药采购的任务。几天奔波下来,她的嗓子嘶哑了,为了求购小区的物资每天打电话到深夜。

薛牧师说,”我们今生为社区谋求的福利不能存到永远,但也值得去做。因为当我们爱邻居时,我们彰显了神的所是,当我们爱邻居时,我们彰显了神的爱,当我们不仅爱邻舍,而且投身于社区时,我们见证了神的原则,彰显了祂的智慧。”

在疫情中见到成长的果实

CL教会自封控以来,教会奉献居然超过了前几个月,大笔的奉献进入账户,留言备注去帮助那些需要的人,不一定是教会的成员或访客,也不用是基督徒,只要是实际有需要的人。长执团队计划把其中一部分用于帮助穷人,包括失业的、贫穷的,或有赡养老人需要的,补贴他们的房租或给予经济援助。一部分奉献给受影响的宣教士、机构或贫穷的传道人。

除了物质上慷慨,看顾穷人外,韩牧师认为在众人面前,包括信主和不信主的人面前,敞开自己,分享自己的软弱,也是基督徒群体见证的方式。疫情当下,这间原本拿捏着彼此间的距离,以精英白领为主的教会,第一次“不分场合”地分享自己在疫情中的焦虑情绪,为家中物资缺乏而有的担忧,在育儿和婚姻上的问题。因着他们的真实,非基督徒不再对基督徒敬而远之,反倒可以真实地作为罪人来到上帝面前,好让上帝的爱临到他们。

“我们也许经历着植堂两年以来最大的危机,但这段特殊的经历也让我们看到在疫情前所种的,都在如今开花结果。马上要进入复活节的最后一周,我尤其想到复活的盼望决定了我们此刻的状态。当我们越相信复活,就越轻看此刻的艰难。”韩牧师在过去的几周中,花了更多时间陪伴教会中的同工们,与他们祷告,确保他们属灵上的健康。

这些上海基督徒的盼望,是当病毒不再在这座城市栖息时,教会可以成为人群更好的陪伴者和社区更好的建设者,让人与人的距离更近一点,人心与上帝的距离也更近一点。

Eva Chou, 基督徒记者、文字工作者,和丈夫长期在地方教会服侍,育有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