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对薄家人如此手下不留情?

0

薄谷开来在法庭上视频陈述。 AFP

我们在《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发的文章中,介绍了如果薄熙来的大秘徐鸣即将领受无期徒刑的消息被证实的话,那么薄熙来夫妇和与他们薄氏家族最亲密者中就已经有两个无期和三个死缓。

三个死缓分别是薄一波儿媳薄谷开来,以及薄一波生前的两位秘书王益及董宏。

生于1957年的王益比董宏年轻3岁。两人当年都是大学历史系毕业。王益是当年的78级,从家乡云南凭优异的高考成绩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后,与薄熙来的妹妹薄小莹同班。四年寒窗之后,薄小莹直接留校,王益就地考取硕士研究生。1985年王益获取硕士学位后,被薄小莹推荐给薄一波当秘书。

薄熙来大秘徐鸣。(Public Domain)

薄熙来大秘徐鸣。(Public Domain)

去年1月11日,我们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绝对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9月10日,我们又在本专栏发表了《陈元的“自留地” 腐败重灾区 国开行的贪官知多少?》一文,介绍了已经于2010年被判处死缓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原本是在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负责给陈元的父亲陈云送机要的,偶然的机会被陈云知道他是北大历史系硕士生,这才有了和陈云及一直都是和父亲住在中南海里的陈元偶有交谈的机会。

如上文章发表后,有中国内地的朋友介绍说,在当时的中央顾问委员会里为几个领导人送机要并非王益当时的主要工作,他的主要工作还是为当时的中顾委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薄一波“写东西”。

2010年4月7日,中国内地的新浪新闻网转载了《新民周刊》的文章,标题是《知情者称王益起点高 大学时只追高干家庭女生》。

文章作者引述一位历史学者的话说:“北大历史系1978级是‘文革’十年积累的的精华。不管是世界史,还是中国史,这些学生都是顶梁柱,可以说是整个北大历史系的半壁江山。当时薄熙来也在北大历史系,比王益高一级,薄一波的女儿薄小莹和现任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与王益则是同窗。王益大学毕业就成了薄老的秘书,起点很高。”

文章说:当时北大颇有些特殊地位,云集了众多高干子女。“据说王益上学时很花,但只追家庭背景是高干的女生。”

王益于1996年离异。外界一度传闻其神秘前妻为薄小莹,实情并非如此。王益之妻原名白昭明,考入北大之前曾是新侨饭店的团委书记。一度为避嫌,曾短暂更名为王昭明。

那位历史学者向文章作者介绍说:“当时薄老想在北大历史系找个秘书,薄小莹在班里找了一圈。估计王益史学不行,更适合做行政,所以薄小莹推荐了他。”

其实,和先于王益进入薄一波秘书班子的董宏一样,他们之所以被薄一波选中的首要前提是大学期间“积极要求进步”。此二人都是读大学本科期间加入中共的。

当年中共设有中央和省级顾问委员会的时段里,从陈云当主任的第二届开始,中共中央即有明文规定,中央顾问委员会的主任和副主任,即主任陈云及副主任薄一波和宋任穷,以及当时不是政治局常委的国家副主席 、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一样,都和在位政治局常委一样,属于正国级领导人,身边都是秘书成群。

而当时的薄一波偏好在学历史出身的青年人里找秘书,是因为他本人的晚年一直是以领导“党史回顾”为己任。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威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时说,薄一波晚年倾力于中国当代史的研究,出版的《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受到史学届的高度评价。这本书是“不同于一般的个人回忆录”,而是带有研究性的党史著作。它之所以久盛不衰,之所以能在全党的干部教育中起到很好的作用,和薄老亲自工作有很大的关系。从十三大以后,薄一波把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著书立说上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是他的得意之作。

薄一波生前的秘书王益。(Public Domain)

薄一波生前的秘书王益。(Public Domain)

陈威说,十三大以后,薄一波繁重的工作告一段落。1988年3月,薄老出任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当时的组长是杨尚昆,副组长还有胡乔木和邓立群。薄一波担任党史领导小组副组长以后,向十三大政治局常委提出报告,说他想把自己更多的精力放在回顾和总结自己一生上面。中央批准了,而且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持。

《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一书是中共体制内党史工作者及外界中国问题研究者的重要参考著作,全书分上、下卷,初版分别于1991年5月、1993年6月,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该书的主要捉刀人之一王益正是在该书的下卷送审之后才离开薄一波的。而该书的另外一个捉刀人之一董宏也是在同一年另谋高就。

1992年10月,时任国务院主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朱镕基主导成立了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其间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朱镕基把具体工作全权交给手下的副行长陈元,陈元则在该委员会组建工作班子的第一天即把王益安排为该委员会的办公室副主任。

日后的王益一直是在陈元手下发展,直到以国开行副行长身份被判入狱。

2010年3月30日,王益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对收受贿赂1196万余元的指控表示认罪;。4月15日,仅以受贿1196万元人民币的单项罪名被北京市第一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受贿金额不足一千两百万人民币就被判了死缓?搞不明白,当时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为什么就没有出手相救?

如上所引述的文章《知情者称王益起点高 大学时只追高干家庭女生》中还着重介绍说:王益与薄家情谊深厚。在薄老的葬礼上播放的四首童声合唱,除了《国际歌》、《在太行山上》、《五月的鲜花》之外,另一首便是王益亲自作词作曲的童声无伴奏合唱,也是薄老生前很喜欢听的歌曲之一。

而与当时的王益投靠陈元前后脚,当时的董宏则选择了投靠时任广东佛山市委书记兼市长钟光超。但一年后即回到北京,由陈云的老秘书朱佳木安排到当代中国研究所任职……。董宏的对外公开简历中介绍他曾经中央顾问委员会的研究室副主任,但事实上从他1983年6月拿到中国人民大学学士学位证书直到1992年“离开薄老身边“,长达九年的时间里都是和从1985年开始挂名中顾委办公厅的王益一样,都是薄一波的“驻家秘书”。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与中央档案馆主管并主办的中央级学术理论期刊《党的文献》曾在薄一波逝世一周年之际,在2008年第2期刊登了一篇文章《怀念敬爱的薄一波同志》,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曾任王震秘书的李慎明。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薄老和王老对小平同志在纠正毛主席晚年错误的同时、充分肯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与作用也是坚决支持的。1986年4月9日下午,王老来到中顾委自己的办公室对我说:“你去看薄老在不在,我去看看他。”当得知薄老在外边开会时,便说:“你把在家秘书找来。”薄老秘书董宏来了。

王老对董宏说:“现在有些非毛化的现象,毛主席的家乡很少有人去了。听说薄老最近到湖南去,他是毛主席、周总理、少奇那时政治局的,薄老又是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打得最重的一个。建议薄老到毛主席家乡韶山去看看。少奇同志的家乡也可走走。然后照个像,发个消息。薄公去一下,也体现了他一贯的政治家的风度。”事后,我听董宏说,薄老本来就有此打算。董宏把王老的话报告后,薄老说:“ 英雄所见略同。”

薄一波生前的秘书董宏被判刑。(Public Domain)

薄一波生前的秘书董宏被判刑。(Public Domain)

去年8月,当时还是由胡锡进胡叼盘主持的《人民日报》旗帜下的《环球时报》网站上刊登了《受贿4.6亿,中央巡视组原副组长董宏4个神秘身份被揭开》一文。文章介绍说:2020年10月2日,已退休多年的董宏被查。2021年4月12日,他被开除党籍,通报称其“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

当时,《环球人物》记者曾试图起底他的贪腐问题,却发现查不到他的详细信息。直到6月9日,检方对董宏提起公诉时,人们在公诉材料上才看到了他的部分履历:董宏利用担任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开发、工程承揽、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而8月26日这次受审,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材料又多了些内容,让外界对其中央巡视组副组长之外的四个神秘身份有了更多了解:1999年至2020年,被告人董宏利用担任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清算组成员、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开发、工程承揽、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他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6亿余元。也就是说,董宏敛财的时间线,从担任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向前推移至担任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清算组成员期间,董宏的受贿时间竟长达21年。

董宏受审的消息公布后,财新网公布的他的简历中,特别强调了他是1983年毕业后,来到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当秘书。当时中顾委成立仅一年,主任是邓小平,副主任是薄一波、许世友、谭震林、李维汉。有资料记载,当年薄一波的秘书名叫“董宏”……。

说起来,财新网是中国内地最大胆,最敢爆料的网络媒体了,但是,它也只敢把董宏的曾经的薄一波秘书背景点名,而对他董宏日后的,也是他经济罪案的主要时期的王歧山大秘及政治体己的身份 — 无论是在广东还是海南,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中纪委系统,却是欲言又止,留给读者自己去对号入座。原因很简历,曾经的正国级领导人薄一波本人早已灰飞烟灭,薄熙来夫妇也都监狱里服刑,但王歧山却是仍还在位的正国级,因为政治排名在七名政治局常委之后,故被党内称之为“王老八”。

人在美国的郭文贵曾介绍说:中纪委的专案组一开始审问董宏时,给董宏明确画下红线,可以谈自身腐败情况,但不能提及习近平、王岐山等政治局常委,言明“什么都可以谈,就谈你个人腐败的事情:涉案、经济犯罪、生活腐化⋯⋯,不要谈什么首长,首长什么级别,知道吧?就是政治局以上的都不要谈”。

照理,他在中共高层的政治靠山王歧山尚属“现在进行时”,但这个董宏还是被判了死缓。而王益被判死缓的时候,虽然他效命多年的薄一波已经去世,但曾与他在薄一波灵堂上相拥痛哭的薄熙来当时还是在位的政治局委员,对他王益一样也是“爱莫能助”。

薄一波本人在世时,曾因毛泽东和江青夫妇的迫害被在秦城监狱关押了十年之久。现在的薄熙来则正在秦城监狱里,在两个被判死缓的薄一波秘书的陪伴下度日如年。而因为政治级别不够副省部级的薄熙来夫人,被判死缓后只能在北京市的市属监狱里服刑。夫妻二人不久前希望在去世的薄谷开来的老红军母亲的灵堂上见上一面的请求,也分别被公安部和司法部在“请示上级”之后回绝了。

这一切,难道真是因为薄熙成所感慨的“我们薄家算是中了邪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