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涵 |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一边是退无定所,一边是专家扯蛋

0
 深涵 深涵说 2022-05-19 20:16 Posted on 安徽

Image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 我拥有你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离开我去远方翱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1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近几日的上海,在不断上演离沪潮。离沪之路,步步踌躇。

江苏的黄先生,徒步7小时,抱着妻子的骨灰盒,走到虹桥站,要带亡妻回家。

一男子失业、缺食坐地痛哭,一群大妈给他买了吃的宽慰他:人要向前看。

一位热心市民,自掏腰包,免费为滞留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的旅客,送盒饭,“我每天买四五十份,免费发给他们,希望他们离开上海回家之前,能够吃上一顿饱饭。”

一男子在上海抢不到返乡票,花了一万元钱买了一辆旧车,开回了东北老家。

一男子来上海打工,因为疫情原因被困,两个月没有剪头发,蓬头垢面身穿棉衣,遇到河南老乡的暖心相助,给他送水送吃的,“不要钱不要钱不要钱,拿去吃,你是河南的吗?我也是河南的。”

一女子在上海街头流浪,一天未进食,男子好心无偿送饭还帮她找住处,女子执意要付钱,对方再三拒绝后,女子哭了,“我是有钱的。”

一对老夫妻在火车站接受记者采访时,忍不住哽咽哭泣,“我们在上海求医,出院后流浪街头,不想多说了,现在只想回家。”

打车去火车站被黑心司机宰、抢火车票被黄牛骗、晚上没地方睡就睡马路边、没有交通工具就徒步走到火车站…

走吧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Image

2

一个最新数据公布了。

2021年,中国人口数据,11个省份出现了人口负增长,曾经被称为“最敢生的省份”山东,生的也少了,第三人口大省,河南出生人口数量跌破了80万。也就是说,生孩子的人少了。

2021年,安徽省初婚平均年龄突破30岁,江苏省初婚年龄平均为27.29岁,也就是说,晚婚的多了。

两个数据影响之下,专家组急了。

因此,有专家建议,将婚恋教育纳入中高等院校教育体系,引导青年人树立理性健康的婚恋观。

两个月前,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领衔育娲研究院发布重度报告——《中国婚姻家庭报告2022版》。

报告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统一到18岁。

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

Image

3

日前,俞敏洪在直播中表示,年轻人的退身之所变少了,甚至没有了。

“原来在农村社会的时候,父母在农村有房子有土地,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回到农村,亲情和资源都在。在城市的孩子,如果失业或者找不到工作,有可能面临无退身之地。因为他们可能是租房子住,自己没有房子,有的甚至家乡的父母也不在了。因此,各种因素下,他们只能往前进。”

命运的手,推着我们向前。想法太多,却万般由不得我们自己抉择。

网友们表示,被俞敏洪这段话,戳中了心窝子。

实际上,在早些时候,陈丹青表达过同样的观点:

“今天的年轻人,看似身处互联网大浪潮,走在新时代发展的最前沿,实际上他们是没有多少选择的,今天的成功者,你必须是一个绝对的机会主义者,且一定要足够无耻。”

在一切向钱看齐的社会价值观引导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都面临着巨大的金钱成本。

有钱人开车去郊外、农村、山区里,搭灶台生火做饭钓鱼戏水玩乐,那叫亲近大自然享受农家乐度假区的欢乐。

没钱人在田里临时应急烧火弄点吃的,都面临“污染大气”拟将对其处以600元罚款的警告处分。

更加残酷的现实是,今天的很多年轻人,已经没有田了。

Image

4

中国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但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活得都太累呢?

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要走完西方国家几百年的发展历程。

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互联网技术革命,每一次的技术专利,全都被西方国家给垄断了。

蒸汽时代、电力时代、网络时代,真正的时代风口和红利,都被他们抢占了先机。

而我们呢?

建国的时候,飞机不够飞,那就飞两遍,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从4万万同胞的“吃肉自由”到14亿同胞的“消费自由”。

这是一条漫长而又艰难的路。

更为要命的是,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随着廉价劳动力被机器取代,普通打工人的职业前景日趋堪忧、劳苦大众的生存通道进一步被挤压。

二八定律下,资源逐渐被瓜分殆尽,阶层固化已然呈现不可逆转的局面了。

所谓的成功人生赚大钱,无外乎两条通道:

其一、依附于某一个大平台,其二、自己独立打拼创造出一个平台。

国企央企互联网巨头公司,毕竟能够提供的就业机会有限,而在今天的营商环境和创业体系下,依附平台和创建平台,都变得越来越难。

时代抛弃我们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仅仅只是一年,教培行业的整顿,俞敏洪一夜之间就“退无定所”了。

专家代表们、成功人士们、社会精英们,他们总是在鼓吹年轻人要勇敢前进。

既没有眼前路,也没有身后身,他们往哪里进?

不是说法定婚姻年龄降低到18岁,不是说买房群体下放到在读大学生,不是说生三胎买房打8折,就能解决年轻人现如今正在面临的“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僵局。

犹记得专家学者那一句扯淡废话,“本科毕业的大学生,不要嫌弃进厂做流水线工作。”

没有大学生嫌弃进工厂打螺丝,他们嫌弃的,只是打螺丝的工资。

各方代表永远死盯着数据亮眼,离婚冷静期降低离婚率、三胎奖励政策提高生育率、降低法定婚姻年龄提高结婚率、修桥补路拆桥砸路拉升GDP。

到了最后,年轻人躺平摆烂不干了,他们又急了。

“要奋斗,要能吃苦,不要抱怨,要懂得感恩。”

从来没有人关心,年轻人到底飞的累不累,他们只会关心,我们到底飞的高不高。

甚至于,我们自我调侃自我调节的“丧文化”,都要被他们扣上“不思进取、混吃等死”的帽子。

别光嘴上说保障什么福利,先保护好打工人的基本公民权利和权益,就算是对得起良心了。

按时发工资、加班有补贴、受工伤有补偿、买房不会烂尾楼,先把这些东西弄好,先保护好最基本的生存权,再来谈保障发展权,可能更具有说服力。

自由

是以为自己真的有方向

摇晃

哪一种选择不是在流浪

不管

却不能不管注视的目光

抵抗不了欣赏

才是最大的伤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