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中国《香港国安法》下的犯罪嫌疑人

0

图像来源,AFP   年届90的陈日君枢机一直活跃于民主派政治活动。

香港国安警察拘捕原“612人道支援基金”五名信托人,指称他们触犯中国《香港国安法》,其中包括了罗马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

香港国安警察称,90岁的陈日君等人“涉嫌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制裁,危害国家安全”,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罪嫌。五人被扣查一天后获准保释候查,但须按照裁判官命令交出旅游证件,即不得离开香港。

陈日君成为香港警察的犯罪嫌疑人,引起国际关注。梵蒂冈称教廷会密切注视事态发展,美国国务院强烈谴责拘捕行动,英国外交部官员称香港警察做法“不可接受”。

拘捕行动过去数天之后,在参选期间披露其天主教信仰的中国香港行政长官当选人李家超首次评论说:“无论这个案件涉及什么人,最重要的是我们所针对的是他的犯法行为,与他的背景和思想没有直接关系。”

警队出身,在任特区保安局局长时主管筹备建立《香港国安法》执法体制的李家超5月15日说:“我想这个信息是很清楚,要告诉香港市民和国际知道,任何地方都有同样类似某些人的背景,让人一向对他有特别的支持和看法都说不定,但要是他的行为犯法,就必须依法处理。”

在李家超表态前,香港特区政府称,国安警察抓捕“完全与被捕人士的职业或宗教背景无关”;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公署称,“这些人去过哪里、做过什么,外部干预势力心知肚明,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教会高层里的“行动派”
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上陈日君枢机(右)接受教皇本笃十六世(左)颁发枢机指环(20/3/2006)

图像来源,AFP,陈日君2006年获晋升为枢机,享有选举和被选举为教皇的权利,直到年满80岁。

陈日君1932年1月13日在上海出生,12岁被家人送进罗马天主教慈幼会备修院学习,1948年随教会到香港,1949年中共建政后无法返家而留下,后至意大利都灵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后返回香港任教神学和哲学。

1989年“六四”事件后,陈日君到中国大陆多家官方认可的神学院担任客席教授至1996年,同年10月获任命为香港教区助理主教,2002年9月接替病逝的胡振中枢机出任香港教区第六任主教。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陈日君高调声援社会事件,批评特区政府政策,例如在2001年居港权争议中,大批大陆父母在港诞下子女被界定为无证儿童,以“庄丰源案”胜诉为契机提起诉讼,争取合法居留,而特区政府表明这些儿童在等候判决期间不得上学,陈日君继而公开呼吁天主教学校收留无证儿童读书,被特区政府警告可能犯法。陈日君的敢言作风与当了27年主教的胡振中枢机形成鲜明对比,使得舆论担忧他接任主教之后,可能使教区和特区政府关系紧张。

陈日君作为主教的角色如此重要,源于罗马天主教在香港有一定影响力。香港政府统计处推算,截至2021年底,香港人口740.31万;天主教香港教区统计,截至2021年8月底,香港有天主教徒40.1万人。

香港中、小学以民间办学,收取政府补贴的“津贴学校”为主力,幼儿园更是全私营,而其中天主教香港教区及其下属机构是香港主要办学团体,据特区政府出版的《香港年报2020》记载,香港有249所天主教学校和幼稚园,就读学生约145875人。陈日君作为主教,同时成为了这些学校的最高负责人。

他就任主教后,董建华政府推出《基本法》第23条国家安全立法咨询,陈日君公开反对特区政府仓促立法,又称,表达忧虑和对咨询程序表示不满是爱国爱港的表现。时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批评他做不到“上帝归上帝,凯萨归凯萨”。

2005年12月,世界贸易组织(WTO)部长级会议在香港举行,期间包括韩国农民组织在内的国际示威者与香港警察爆发激烈冲突,防暴警察出动镇压抓捕。陈日君批评警方行动是“香港之耻”,引发香港警务督察协会及警察员佐级协会严重不满,扬言去信教廷投诉,陈日君批评这两家警察工会的举动反映香港存在“向上奉承,向下欺负”风气。

2006年3月,陈日君获教皇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晋升为枢机主教,成为有权选举或被选举为教皇的“红衣主教”。

陈日君(右)与叶刘淑仪(左)握手(23/11/2002)

图像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GETTY IMAGES,2003年,陈日君反对《基本法》第23条国安立法,但仍有与特区政府官员对话。图中与他握手的是当时推动此立法的官员,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

陈日君枢机(左三)走在香港“七一”游行队头(1/7/2007)

图像来源,AFP,2007年,陈日君首次参加泛民主派“七一”游行,此后成了常客。

2007年香港移交10周年之际,陈日君首次参加泛民主派举办的“七一”游行。他当时说忍了十年,终于要出来游行,因为“一国”压倒“两制”,香港过去的传统文化倒退,礼义廉耻不见了,奉承权贵,欺压弱小成为流行文化。时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接受BBC中文采访时批评陈日君之举“使不信教的人对我们天主教会有不好的看法”,不能接受和中国政府不配合的人担任主教。

2009年4月15日,陈日君枢机退休,但仍积极参与社会事务。

2014年9月28日,香港“占领中环”争取普选堵路抗议爆发——即后来所称的“雨伞运动”——陈日君事前已参与“争普选毅行”等造势活动,其后也有在金钟示威区开设流动教室。12月“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建民和朱耀明牧师向警察自首,陈日君陪同前往。

2018年12月“占中九子”公众妨扰案开审,陈日君出庭作证时曾说,“占中”爆发当晚他并未与群众一起承受防暴警察的催泪弹和胡椒喷雾,使他感到惭愧。

陈日君在香港添马公园向罢课学生演说(24/9/2014)
图像来源,BBC NEWS CHINESE,2014年9月,“雨伞运动”爆发前夕,香港大专生罢课抗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议”所订的香港选举改革框架不民主,陈日君到添马公园给学生讲道。

陈日君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外接受记者采访(28/9/2014)
图像来源,BBC NEWS CHINESE,2014年9月28日,“占领中环”示威启动,陈日君在金钟示威区接受采访。他在傍晚防暴警察施放催泪弹时刚好不在那个角落,后来在“占中九子”案庭审上说对此感到惭愧。

(左起)陈日君枢机、朱耀明牧师、陈建民教授、戴耀廷教授在香港中区警署外让媒体记者拍照(3/12/2014)

图像来源,BBC NEWS CHINESE,2014年12月3日,“占中三子”朱耀明牧师、陈建民和戴耀廷到警署自首,陈日君枢机陪同在侧。

2019年,一部《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持续多个月的示威,陈日君也有到场声援。7月6日“612人道支援基金”成立,陈日君出任信托人。一年之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香港国安法》,国安警察抓捕与起诉陆续发生。

陈日君枢机时常出现在法院旁听,声援被起诉的民主派政治人物与活动人士聚集在法院外的民主派抗议常客看见他多会亲切问好。本来天主教社群已有人把他称呼为“枢机爷爷”,此刻起也有媒体将他视为“旁听师”的一员。

2021年5月,陈日君接受现已停运的《立场新闻》专访,被问及会否离开香港。他说:“我不会走,不可以走,不应该走……不可以放弃,我仍是香港的荣休主教。”

2022年1月,中国驻港官方报章《大公报》刊发全版文章指控英国治港年代在办学等方面“严重偏袒西方宗教”,其中一篇配稿指控陈日君枢机“无法无天”。

文章说:“从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位置退下的陈日君,长期滥用其神职人员身份与乱港头目黎智英、李柱铭等‘港独’分子沆瀣一气,从事反中乱港勾当。”

“从2003年的反23条立法、反‘校本条例’到居港权事件、非法‘占中’,再到2019年的‘修例风波’,都可以见到陈、黎、李三人在背后兴风作浪。有报道指出,由2006年至2013年12月止,黎智英先后向陈日君提供高达2000多万元政治献金。”

2011年,陈日君曾公开证实接受过《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2000万港元(255万美元;1730万元人民币)捐款,但强调捐款不涉政治活动。

香港西九龙法院大楼外陈日君(中)排队轮候旁听席筹号(1/3/2021)

图像来源,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香港国安法》颁布后,陈日君(中)常见于法院外,与其他民主派支持者轮候旁听审讯坐席。

(左至右)陈日君枢机、吴霭仪、许宝强博士与何韵诗在香港慈幼会修院会见记者宣布“612基金”停运(18/8/2022)

图像来源,AFP,“612人道支援基金”于2021年8月宣布停运。(左至右:陈日君枢机、吴霭仪、许宝强博士与何韵诗)

2022年5月11日,陈日君枢机与香港岭南大学前学者许宝强博士、歌手何韵诗,以及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何秀兰先后被捕,因另案正在服刑的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隔天也在狱中被捕。他们五人均是“612基金”原来的信托人。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正委)是香港教区旗下组织,长期与民主派一道参与前线社会运动。该委员会在陈日君被捕后在Facebook上发帖:“‘汹涌波涛莫惊怕,平安抵岸全靠祂’。为枢机爷爷和所有义人祈祷,愿他们在乱流下平安!”

据天主教香港教区官网介绍,开首的两句话是梵蒂冈颁发予陈日君枢机的牧徽上所写的格言,出自《旧约圣经》〈伯多禄前书〉,原文是“将你们的一切挂虑都托给衪(耶稣),因为衪必关照你们”。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前香港众志成员黎汶洛发帖说:“一位90岁的老人在踏上警车的一刻说:‘不要怕,请相信天主的安排!’”12日凌晨陈日君获准保释候查,离开警署时也是向记者们微笑,然后登车离开。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的帖文,陈日君个人Facebook的帖文,都能找到网民留言为他祈祷。

英国“香港监察”组织赞助人,港英政府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勋爵(Lord Chris Patten)评论陈日君枢机被捕时说:“我希望教廷和各地的天主教徒会发声抗议中港当局拘捕一位伟大的天主教牧师和倡议者,并为他和整个香港的福祉祈祷。这可能会将教廷尝试与中共建立的关系划上句号,因为中共暴政把任何一种宗教都视为威胁。”

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反驳梵蒂冈对案件的关切说:“主教犯法,与庶民同罪,香港实施的是一套人人平等的法律,不是庶民一套、主教另一套的法律。值得西方国家惊讶的,不是主教被捕,而是主敎竟然涉嫌犯法。”

被视为亲北京人物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委员会界别议员、香港圣公会前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法政牧师被媒体追问对陈日君被捕的看法时说:“这件事情应该与宗教自由无关。”

但管浩鸣牧师还说:“以我认识枢机那么多年,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坏心肠的人,所以我会继续为他祈祷,个人来说希望他没事、平安。”

香港有线电视引述前香港特区保安局局长,中国全国人大港区代表黎栋国说:“我很尊重、尊敬陈日君枢机,我们有同一个信仰。至于这件事情涉及刑事案件,就不应该跟宗教信仰扯上任何关系。”

冲撞北京,冲撞教廷

陈日君与北京交恶由来已久。2000年10月1日,教皇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为120位晚清等时期在中国逝世的传教士封圣,中国外交部批评当中不少人是帝国殖民主义者和罪犯,指控梵蒂冈挑衅。

陈日君撰文披露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香港中联办)曾要求香港教区低调处理封圣,又因为自己曾与中国大陆主教通电话,遭中联办警告“北京对你非常不满”。这篇文章还批评北京迫害大陆神职人员。

陈日君枢机在香港中联办外抗议中国宗教部门自行祝圣主教(11/7/2012)

图像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GETTY IMAGES,陈日君曾在中国大陆修道院讲学七年,但这也成为他批判中国宗教政策与中梵交往的基础。

2006年陈日君升任枢机主教时曾说:“很多人认为我是北京的敌人,但是我不认为中央政府这么想,我想他们仍然在观察我。”他还表示愿意协助梵蒂冈与北京建交。

不过,陈日君认为教廷对中国缺乏认识。2013年本笃十六世辞任教皇震惊宗教界。陈日君曾说,他认为梵蒂冈教廷万民福音部内的一些官员对中共政权过份妥协,且到了难以收拾的程度,而教皇最终撤换了有关官员。

当年3月,新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就任。陈日君枢机后来在接受BBC中文专访时说,他认为方济各不了解中共。

陈日君在2016年的专访中说:“教皇肯定是不会完全妥协的,妥协就是说两边都有好处。可是我怕他们做不到。”

“共产党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到现在也是很清楚的。他们就是要控制教会,不但是天主教,所有的宗教它都要控制。他们现在已经控制得很好了。他们不会让步,他们不需要让步。”

“我在中国(大陆)七年了,看得很清楚,他们就是完全控制了主教。”在中国大陆修道院讲学七年的经历与见闻,成为他批判中国宗教政策与中梵交往的基础。

视频加注文字,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2018年2月,梵蒂冈传出消息称,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同时有通讯社曝光梵蒂冈要求两名获教廷认可的“地下”主教让位予中国官方“三自爱国”教会承认的人选,陈日君在Facebook发帖公开批评教廷“负卖教会”,并指中国政府“奴化,侮辱”主教,认为教廷不应该让“非法”、“被绝罚”的主教来接班。

这份“临时协议”最终在2018年9月签署,2020年10月续签。

2018年10月,陈日君枢机前往梵蒂冈欲向教皇方济各陈情。宗教通讯社天亚社报道,陈日君慨叹,“教廷不支持他们,把他们当作是麻烦,指他们搞事,甚至指他们不支持合一,这才是让他们最痛苦”。

2019年6月28日,教廷发出《圣座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导》,陈日君认为这份没有说明发文部门的文件等同于要求地下教会信众参加官方认可的天主教爱国会,马上前往梵蒂冈,多次递交请愿信后,教皇方济各邀其共进晚餐,席间表示“我会关注这事”。

2020年9月,陈日君在新冠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严密旅游管制下再次赴梵蒂冈,希望就香港与中国大陆情况再向教皇陈情,但这次不获接见。他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慨叹,那也许会是他最后一次到梵蒂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