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二 | 上海解封之后:「复工复商」步履维艰

0
维罗听涛 2022-05-20 06:13 Posted on 美国
Image

文 l 南洋富商

01

上海解封的一个标志,是某些已经「清零」的「防范区」可以开着汽车出门了。

出门的规则,是凭居委会发的「xx镇临时通行证」,放在车玻璃前,小区门口的保安见到,就可以放行。

出大路,上公路,一路前行,路面空荡荡,车辆密度不到正常日子的五分之一。好处是不担心堵车,开车特别轻松。

开车瞎转悠,看看哪些地方能走,哪些地方不能走。发现很多路口都封了。

即便是人口密度极低、到处是农田的地方,很多道路依然封锁。打开高德地图一看,果然限行。

Image

即便是很近的距离,比如从朱泾镇到吕巷镇,外面的公路是通的,但是你要进入吕巷镇内,却是进不去的,吕巷镇需要吕巷镇的通行证。

甚至附近的小区都是不允许进入的,你走出小区,只能走在固定的道路,并不意味着允许到别的小区看朋友,即便是你爹妈也不行。

公路边有很多路口,一些村落只要有足够的房子聚集,也会拦成一块块,路口有栏杆、岗亭和穿白色防护服的人。

这么热的天,站在村路口当保安或协警之类的工作,这种场合是否有必要穿防护服?我觉得没必要。或许防护服不是为了防病毒,而是表示一种权威身份。

02

路边有很多工厂,基本上全部关门,没有见到正常开工的迹象。传说中的上海全面复工仅仅是一个新闻报道。

这些工厂的大门基本上关着。日常若是正常上班,门口和大门内会停满汽车和二轮电动车。但是现在依然是空荡荡的。偶尔有寂寞的狗对着栅栏外吠几声。

有些工厂大门口长满了草。封城的这二个月,正是草长得最快的时候。

路边还有很多农场。往年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来农场赏花、摘果子,但是今年没有,只有少数农场有几个人光顾,大多数上海人还是没法开车下乡。

棚养鸡养鸡场的养殖户说,鸡贩子数量依然没有恢复正常。这么多鸡,过了长身体最快的时候,就光吃饲料不长肉,杀了也没地方卖,所以就这么养着,光饲料费就要亏死。至于什么时候可以恢复销量,目前还不知道。

棚养鸡尚且如此,笼养鸡想必更糟糕。尤其是白羽速生鸡,那是一种很大的鸡,利用它幼年时期生长速度快的特点,迅速长大,饲料利用率高。一旦大了不能及时卖掉,就变成饲料消耗无底洞。

路过一个学校,操场也长满了草。所幸的的是:这些草中有很多花,开起来也蛮漂亮的。虽然很荒芜,好歹也可以当花园看吧。

03

当年金山区还叫江苏省金山县的时候,朱泾是金山县的县城。

如今的朱泾,名义上是全面开放,但是最中心的大街上,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除了几家指定的大超市人山人海,别的店铺都没动静。街上骑车的人依然很多,或许是某些小区还不许开汽车出门?

朱泾老县城最热闹的地方,应该是东林寺边上的五福广场。

东林寺正在休整,一个巨大的吊车正在施工屋顶的大佛像。东林寺停车场周边空荡荡,不像往常找不到停车位。

五福广场停车场也是空荡荡,停车的数量不到往常的十分之一。甚至连停车费都不收。

五福广场西边的店铺和楼上的店铺,大部分都关着。以前我吃烤鱼的那家店,写出转让的广告,已经很久了,也没有转掉。

几家咖啡屋、甜点店倒是开着,由于不许堂食,也是门可罗雀。即便是买一杯咖啡,也要扫场所码、出示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一条街每家店铺都是这样规定,若是一条街走遍,估计得扫码几十次上百次吧,这样的逛街哪有什么乐趣,还不如待在家里网购等快递。

所幸的是,五福广场的三间咖啡屋都开着。由于不能堂食,就去星巴克买。不是看中星巴克咖啡,而是看中星巴克门口街中有可以坐的石头凳子。

以前的五福广场,总是有很多大音响放着各种吆喝广告。这些廉价大音响的音质虽然不好,但是总比手持式的喊话器好听。如今,连这些吆喝声音也没有了。总之一句话:破败。

河边有一所孙旭初旧屋,是朱泾值得一看的「古建筑」,距今据说有90年的历史。在朱泾这种基本上找不到古迹的地方,这也算古迹了。

Image

看着仿古风格的五福广场,我恍惚间觉得这个街区已经变成一个放大版的文物古董。它真的给人废弃的感觉。

04

原本想去市区看看,已经很久没有进城了。但是没有进城的通行证,车子是进不去的,只能在好友圈和群里看别人拍的视频。

从各种视频和照片看,市区也是空荡荡的很荒芜。大部分店铺都关了,而且店主们不想继续开下去,写着要转让的店铺很多。

Image

即便是处于世界级别的商业中心的某个特高端品牌专卖店,也呈现一片田园风光。这些地方长的草,比外滩更茂密。生机勃勃的不是商业,而是野草。

Image

Image

这些草或许会在不远的日子里被拔掉,重新展示一番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上海滩繁荣景色,但是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去了。

05

回到小区,看看业主群聊,得知很多业主平常不住这里,只是因为工作场所关闭了才住到属于自己的郊区房子。

全职宝妈忧心忡忡,在讨论如何缩衣节食,未来不明朗。

有电动汽车公司的职员,据说他们的电动车厂刚复工,就因为一例供应链阳性病例,马上又全面停工。

大家都觉得挣钱的机会越来越少。找工作也越来越难。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高不成低不就,又不肯做低薪的底层劳力活,想必又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失业高峰。

今年的大学毕业生高达一千万。据说已经签约的是22%。接下来那些人能有多少找到工作呢?何况是一群大学四年就有三年关在学校门都出不了的「不完整」的大学生。

有人提醒:经济复苏正如开飞机,需要常常的跑道,不像汽车踩刹车后,马上可以重新加速。若是飞机还在空中没法安全着陆,一踩刹车飞机就掉下来了。

上海的封城,导致整个长三角周边城市的经济数据断崖式下跌。这凸显了上海依然是长三角的中心城市,没有上海这个交汇点的畅通运转,无论是苏州、杭州、南京、无锡、宁波、嘉兴、温州,都无法过上好日子。

即便大面积复工,经济复苏也还是有一个阶段。首先是一些产业开始外逃,产业链开始重组,指望回到以前已经是不可能。信心已经没了。上海人想润的越来越多,资本想润的当然会更多。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要响应政府几年前的号召:准备过苦日子。奢侈品之类,该砍的就砍。购物越来越讲究实用。该囤货的还要囤货。买房买车的计划,或许要放一放。

断舍离?还是不要断吧,家里不囤货你会睡不着觉的。

经济不好的日子,治安也会变坏。当年沈阳铁西区大下岗的日子,就是一个典型。想到这里,觉得以后晚上出门要注意一下来自身后的脚步声。背包也得换成不容易抢走的带胸带腰带的双肩包。口袋里也可以揣一条甩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