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520)—台湾人像白痴,大陆人妙计百出

0

图,柏杨在1991年写给《九十年代》的赠诗。

前文写了余英时先生在《九十年代》评论政治现实的往事。我翻阅旧杂志,又想起了1990年10月在台北圆山饭店跟余先生会晤与谈话的情形。那时候,尽管离大陆的六四才一年多,香港和西方世界对中共的态度,仍以抗议和制裁为主流,但台湾和南韩似乎就走另外的路,出现了大陆热。

据《九十年代》取得的中共内部材料,自1987年台湾开放人民赴大陆以来,到1990年初,已经有约130万人次的台湾人去大陆。而大陆批准赴台的人数是5000人,其中有180名中共党员。中共内部材料指示各级干部,要做好接待台胞工作,「政治上不强加于人」,「积极主动顺乎自然地宣传自己,做好工作」。中共虽然没有说对台放弃武力,但邓小平会见台湾访客时就说:「大陆与台湾是一家人,不必打仗了,打仗对双方都不好。」在统战笑脸相迎下,台商固然纷纷前往大陆找商机,而民意代表、意见领袖也都以能够与中共高干交谈为荣。

那一年,李登辉总统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并在成立会上说,世界潮流所趋,使身居铁幕的人民,「对政治民主、经济自由与社会开放的向往,已由祈求化为行动」,「中共绝没有力量,长期抵抗此一潮流」,因此,「中国统一的契机已经展现」。

当然,后来发现由利益集团掌控的世界潮流并非如此,国统会也渐行渐远渐无疾而终了。不过,当时确牵引起台湾一些人对大陆的幻想。国台办副主任跟《中国时报》总编辑黄肇松说:「《人民日报》若可以在台湾发行台湾版,《中国时报》也不是不可以在大陆发行大陆版。」因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好些人就谈论到大陆去办报。也有人主张台湾的政党应到大陆去发展组织,有人则主张台湾应透过农业技术团的合作去影响大陆,「促进共产体制的质变」……。

台湾投入不少金钱和人力支持北京办亚运会,有中共官员对台湾访客说:「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当然希望亚运会能够在另一个中国的地方举行。」于是台湾就有人认为中共已经讲好支持台湾举办亚运了!

余先生说:「我不相信讲这句话的人真有这么强大的中国意识。共产党没有,你接受他这个说法也是骗自己的。海峡两岸运动员一起联欢,说什么为中国人争光。全是假话。不必听,也不必看。」

他说,共产党哪有这么简单?你以为你很聪明,「认为共产党人就个人来说不比你聪明,但真正斗起来你就知道,以共产党的组织能力,以他们的厉害与技巧,你是斗不过他们的」。

我得到余先生的同意,把我们的谈话整理,刊在《九十年代》1990年12月号上。同一期,针对台湾人的「大陆热」,作家柏杨也写了篇文章说,「美国人跟台湾人比,美国人像白痴,台湾人妙计百出。但是台湾人跟大陆人比,台湾人就像白痴,大陆人妙计百出」。

他说的白痴和妙计百出,是指政治计算。美国人一切按规则办事,实话实说,台湾人就较灵活。但跟大陆人比,大陆人用各种饰辞让你相信他的鬼话。相信这些饰辞并以为可以改变共产党的台湾人就像白痴。

余先生当时针对台湾的大陆热,说香港人比较知道共产党。他的一些香港商人朋友,有的还是人大、政协,都只是与共产党口头合作,事实上资本早就移到外国了。将来如果能混的话,就跟你混一混,不能混就远走高飞。他的朋友对他说,「第二次傻瓜我是不会再当的了」。

香港人就其大多数来说,确实比台湾人更了解共产党。因为大部分香港人是从大陆避秦而来的。柏杨在文章中说:「对中国的前途,都是距离越远,所抱希望越大,也越乐观;距大陆越近,就越失望、越悲观。而留住在大陆的中国人,却完全绝望。」

香港人从1980年香港前途问题浮现以来,拒共、抗共的思潮就一直蔓延。迫于无奈接受九七主权转移,部分有条件的人就移民外国,或取得外籍身份再回到香港一边工作一边观察形势。走不了或不想走的,就从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极力要在香港本地建立可以制衡行政权力的民主体制。

是有傻瓜在中国每更换一个最高领导人时,就寄托一次新希望。但较多香港人会认同余先生1990年所说:「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文化受到极严重的挫伤。历史上即使秦始皇的暴政,也不能把整个社会改变,因为社会结构是动不了的。但共产党把所有生机、一切社会组织都毁光了,只剩下一个组织,就是党组织,从中央一直渗透到每一个乡村,每一个人,都被控制。家族的、宗教的、文化的,一切民间组织都被毁掉,这样的社会要恢复起来很困难。」

认识到中国的社会现实,香港人大多数不会对中共在九七后一段时间的忍住手不干预有幻想,不会对江泽民说的「井水不犯河水」有幻想。自六四以后,对中国民主化也没有幻想。对一些民主派主张「促进中国民主而使香港可以有民主」,支持者越来越少。

至于后来香港年轻人奋起抗争的坚强意志,倒是我那时想不到的。 (150)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