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普丁情妇的背后就是「盗贼统治」

0

俄羅斯時尚雜誌曾形容「普丁情婦」卡巴耶娃(右)是「我國最神秘的女人」。(資料照片/美聯社)
俄罗斯时尚杂志曾形容「普丁情妇」卡巴耶娃(右)是「我国最神秘的女人」。 (资料照片/美联社)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已有无数普丁亲信友人连带遭到制裁,光是英国就可列出千人名单。制裁行动除了阻碍普丁(俄罗斯)金流,也将松动普丁过去经常以神秘感创造出的权威形象。最新消息是普丁前妻奥切雷特纳亚(Lyudmila Ocheretnaya)遭英国祭出旅行禁令和冻结资产,另外还有普丁「公开秘密」的情妇──比普丁小31岁的俄罗斯前奥运体操选手卡巴耶娃(Alina Kabaeva),也传出恐将遭欧盟制裁。

初掌权,普丁的「人设」无非是位爱子、顾家、纪律严明的硬汉,和之前俄罗斯领导阶层各个脑满肠肥,经常浑身酒味的形象完全不同,这让他获得相当的支持,连俄罗斯人今天过马路愿意遵照红绿灯指示,也都被说成是普丁改造国家形象有成。普丁尤其不喜欢有人窥探他的私生活,即使他曾动用国家资源,让两个女儿搭乘隐密性极高的豪华游艇出游,他的支持者仍说要体谅总统保护家人的用心。

自从下令攻打乌克兰,他的私生活(尤其裙带关系)就又被掀了开来,那些原本台面下隐密的作为,经西方国家多目标制裁,则再次证明迈阿密大学苏联与俄国政治学教授达维沙(Karen Dawisha)在《普丁的盗贼统治》(Putin’s Kleptocracy)中所言不假。也就是普丁明着要建立一个强大而高效的国家,实际上他打造出的统治体系,最大特点依旧是腐败,他自己还是最大受益人,「窃国」尤令普丁和他的核心圈份子盆满钵满,普丁个人资产更像「恐龙」一样,大家都知道很吓人,却没人有机会亲眼目睹它真正的模样。

普丁前妻奥切雷特纳亚和普丁离婚后,她个人财富一夕爆增,同样不必对外解释她有何致富之道。 2004年俄罗斯人权运动家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Stepanovna Politkovskaya)出版了《普丁的俄罗斯》,揭露普丁和其亲近友人如何像黑手党般在国家之内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家族政治,当她2006年在家里遭不明人士谋杀身亡(迄今仍未破案),俄罗斯人很早就懂了,类似国家元首前妻的事,最好不要多问。

而普丁情妇卡巴耶娃的登峰之路又更不可思议。 2008年,她顶着奥运体操金牌光环投身政界,成为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要角,2013年,普丁宣布和妻子奥切雷特纳亚分居,隔年,31岁的卡巴耶娃就跌破眼镜,出任控有俄罗斯主要电视台股份的国家媒体集团主席,年薪估计近1200万美元。当年,她在俄罗斯主办的索契冬奥负责传递圣火,众人并不在乎她当天手上的火炬,因为大家脑海画面仍停留在几天前,她在电视上秀出手指戴的那颗大钻戒。也就是那一刻起她有了「普丁情妇」之名。

即使连「情妇」都曝光了,普丁20余年统治俄罗斯的迷雾仍未真正未散去。 (美联社)

俄罗斯时尚杂志曾形容卡巴耶娃是「我国最神秘的女人」。其实她作风并不低调,尤其不负所托,始终牢牢控制着俄罗斯各电视台的新闻报导内容,直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才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偷偷把自己的名字从国家媒体集团网页中移除。

几十年来,俄罗斯当地媒体很少有谁能成功穿透普丁的「保护泡泡」,对围绕在普丁身边的党国资源体系,总不得其门而入。 《普丁的盗贼统治》里说,这些俄罗斯巨富必然要对普丁表现绝对的忠诚,否则根本无法取得商业许可、跨国标案或任意操纵国有资产私有化,这正是他们私人游艇、豪宅和满身奢侈品的保障,但这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一但和普丁合体搞洗钱、离岸帐户、操作选举,就要有随时有因为背叛而遭恫吓或「被消失」的心理准备。在这种恐怖统治下,又谁敢(有能力)挖掘什么贪腐真相。

自从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加上俄罗斯散居海外的「寡头」们愈来愈无所顾忌干预西方国家民主和金融秩序,引来西方国家制裁,普丁的保护泡泡才逐渐遭戳破。到今年入侵乌克兰,几位寡头原想和普丁划清界线以自保,却已不见得能洗白自己的过去。不过,近来就算西方媒体持续揭露出普丁和其亲信奢华的生活方式,乃至彼此共构的阴暗网络,连「情妇」都曝光了,普丁20余年统治俄罗斯的迷雾仍未真正未散去。他对俄罗斯的「盗贼统治」依然实际有效,但也愈加凸显像普丁这种一人专政的极权领袖,最害怕的就是下台,或说他们宁愿死也不会和平转移政权,因为独裁政府长期积累的政治污垢,将会使得下台比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还可怕。

※作者为《上报》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