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是门好生意? 学者:万物皆可核酸 “全民大炼芯”翻版

0

2022 年 5 月 16 日,一名居民在北京进行的大规模 COVID 测试中进行了咽拭子检测。 美联社图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下令坚持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封城、核酸检测造成居民和企业怨声载道。其中,与核酸检测有关的产业链却在闷声发大财。有学者指出,在政治正确和政策补贴下,中国如今“万物皆可核酸”。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以《中国的清零产业复合群》为题报道指出,6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定调坚持清零后,生产核酸检测剂的迪安诊断技术集团的股价暴涨逾10%;另一检测剂制造商达安基因,以及号称有助抗疫的中药连花清瘟生产商以岭药业的股价也出现大涨。

综合媒体报道,华大基因创办人汪建的持股价值已从2019年的逾3亿美元,暴涨至20亿美元,该公司市值涨至40亿美元。今年第1季,迪安诊断的净利较去年同期大增逾120%,而广东普凯生物科技更是增加近200%。

2022 年 5 月 11 日,北京朝阳区的居民排队接受 COVID-19 检测。 (美联社)

2022 年 5 月 11 日,北京朝阳区的居民排队接受 COVID-19 检测。 (美联社)

中国副总理孙春兰此前表示,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而在中国杭州、上海、北京、武汉等城市,已陆续启动“常态化核酸检测”。外界估计,仅上海就将设立9000个检测站,而在大城市约每48小时需进行1次检测。据媒体报道,中国核酸检测员成为抢手行业,日薪最高达到人民币2000元,却面临一人难求的困境。

中国东吴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陶川近日发表报告指出,中国若一线和二线城市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其一年成本上限约为1.7万亿元人民币,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比2021年中国解放军总军费1.37万亿元人民币还高。野村控股则估计,中国展开常态化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将耗费GDP1.8%的代价。

据中国第一财经报道,近两年,核酸检测市场规模已超过100亿元。2021年,新增医学检验相关机构437家,年度增速高达25.1%,为历年最高。今年(2022年)截至5月11日,不到半年已成立医学检验相关机构220家。第一财经针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160多家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的注册资本、实缴资本、参保人数等进行调查发现,各个检测公司差距甚大,注册资本额有6亿多元,也有151万元;至于实缴资本有高达1亿元,最低则有零元也能开设。

台湾韬略策进学会秘书长吴建忠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这是习近平下达“动态清零”的政治任务:“不断做核酸,不只人做核酸,动物做核酸,货车做核酸,万物皆可核酸,背后市场蛮大。中共想告诉全世界,其效率、检验能量领先全球。十五分钟核酸圈,随时随地做核酸,都可看出中共想塑造中国国力、医学能量发达的迹象。”

检测狂热正造就新冠大亨。生产检测剂的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创办人梁耀铭在二年间成为亿万富豪。但今年初,“金域医学”区域负责人张某东涉及放毒牟利,遭公安通报查办。吴建忠提到,像这类的争议到底有没有做出正确的PCR,还是伪造检测结果投放成阳性?才会导致许多人反映在家自己做,和PCR结果或上传健康云结果不一的情况。

吴建忠说,中共原本想将自产的科兴、国药疫苗和将核酸检测生意推广到全世界,以收取人类基因定序和各国医疗能量数据的谋略破功,中国老百姓成为这块大饼的白老鼠。

2022 年 4 月 27 日,一名身穿个人防护装备 (PPE) 的实验室技术人员在中国东部江苏省海安市的 Covid-19 测试实验室工作。(法新社)

2022 年 4 月 27 日,一名身穿个人防护装备 (PPE) 的实验室技术人员在中国东部江苏省海安市的 Covid-19 测试实验室工作。(法新社)

吴建忠指出,PCR是一门好生意,是特许行业,背后链结不管保健、医疗、卫生健康等,衍生出来的医疗产业链才会被外界视为军工复合体、医疗复合体,只有某部分人闷声发大财。

有评论质疑,长期的大规模核酸检测会否沦为替中共权贵输送利益?吴建忠说:“核酸检测开设有补贴,金域医学的背景,最大股东就是钟南山。为何要找他?他真有这么多钱插股吗?是借由他的名号取得检测资格,可以看出这是权钱交易过程,大家都想分这杯羹,但没有人脉链没法进到这场乾坤大挪移。”

吴建忠提到,疫情二年来地方政府没法发地方债为自己谋求建设资金,如今在中央政府祭出减税等补贴政策鼓励设立PCR之下,地方政府看到发财的新路子,开始动歪脑筋。尤其在国家政治正确下,利用政策补贴参差不齐,即便GDP第一季仅4%点多,离保6%甚远,中共想利用PCR拉抬GDP成长,缓不济急。

吴建忠举例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国被美国制裁芯片输入的情况以乎是重演:“之前看到中共缺芯的时候,中国政府为鼓励老百姓设计制造芯片,有全民大炼芯,连卖面的也要开公司,上市上柜,素质参差不齐。如今也是一样,它要取得地方政府特许就可以做检测,资本额有的大有的小,都加入做PCR行列。但入门槛到底是高还是低?有没有进行把关?才是中共PCR效率背后应看的事实。”

台湾医师姜冠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这可能附带形成利益共同体的机制,但先决条件是共产党放不下面子,它觉得要做跟西方国家(与病毒共存)不一样。但面对奥密克戎这是不对的,病毒太强,要清零、封锁家家户户会耗费很多大量成本,你看到投入很多核酸检测,最后PCR一定没办法呈现真实的数字,会愈来愈多的传播。PCR的需求会大于供应,最后还是会崩溃的。”

姜冠宇说,若清零要仰赖PCR检测工具,会耗费非常大的人力、器材和P3实验室的消耗。即便奥密克戎灾情过后,民众有了抗体,之后仍会出现其他变异株,病毒也不会清零,还会再进到中国造成另一波疫情。但PCR已耗费这么大量,中国还有办法应付下一波病毒来袭吗?

吴建忠质疑,中共在被封控的地方发给那么多快筛试剂,又要居民去做PCR检测,如果一定要做PCR为何分这么多快筛?此前就发生有居委会通知要做快筛,居民却被集体被送方舱,造成集体感染。中共不断地重复做快筛,又造成群聚感染,最终产生如西方国家“与病毒共存”的集体免疫效果,这是否才是中共动态清零最不可为外界揭晓的逻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