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F
Washington
星期一, 6月 27, 2022
中国 中国新闻 中国社媒强制披露用户IP,海外地址成众矢之的

中国社媒强制披露用户IP,海外地址成众矢之的

0
上个月强制封城期间,上海静安区的一处公寓楼。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多年来,中国的审查机制有一套可靠的方法来控制该国的互联网。他们删帖、账号禁言、设置关键字,并逮捕最敢于发声的人。
现在他们又有了一招:在帖子下方显示社交媒体用户的地理位置。
位置标签将自动显示,当局表示,这有助于发现破坏稳定的海外虚假信息宣传。在现实中,一些网络论战越来越多地将中国公民所在位置与他们对国家的忠诚度联系起来,这一功能为这样的论战提供了新的燃料。从海外发帖的中国人,甚至从某些被认为不够爱国的省份发帖的中国人现在很容易成为民族主义网红的目标,这些网红的粉丝对这些发帖者进行骚扰,或举报他们的账户。
这些标签基于互联网协议地址,即IP,可以显示用户所在的位置。它最初被用于提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帖子上,当局称这个话题受到了外国宣传的操纵。现在,显示IP属地的做法扩展到大多数社交媒体内容,在一个由审查制度把持、与世界隔绝的中国互联网上,这起到进一步扼杀言论的作用。
北京的一个商场外面,摄于本周。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的互联网一直受到更多控制,而且匿名程度更低。当局最近又将这种控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北京的一个商场外面,摄于本周。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的互联网一直受到更多控制,而且匿名程度更低。当局最近又将这种控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为了结束网络匿名并对中国的网络议事空间施加更完全的控制,中国官员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努力,此举标志着新的一步。
近几个月来,审查人员一直苦于难以控制人们在网上对新冠封锁令的愤怒,这些严厉、有时粗暴的封锁令使中国部分地区陷入瘫痪。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系退休教授展江表示,制定这个政策是为了打压不满,并确保网络舆论更加“千篇一律”。
该政策一直由民族主义喷子作为公共执行者,这些爱国账号有时会主导中国社交媒体的讨论。
在上海,人们因为封锁措施的混乱导致食品短缺,IP属地上海的发帖者被指责自私。来自台湾和香港附近沿海省份的人批评政府会被称为分裂分子和骗子。
那些看似在国外上网的人——也就是那些使用VPN隐藏在国内位置的人——会被视为外国煽动者和间谍。在喷子举报后,一些账号因违反“社区公约”而遭销号。
住在德国的中国学生布劳·王(音)说,自从这些变化出现以来,她一直没敢发表批评意见,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害怕被喷子举报为外国间谍,遭微博销号。
“有一段时间一条都不敢转,”她说,“现在风向就是会攻击海外。”
她担心来自“帝吧”这样的账户的强烈反击,这是一个拥有超过一百万粉丝、广受欢迎的民族主义群组,它公开列出了数十名拥有外国IP的用户,认为这些用户是批评者。
这些用户的页面上贴满了来自水军的侮辱。许多受到攻击的人关掉了评论、更改用户名或干脆停止发帖。很少有人公开回应这些指控,不过有一名学生写道,身在海外并没有阻止她关心中国。
“更多人开始用IP地址这个线索来进行关于个人的动机推测,”香港中文大学媒体教授方可成说。“这就会让就事论事变得更难。”
一位居民从外卖小哥手中接过食物,上周二摄于上海。食品短缺和封城措施的混乱在网上激起了愤怒,审查人员一直在努力控制网络舆论。
一位居民从外卖小哥手中接过食物,上周二摄于上海。食品短缺和封城措施的混乱在网上激起了愤怒,审查人员一直在努力控制网络舆论。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除了网上的争吵,许多人还对政策的转变感到忧虑。这一策略打破了隐私的假象,这种假象似乎在中国的网络上盛行,尽管政府曾花了数年时间确保能够掌握所有匿名账户背后的真实身份。
一个呼吁撤销该功能的标签下迅速积累了8000条帖子,在4月下旬被删除之前,其浏览量超过1亿次。今年3月,浙江一名大学生起诉微博,称其自动显示他的位置,未经他的同意泄露了个人信息。其他人则指出这种做法的虚伪性,因为名人、政府账户和微博首席执行官都不用显示位置。
尽管存在阻力,但当局已暗示,改革可能会持续下去。官方刊物《半月谈》上的一篇文章认为,有必要给这些地点贴上标签,以便“斩断在网线背后操弄舆论的黑手”。根据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一份法规征求意见稿,用户的IP属地信息必须以“显著方式”予以展示。
“如果审查是针对信息和发送信息的人,那么这种机制对受众确实是有效的,”佐治亚大学媒体和政治学教授韩荣斌表示。
韩荣斌说,随着美中关系恶化,加上宣传部门一再将国内不满情绪归咎于外国势力,新政策在消除抱怨方面可能相当有效。
“现在对外国干涉的担心是一种趋势。因此它比审查制度更有效。人们会买账,”他说。
谩骂可能是压倒性的。中国公民李先生的IP属性显示在美国后,他成了网络喷子的攻击目标。民族主义网红指责他在海外“煽动”中国西部的抗议活动,因为他在一篇文章中批评当地政府对一名学生的突然死亡处理不当。这些账户将他和其他几个人列为“间谍渗透”的例子。一个公开羞辱他们的帖子在最终被删除之前被点赞10万次。出于隐私考虑,李先生要求只使用姓。
铺天盖地的辱骂信息之下,他不得不更改自己的微博用户名,阻止骚扰者的追踪。虽然他已经使用微博10多年了,但他对这些天来毫无根据的攻击充满警惕。“要我闭嘴,那我就闭嘴吧,”李先生说。
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攻击被误导了。中国大学生伊莱恩·王(音)在发布有关上海封城期间农民工的严峻境遇时忘记关掉VPN。该软件欺骗了微博的检测机制,使其认为她是在海外发布帖子。
 高峰时段的北京CBD,摄于本月早些时候。
高峰时段的北京CBD,摄于本月早些时候。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谩骂迅速涌来。她收到了数百条侮辱性的信息和威胁,最终被举报给当局。即使在监管机构证实了她帖子的真实性和她所在的位置之后,喷子们仍在继续攻击她。
“我认为所有人的关注点应该会在事件本身,但没有想到有人会看IP,”伊莱恩·王说。
有些攻击则适得其反。北京的退休教授展江指出,这些规定偶尔会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显示出“想完完全全控制网络舆论”是多么困难。
他举了连岳的例子。连岳是一位民族主义作家,以攻击移居海外的中国人而闻名。当位置标签开始出现时,连岳被曝出在日本发布内容。许多人称他伪君子,并嘲笑他是“离岸爱国者”。
在一篇名为《我为什么在日本》的文章中,连岳试图澄清事实,他说自己去那里“拿的是医疗签证”,一个月后将返回中国。
“我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他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