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张杰 | 合纵围堵:太平洋锁链成型

0
专栏 | 中国透视:合纵围堵:太平洋锁链成型

美国总统拜登走进美国东盟峰会现场。 (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张杰博士 ,周刊《九头鸟:自由言说》创办者, “张杰点评”(YouTube)主持人

俄乌战争炮声仍在轰鸣,而东盟八国领导人与拜登总统却于512-13日两天聚会美国白宫。这是史无前例的美国与东盟间的外交事件,赋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考虑到拜登将在5月晚些时候前往首尔和东京访问,并参加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这两件美方主导的外交活动无声地表明,印太地区仍然是华盛顿的优先事项,而且目前已经在加紧战略部署了。

  • 美国与东盟(ASEAN)各成员国领袖的白宫峰会

1、离开东盟不成席

  2022年5月12日,美国和东盟建立伙伴关系45周年,美国邀请东盟(ASEAN)各成员国代表至白宫举行为期两天的峰会。

这一地区对于印度-太平洋地区来说,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地位,处于太平洋通往印度洋的枢纽位置,是海上战略通道的必经之地,全球贸易的海上运输多经过此地,与此同时,这一区域饱含了领土主权、海洋权益、海上安全和地缘政治的复杂博弈。

美国务院就此次峰会发表声明说,自1977年以来,美国一直坚定不移地支持东盟及其在印太地区的核心作用,美国-东盟峰会就是要进一步推进美国与拥有6.5亿人口的东盟国家长期以来的关系。

东盟的核心地位,并非是它具有主导印太地区的实力,而是指相关大国把它视为影响大局的关键性的力量。大国要主导印太,就必须获得东盟的联手。但东盟的性质和能力决定了,仅仅它自身是无力主导矛盾重重的印太地区的。然而东盟作为关键性因素,使每个希望“逐鹿”印太的大国,主要是美国与中国,都必须强调东盟的角色.

作为关键砝码,在印太这个桌大宴会中,离了东盟不成席。

近些年来,东盟在经贸上与中国关系较密切,而在地缘政治与安全上则依赖美国较强。这种情势,自川普时代以来虽然有了一些变化。但是,鉴于近年由东盟发起,由北京加入并主导的有日韩澳新等参加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在印太地区有主宰地位。

美国显然对这一印太地区的经贸格局是不满意的。拜登拟于访日期间宣布成立IPEF,一个新经济组织“印太经济架构”(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以对抗中国主导的RCEP

这次美国与东盟的白宫峰会,除了加强双方固有的地缘政治与安全上的联系外,也有为即将提到议事日程上的IPEF (印太经济架构)  预热的功能拜登投石问路邀请东盟来访,白宫峰会正是战略变化的关节点。甚至有舆论认为,东盟正在递上投名状。

2、东盟内部外交立场差异

当然,在东盟内部各国,对美中两大国的态度也是有差别的。

“越南、新加坡和菲律宾在较小程度上更倾向美国,而柬埔寨、老挝和文莱则倾向中国。断层线开始于 2012 年柬埔寨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当时东盟45年来第一次未能就南中国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 他说,自那以后,就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咄咄逼人的做法,东盟成员国的态度一直两极分化,越南和菲律宾在反对的一极。其他国家虽然不满,却不愿得罪北京这个区域性霸权兼经济市场。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美国东盟峰会现场。(美联社)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美国东盟峰会现场。(美联社)

3、东盟何以转向?

俄乌战争,使总体格局发生了重要变化。促使东盟转向有以下几个动因:

1)自从川普政府首次公开定义美国的“战略对手”为北京后,虽然政府换届,但这一定位并未转变.拜登当局甚至联合英日澳加等盟国,对北京的战略定位长期化凝固化了。

2)俄乌战争,虽然一时间将美欧的注意力转开了一阵。但两个多月过去,情势已经清楚,俄罗斯将比战前更加虚弱,其作为西方“战略对手”的地位进一步下降,从而凸显了印太地区及美国的印太对手的战略重要性。

3)俄国提前从美国的竞争战略中退出“一线”。北约虽总体仍由美国领导,但战后将划分为两翼:大西洋一翼主要由欧洲盟友和乌克兰和牵制俄国。印度—太平洋一翼则由美国投入主要精力和资源,联手日本澳大利亚东盟对付北京。这种战略资源的分配,其胜算更大。

东盟显然看清了目前国际态势的重要变化,顺应美国战略趋势。虽然内部参差不齐,仍然一起递上了投名状,改变了过去踌躇游疑的心态。

正如拜登表示,在华盛顿举行的特别峰会标志着美国和东盟的关系进入“新时代”。

所谓“新时代”,就是东盟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承诺,将在今年11月与美国关系升级为“有意义、实质性和互惠互利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其更深邃的意涵则是,美国正式开启了与印太地区关键区域联手,与首要对手北京持久竞争的序幕。

东盟国家确认了美方意愿决意迎合华盛顿,构建新时代的基于大国竞争背景下的东盟与美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且这种关系是“有意义”、“实质性”和“互惠互利”的。

这份“联合声明”指出,东盟国家将与美国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强化卫生安全、共同实现经济复苏、加强经济联系、共同实现经济复苏、加强经济联系和互联互通以及促进海事合作等。

如果将“联合声明”的内容与美方此前披露的“印太经济架构”的规划进行对照比较的话,就会发现“如出一辙”,亦即表明,东盟全盘接受了美方围绕此次会议提出的“倡议”——实际完全覆盖了“印太经济框架”的构想。

白宫围绕此次会议所预设的主要目标达到了。

这次峰会,使美国真正的印太“铁幕”开始降下。

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美联社)

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美联社)

『太平洋锁链』成型——拜登即访韩日

1、何为『太平洋锁链』?

拜登拟于访日期间宣布成立新经济组织“印太经济架构”(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以对抗中国主导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这个架构对美国和日本都非常重要。

美国跟这些国家已有双边或多边的盟约,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军事盟国,也必须与这些国家签署军事协定,桥接美日盟邦的军事关系,在印太地区形成网状的有效区域联防机制。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往西出访连结盟友,目的是印太战略印太经济架构,再与秋叶刚男和岸信夫往东访问美国华盛顿的外交行程拼图拼起来,整个战略蓝图大概就会在5月23日拜登和岸田文雄的美日峰会和QUAD展现出来,日本的战略布局是跟美国连动的。

日相岸田文雄近日访问东南亚和英国,是在联结美国的印太架构。

再加上原已存在的四方框架的QUAD 和美英澳同盟的AUCUS, 都包括在美国设想的印太架构之中。

如果一切如其预想,那么一条锁住赤龙的『太平洋锁链』将被打造成型。

所谓『太平洋锁链』,就是连接西太平洋南北海域的三条岛链,是印太战略的重心。

太平洋锁链是美国目前在亚洲战略部署的重点,而它所要围困的主要目标就是中国,其次为俄罗斯、朝鲜。『太平洋锁链』是以太平洋上的第一岛链为基础,东起靠近北极的阿留申群岛,日本四岛,韩国是这条锁链的中心,而台湾和关岛则是中轴,其一直延伸至东南亚中南半岛的新加坡、菲律宾群岛以及印度尼西亚等。

第一岛链

是指北起阿留申群岛、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位于朝鲜半岛南方的韩国有的时候也会被视为第一岛链的一部分。

第二岛链

是指北起伊豆群岛,经小笠原诸岛、火山列岛、马里亚纳群岛、关岛、雅浦岛、帕劳群岛、哈马黑拉岛。

第三岛链

是指北起阿拉斯加,经夏威夷群岛延伸经某些美属太平洋岛屿直至美国重要盟国澳大利亚新西兰。

上述太平洋锁链战略,主要是指地缘政治的安全战略。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表示,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东盟关系“新时代”的开始。(美联社)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表示,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东盟关系“新时代”的开始。(美联社)

2、从『太平洋锁链』走向全方位的印太战略和印太经济架构

但美日的战略目标不仅于太平洋锁链战略,这里必须加上经济战略的部署。最后达成的是印太战略印太经济架构。这才构成了全方位的战略。

为了这个印太安全架构和印太经济架构探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月29日一连出访8天,访问了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之后转赴欧洲访问义大利和英国。5月5日和英国对于日本自卫队和英军联合训练等的《互惠准入协定》(RAA),原则上达成了共识。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2日与欧盟领导人会面并发表联合声明,针对制裁俄罗斯进行合作,同时因应中国崛起,扩大在印太地区的协作。日欧联合声明对中国开展活动的东海和南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并再次提及“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岸田首相实质上是为美国总统拜登的印太战略进行“超前部署”,有计划的“桥接美日盟邦的军事关系”,为拜登5月底访问东京的美日峰会和四方会谈做准备。届时,美国的印太战略印太经济架构就将成型浮出水面了

倘能如此,俄乌战后,我们看到的世界格局,大体上可以说是合纵围堵:太平洋锁链成型;连横断裂,欧亚大国俄中受困。这里可以预见北京的“一带一路在未来的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