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 F
Washington
星期二, 8月 9,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北大学生集体抗议拆除校园内“硬隔离”,要求“同住同权”

北大学生集体抗议拆除校园内“硬隔离”,要求“同住同权”

0

05/16/2022  中国数字时代

5月15日晚,北京大学学生们聚集在校园内,集体抗议校方在没有征得意见的情况下擅自修建围墙进行硬隔离,将万柳学生宿舍区与教职员工区“一隔为二”,并提出诉求——“同住同权,拆除柏林墙,叫郝平(校长)出来”。北大副校长陈宝剑到现场向学生喊话,面对学生们的质疑他提议“请大家把手上的把手机放下,保护北大!”但最终愤怒的学生推倒了隔离围墙。而当学生们推倒“柏林墙”之后,“北大万柳”也正式成为微博禁词。

有北大学生提供了亲历现场后的文字记录:

我来记录一下我看到的部分,为防挂可以及时截图保存。

起因似乎是:万柳住着家属和同学,对半而居,家属可以自由出入、但同学不能(尽管至少我的院系的学工老师说的是“家属和同学们一样管理、封闭着呢”),闭环校车进本部受限,近几日也不再允许点外卖。万柳地小,活动本就受限。有人反映“家属能自由进出那我们封着有什么意义”后,学校表示要研究解决。

但15日晚(也许8、9点?我7点在楼下时还完全没有动静)突然开始修墙,要把万柳一分为二,让家属继续可以自由出入、而同学仍然要(在减少一半的面积内)封控,而理发店、一个快递点、小花园的一半被划到家属那半边(还有同学补充,也有少量同学住在家属那一半,如果这样封、他们不能出校又不能点外还能吃到学生宿舍这边的食堂,吃饭都成问题)。

22:30 左右,围观人群挤满了下面的马路和二楼的露天廊道,第一位校领导(别人后来说似乎是王逸鸣?)在手持喇叭喊话,没太听清,似乎说到“修了墙,我们保证同学们都可以去本部!”

22:40 左右,第二位校领导出现,自报姓名陈宝剑,声嘶力竭、情绪激动,表示,要为大家解决问题、确保学习生活,这是学校的承诺。首先说“不解决问题我不离开这里”,同学们嘘以“我们也离不开啊!”其次说“不解决问题我不离开这里,今晚我会走遍每个宿舍,访遍每个人!”,有人回以“你晚上去女生宿舍干嘛!!(也是很有北大味道的、解构权威的嘘声了!)

此时领导身后的、已修建的金属板墙突然传来巨响、有板子被拆了,少量同学鼓掌欢呼。回看了视频,领导、保安都是以惊讶的状态回身的,不久,两三(没穿保安制服但身材健壮的)男子把一个男生揪了出来,男生愤怒甩手甩开,前面几个男子没再纠缠(也就是说,拆墙第一人不是领导,而是同学)。领导围到男生那儿去了一会,回来后喊道“那我先做出行动,我先拆了这个墙!大家防疫为重,先不要聚集,有序回到宿舍!”工人便确实开始拆墙(此举也还是很给他个人带来风险的吧)。但同学们仍不完全买账,质疑“那我们怎么确定不会半夜就偷偷全修好了?”领导说“请大家把手机先放下,保护北大”,同学们回以“那谁保护我们啊”。僵持。

此时离开去小花园看了看,里面也有墙,确实基本把小花园一分为二、同学这边稍微多一丝丝。暂时没人来这边拆(虽然到散场时也拆了)。

大约22:50,前排有个男生拿了喇叭,对众人自报家门道“我是2020级国际关系学院硕士Xx(没听清名字,当然不写下来也许更好),我们还是要解决问题,如果大家信任我,谁要跟我一起去跟领导们谈?”。他提出的诉求是,如果修墙,把小花园多留点给学生,且增加去本部的闭环校车(既然已经完全跟家属、社会面隔开了)。(尽管第一印象是,这是个异常勇敢的举动,但后来有同学推测道这可能是某种分化的手段,让一个人来“代表”、歪曲大家的诉求?不明。)少量同学上前,绝大多数开始松动散去。

23:00 左右,有截图说,各院系学工老师在清查现在没在宿舍的学生,我所在的宿舍也有人代表老师问了一句。

之后人逐渐散去,仍有一小圈人久久围在楼前似乎在谈。

过了零点似乎仍然在谈。看到有截图说,学生代表请两位领导签不追究站出来的学生的承诺书,两位似乎对此的态度都并不爽快,暂时未签。

00:55 左右,有同学说政管辅导员在鼓励同学根据现场照片相互检举揭发,有同学被同学指认了。

还有网民提供了关于这场抗议的起因解释:

@仲夏夜之喵n:我们冲突的起因是,有人在bbs上发帖,为什么万柳的教职工和家属可以自由进出而学生只能被迫关万柳并且失去点外卖权益,但是这两者之间还保持了食堂和(对学生来说唯一的户外)休息场所的共用。学校在BBS回复,会尽快出台方案。结果在没有任何征求意见和书面文件的情况下,直接开始划分东西万柳,建立柏林墙。今晚突然开始施工,学生跑下去了解发现,不仅仅设置教职工家属和学生的隔离带,而且把我们的——对于万柳所有学生来说唯一的户外休息场所小花园,也划分了一半给人数较少且可以自由进出万柳的教职工。于是,大家下去抗议了,诉求是要么同住同权;要么是将小花园全部划分给我们,并且因为我们学生隔离开了外出的家属人群——意味着万柳学生和本部学生一样隔绝了外界感染风险,就应该和校内直接打通,增加闭环班车。

file

file

在微博平台上,大量网民使用“#北大万柳”、“#北京大学”等tag围观、评论此事件,但最终话题被官方撤下,相关内容也清理殆尽。

filev

filev

filev

filev

filev

filev

filev

还有网民为这场抗议写下诗作:

filev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小谷惠子:我第一次见到相关的微博一条一条逐渐消失的大场面。

kakari:啊对对对,放下手机,保护校领导的官帽子。

Echo过得还阔以:今夜都是万柳人,守卫自由,守卫人权,哪怕要依靠学生运动。

薇拉啦子:防疫难办北京的学生们都理解,封校半个月虽然有怨言但也一直遵守规定。北京的学校疫情防控对学生和老师家属标准不一样早就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但凡是统一标准大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

拯救枯死小树:能亲眼见证禁词的诞生就是我熬这个夜最大的意义。 #北大万柳

别开枪我是二狗:远程声援万柳!最近越来越理解为什么五四运动能在北大发源了,无论是隔壁t大还是华子,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学生敢站出来。

xiaoyimong:知道的以为我在万柳,不知道的以为我在柏林呢!

是冰糖葫芦娃吖:真的有必要吗?控制疫情的成本需要这么大?这不是人为增加困难吗?

没有感情的执行机器:恭喜万柳成功推倒柏林墙,今夜我们都是万柳人。

ImmoralRan:一场发生在北大校园的、对抗专制霸权的学生运动,这每个字眼都充满了历史的象征意义。令人唏嘘的是,2022年了,这种精神居然仍是反动的,是会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可见的;幸运的是,过了一百年了,我们校园里的学生还是这么生猛、充满活力。看来所谓国民性绝非是与生俱来的,只是挨催眠挨久了,一点一点变愚钝了而已。所以说青春可贵,并不特指年龄,是思想的纯净像刚剥了壳的鸡蛋,让人看到希望和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