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释候审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线分享个人信仰心路历程

0

(香港-2022年 5 月 17日)罗马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Joseph Zen)日前受到香港警方安全罪名的指控。90 高龄的陈日君枢机 5 月 11日身体虚弱,拄着拐杖出席法庭。他对香港的民主努力,使得他成为香港和中国政权的对手。他和其他四人被扣查一天后获准保释候查,但须按照裁判官命令交出旅游证件,不得离开香港。

陈日君枢机因所属基金为香港的民主示威者提供法律援助在本月 11 日被捕,目前保释候审。几天后,陈日君主教(15日)晚上出席一个在线节目,他对自己受到指控的事情只字不提,他分享个人信仰以及经历,坦承当初没有想过当上主教,庆幸得到教廷的信任,寄语青年要当一个正直、懂得公义的人。

陈日君出席慈幼会圣召办公室(中华会省)的“那些年我们回应过的圣召”节目。他透露于1996年与汤汉一同获祝圣为主教前,从没想过会当上主教。

陈日君表示:青年在成长阶段上,需要有人领导和教育,人类成长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随着时代进步,要学的东西愈来愈多。 “最重要的是学懂做人,要做个正直的人。”

他认为,人生有许多不同的目标,“这个世界很乱,有人追求其他东西,想要财力、发财、想有权势”,他认为做个最简单平常的人也不要紧,无论生命是短暂还是长寿,要学懂做人的真理,做个心中有公义、爱心的人,才是人生的目的。

正是他以身作则对上主公义的追求,他积极参加香港的民主活动,成为政权的目标。

被捕之际正值新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即将上任的当下,李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在一个受到北京控制的委员会支持下当选。陈枢机的被捕清楚不祥的预示着这名新的行政长官,前保安局局长以强硬著称的李家超将进一步加强对民主人士的打压。

为了挽留香港法治的形象进一步丢失,行政官员和亲北京的神职人员都在努力撇清警方对陈日君主教的扣查与宗教自由无关。

承认是天主教徒的李家超在陈日君主教查扣保释后说:“无论这个案件涉及什么人,最重要的是我们所针对的是他的犯法行为,与他的背景和思想没有直接关系。”

被视为亲北京的香港圣公会前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法政牧师被媒体追问对陈日君被捕的看法时也说:“这件事情应该与宗教自由无关。”

香港有线电视引述前香港特区保安局局长,中国全国人大港区代表黎栋国说:“我很尊重、尊敬陈日君枢机,我们有同一个信仰。至于这件事情涉及刑事案件,就不应该跟宗教信仰扯上任何关系。”

陈日君枢机的角色在香港举足轻重。罗马天主教在香港有一定影响力,天主教香港教区统计,截至2021年8月底,香港有天主教徒40.1万人。

陈日君枢机在天主教徒及香港公民社会中拥有良好的口碑,年事已高,但仍然谦逊地在香港慈幼会会院生活,生活简朴,他勇敢并坚持公义,享有“香港良心”的美誉。

逮捕陈日君枢机是政治性的、警告性的,旨在民主阵营中产生恐吓,这是不人道的。

90 岁的陈日君枢机等人成为香港警察的犯罪嫌疑人,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梵蒂冈称教廷会密切注视事态发展,美国国务院强烈谴责拘捕行动,英国外交部官员称香港警察做法“不可接受”。

缅甸总主教貌波枢机 (Cardinal Charles Maung Bo) 5 月 14 日发表声明,他以亚洲主教团协会主席身分为香港人权状况及正受威胁的宗教自由表达深切关注,并发起天主教徒、基督徒在下周二(24日)为香港和陈日君枢机祈祷。当日是“世界为中国教会祈祷日”。

陈日君 1932 年在上海出生,12 岁进罗马天主教慈幼会备修院学习,1948 年随教会到香港,1949 年中共建政后,至意大利都灵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后返回香港任教神学和哲学。2006 年 3 月,陈日君获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晋升为枢机主教,成为有权选举或被选举为教宗的“红衣主教”。

陈日君枢机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引起当局的不满,今年 1 月,中国驻港官方报章《大公报》刊发文章指控他“无法无天”。

陈枢机与北京交恶由来已久。2000 年 10 月 1 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为 120 位晚清等时期在中国殉道的传教士封圣,中国外交部批评当中不少人是帝国殖民主义者和罪犯,指控梵蒂冈挑衅。

陈日君撰文披露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曾要求香港教区低调处理封圣,又因为自己曾与中国大陆主教通电话,遭中联办警告“北京对你非常不满”。文章批评北京迫害大陆神职人员。

极力主张中梵签署主教任命协议的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对陈日君被捕感到难过,他直言陈日君枢机事件不应被视为否定(disavowal)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陈枢机并不掩饰他跟帕罗林国务卿的分歧,他明确反对这项协议,更曾因此批评帕罗林。在他看来,该协议对中国地下教会的背叛,是梵蒂冈馈送给中共捧在手心的礼物。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