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评论网:习近平打造「毛式中国」的大演练

0

尽管一向力挺中国的世卫组织秘书长谭德塞直言,中国致力于「清零」的防疫政策是「不可持续的」。但习近平仍将「动态清零」当成不容质疑的政治正确,宣称将「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中国已成为全球「清零」的最后堡垒,欲以抗击病毒印证社会主义制度与习近平领导的优越性与正确性,并在这个过程中强化对社会的全面监控,意图打造一个与西方民主、自由经济相抗衡的体系。换言之,疫情清零乃是中共清除一切领域的「病毒」的重要环节,是数位独裁的大演练,凸显它可以与全球大潮逆行,自成一个自力更生、独自运行的内循环体系。

中共动辄将逾千万居民的大城市封锁,只为了追求必然失效的清零政策,就医学、经济及民生社会的角度来看,是不可思议的;然而,若从专制政权或独裁者而言,却是合乎想像的政治操作。以毛泽东的路线与领导风格为师的习近平,掌权后的路线开展与权斗模式,显然是毛泽东时代各项运动的二. ○版。对抗病毒的动态清零,可说是一九五八年「麻雀清零」的翻版,都是企图以政治力干预科学与大自然的规律。打麻雀运动带来了三年大饥荒,饿死了数千万人;而病毒清零势必重蹈覆辙,结局恐怕也是一场大灾难。习近平在美中贸易战之后,虽然「中国制造2025」受挫,但自此更坚决走上「自力更生」的道路,产业政策以扶植本土为主,意图以十四亿人口的市场作为内循环经济的底气。这显然是毛泽东「超英赶美」、「大跃进」的现代版。而习近平鼓吹的「国进民退」、「共同富裕」,正试图将邓小平建立在「摸着石头过河」、「不论白猫黑猫,只要能捉老鼠就是好猫」理论下的「改革」、「开放」,重新拉回以党国资本主义与计画经济为主导的社会主义轨道。而这将重新点燃自由经济与计画经济的矛盾,正是毛泽东发动打倒「走资派」﹙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文化大革命梦魇再度降临。

事实上,习近平将极权中国再进化的企图已昭然若揭,此次动态清零即便面对全球的质疑与中国内部的反对,仍坚持到底,毫不动摇,本质是一种政治实验。那就是习近平显然将这次疫情的管控当作一场测试中国人民忍受监控的极限。 《纽约时报》形容中国将上海封城的作法是「上海新疆化」,亦即「上海封城是一次社会管控的大演习」,「如果这个政权能管住上海这种复杂社会,管住中国也不会有问题。」而习近平的极权大演练,其实包括极为精致的操作。例如在宣传上,以对病毒不屈服,誓死对抗的作法,戴上中华民族光荣感,与社会主义比西方优越的桂冠,并将一切质疑者打成与境外势力勾连,让持不同意见者在民族大义与意识形态的大旗下,纷纷噤声不语。在动员上,则出现大量穿着白色防护衣的志愿人员,即所谓「大白」,成为执行隔离、监控的主力。这些大白可以随时侵入民宅,破坏私人财物,控制人身自由,宛如现代版的红卫兵。尽管时代不同,白卫兵与红卫兵都具有莫大的权力,并以打击坏份子或病毒为荣。他们的行径,有良知的中国法学家也不禁感慨,「法治的失序是一种远比生物学瘟疫更可怕的社会性瘟疫。」然而,这些白卫兵却成为捍卫极权政府的铁卫队。尤要者,强力的社会与网路监控,使得十四亿中国人民在封控之下似乎成为十四亿座孤岛,无法串连成反抗暴政的洪流,只能任统治者分而治之,任意宰割的鱼肉。而在经济上,封城使得市场机制完全丧失,仅剩一些民众维生的必需品配送,一夕之间,像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的经济活动被按下暂停链,而无须顾及经济民生的后果。这何尝不是「计画经济」借着「清零」之名借尸还魂?

邓小平楬橥的「改革开放」路线,实质上挂着资本主义的羊头,贩卖社会主义的狗肉,名为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实际上却坚守保护主义与党国资本主义,乃是一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习近平要实现「称帝」、「称霸」的野心,邓小平半吊子的「外资内社」路线已经成为一种障碍,习近平重新打造「毛式中国」,必须先清除「改革开放」所带来的资本主义污染与遗毒。习近平以「国进民退」、「共同富裕」、「网路、平台管治」、强化极权统治对政治、经济、社会、思想、文化的全面清零;疫情清零就是毛路线的复活。习近平为了个人的权位,执意将邓小平带有些微资本主义色彩的「改革开放」清零,将中国带回毛式的教条与极左路线,恐将中国近四十年的成长完全抹杀,带给十四亿中国人一场大灾难。(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