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政见择邻而居:美国人是在有意搬迁到周围政治观点与自己相同的地方吗?

0

2021年5月5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市一个小区出售新房的广告牌。(路透社)

华盛顿 —

与上一代人相比,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比邻而居的可能性大为减少了。

这种政治隔离是记者利明璋(Bill Bishop)在他的《大分类》(The Big Sort)一书中所描写的一种现象。它表明,美国人越来越多地搬到与邻居与他们的政治观点相同的地方。

但他们是有意这样做的吗?

“很可能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这样做,但我认为从数据来看,这并不完全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看起来当人们搬家时,他们主要在寻找具有某些特征的社区,比如艺术展或枪支商店、大卖场或小型独立咖啡馆,诸如此类,”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心理学系客座讲师JP·普里姆斯(JP Prims)说。“这可能只是因为他们正在寻找有他们喜欢的东西的地方,而他们往往喜欢其他自由派喜欢的东西,或者他们喜欢其他保守派喜欢的东西。”

普里姆斯与人合著了一份关于政治隔离的报告。该报告发现,在吸引自由派和保守派的社区中,存在着与政治没有内在联系的明显差异。

参与调查的自由派人士认为,政治自由主义、族裔多样性、公共交通和充满活力的艺术氛围是他们理想社区的重要特征。与此同时,保守派在考虑理想居住地时,看重的是政治保守主义、爱国主义、许多教堂和乡村地区。

“我们早就知道,自由派倾向于更喜欢城市,” 普里姆斯说。“保守派希望它给人一种小镇的感觉,更乡村一点。”

因政治择邻而居只是一种传说?

纽约州布朗克斯维尔市莎拉·劳伦斯学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的政治和社会科学教授,也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高级研究员的塞缪尔·艾布拉姆斯(Samuel Abrams)并不认同人们因为政治而自我分类的概念。

他指出,很多来自加利福尼亚、纽约、康涅狄格和新泽西等自由派州的人正搬到像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这些更保守的州。

“他们去是因为税收更低,限制更少。花50万美元,你就可以拥有一栋很大的房子,很可能有游泳池、篮球场和室外烧烤的地方,而不是像我们在纽约这种像壁橱那样小的一居室,”艾布拉姆斯说。

就在别名为“孤星之州”的德克萨斯州采取激怒了自由派的政治举动之际,相当多的加州人搬到了德克萨斯州

“看看该州实施的限制性的堕胎法……让我们看看他们最近在堕胎、枪支管制甚至重划选区方面的所作的事情,” 艾布拉姆斯说。“该州采取的这些立场与所有这些突然同时搬到那里的进步自由派人士直接对立。所以,我不认为地理位置是真正推动这一趋势的因素。”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一份报告发现,搬到德州的人口中,来自加州的比例最大,而且大多数人都在德州倾向自由派的各郡定居。

新冠效应

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表示,COVID-19大流行病可能正在推动更多的择邻而居时的政治分类现象。

“在COVID-19期间,我们听到了很多这方面的说法。在纽约州和加州,许多中间偏右的人正在离开,因为他们无法忍受社会政策和有关COVID的政策,”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担任教授的海特说。“所以,从纽约和加州到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显然有一场运动,这不仅仅是由天气推动的,而是由政治推动的,人们希望来到一个‘觉醒主义’不那么强烈的地方。”

房地产经纪公司Redfin预测,2022年将有更多的人搬到与其政治信仰一致的地方。该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相当一部分购房者不会搬到一个州法与他们的政治信仰相冲突的地方。

海特预计,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有在网上工作的选择,人们会看到更多的选择居住地时的政治分类现象。

“很多人都在质疑他们之前做了什么。现在很多人都有远程工作的自由,可以住在任何他们想住的地方。所以,我的预测是,(记者)利明璋关于‘大分类’的论点在COVID之后更加正确,”海特说。“鉴于过去几年,甚至在COVID之前,在(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领导下,以及现在COVID对我们生活的影响远远超过过去影响他们的政治之争,我预测政治分类现象增加了。”

利明璋在他的书中指出,虽然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样化,但许多美国人居住的地方实际上正变得越来越不多样化,因为人们迁移到由与他们想法和投票取向相同的人组成的社区。

这种隔离可能会导致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怨恨加剧。

“因为自由派不怎么看得到保守派,而保守派也不会当面看到自由派,不管是在网上还是面对面相遇,我会说,这肯定会导致政治的两极分化,因为我们把对方那些人看成不那么人性化了。我们更少地去了解他们是如何思考的,或者更少地听到他们的论点了,”普里姆斯说。“我们确实知道,将人们放在人人都有同样想法的社区会导致这些回声室,人们往往会变得更加极端。”

梅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