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乌克兰战争开启现代海战新模式

0
评论 | 程晓农:乌克兰战争开启现代海战新模式正在下沉的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 (推特截图/@FPWellman)

乌克兰战争中,俄罗斯海军黑海舰队的旗舰“莫斯科号”巡洋舰被两枚导弹轻易击沉,标志着21世纪的海战模式与上个世纪的旧海战模式完全不同了。这种新模式对中国试图攻击台湾的军事企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值得专门做一番分析。

一、“莫斯科号”巡洋舰为何被击沉?

4月14日夜间,俄罗斯海军四大舰队之一的黑海舰队在海上活动时,旗舰“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突遭两枚导弹袭击,战损严重,不久便在拖拽回港途中沉没。俄罗斯官方忙于遮掩真相,各国媒体则试图分析该舰被袭击沉没的真正原因。一艘万吨级导弹巡洋舰在战斗巡航中被导弹轻易地击沉,堪称世界海军作战史上的重大事件。海军舰队参与海上战斗的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过去关于海军舰队对抗的认知要重新改写了。

《日经亚洲》4月20日的一篇报道,《莫斯科旗舰沉没暴露俄海军弱点,专家称,未能保护和应对导弹攻击显示出重大操作缺陷(Moskva Flagship Sinking Exposes Russian Navy Frailty, Experts say, Failure to Protect and Respond to Missile Attack Shows Major Operational Flaws)》,分析了该舰被击沉的原因。该报道引用日本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美开大学全球研究系主任小谷哲夫的话说,“旗舰是指挥和控制的神经中枢。它配备了通讯工具,控制着整个舰队。”报道指出,美国驻日本横须贺的第7舰队旗舰“蓝岭”号航空母舰24小时都保持与白宫的直接联络,拥有“最先进的网络、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能力,能在最高级别(包括白宫)进行充分知情的实时决策”。

同样是舰队的旗舰,为什么俄国舰队的旗舰如此不堪一击?一位美国海军分析家认为,“莫斯科号”沉没表明,俄国海军以为远离乌克兰岸基火炮的威胁就能安全,事实证明,中程导弹同样可以致其死命;此外,这艘导弹巡洋舰虽然具备导弹攻击能力,但反导弹的自卫系统不灵;还有,导弹击中该舰后,舰上常备的止损分队的战损管控不力,导致军舰迅速沉没。

日本自卫队前中将矶部浩一在《日本军事评论》中写道:“对普京来说,最大的打击是他向世界各地的军事专业人士展示了俄罗斯军队的脆弱性。”其实,“莫斯科号”的惨痛教训还向全世界表明,海军舰队在海上作战时,防止敌方导弹袭击是自身安全的首要任务。而恰恰是这一点,揭示了现代海军作战史上一次新的重大转折。

二、现代海军海战作战方式的历史演变

自从各国发展出机械动力的现代海军以来,海军的海上作战方式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靠大舰巨炮取胜,第二阶段是靠舰载航空兵取胜。

直到二战爆发,各国海军的主要作战思想一直是传统的大型舰船用舰炮互相攻击。其经典战例是,一战前,大日本帝国的联合舰队在日本海用舰船炮战,歼灭了俄国远道而来的波罗的海舰队。此后,联合舰队为了保证炮战取胜,把大舰巨炮主义发展到了顶点,建造出世界上最大的大和级战列舰,吨位达7万吨,比航母还大。因为只有大舰才能安装巨炮,而舰炮的口径大、炮管长,才可能射程远,大和级战列舰有三组三联装主炮,每门炮管的口径有46厘米,中等身材的人可以爬进爬出,射程达几十公里。这样大口径的巨炮才能在对方舰炮的射程外,击沉对方军舰。

建造大舰还有一个原因,即需要在大型军舰上建造高高的舰桥,以便看得见远在海平面之下的对方军舰是否中弹。舰炮射击是打移动目标,要靠弹着点观测,才能在双方军舰不断运动的情况下尽快校正射击参数,提高命中率。然而,大日本帝国耗尽国力造成了巨型战列舰,这种海上作战方式却已过时。联合舰队的两艘巨型战列舰都没真正在海战中发挥作用,相反却被美国海军的舰载机围起来打,最终被舰载机投放的鱼雷和炸弹击沉。大舰巨炮主义就这样终结了。

开创现代海上作战方式第二阶段的是英国。1940年,英国首次用舰载机发射鱼雷,重创意大利海军停在塔兰托港的战列舰。受英国海军航空兵的影响,日本联合舰队也研究训练了舰载机轰炸战列舰的方法,在珍珠港重创美国太平洋舰队。随后美国海军和日本海军的航空母舰编队反复交战,双方都在远距离外派出舰载机去攻击对方的航空母舰,各有胜负;直到中途岛战役之后,美国海军才扭转了双方的态势,取得了战场主动权。

中国热衷于组建航母舰队,仍然看重舰载航空兵的海战作用。殊不知,以“莫斯科号”被击沉为标志,现代海上作战方式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即靠导弹取胜。

三、海上作战不同历史阶段的攻击手段:中国掌握多少?

 

中国的“辽宁号”原是乌克兰造到一半的库兹涅佐夫级航母“瓦良格号”,1985年在乌克兰南部尼古拉耶夫(Mykolaiv)著名的黑海造船厂建造,最近沉没的“莫斯科号”也是在同一船厂建造。(法新社图片)

中国的“辽宁号”原是乌克兰造到一半的库兹涅佐夫级航母“瓦良格号”,1985年在乌克兰南部尼古拉耶夫(Mykolaiv)著名的黑海造船厂建造,最近沉没的“莫斯科号”也是在同一船厂建造。(法新社图片)

在现代海上作战方式的第一阶段,战列舰是巨炮的平台,舰炮炮火是攻击手段,作战半径是舰炮的射击距离。后来这种攻击手段就不灵了。到了现代海上作战方式的第二阶段,航空母舰是舰载机的海上流动平台,舰载机使用鱼雷和炸弹攻击对方军舰。所以海军的主要攻击手段改变成舰载机携带的鱼雷和炸弹,而攻击范围由舰载机的往返航程决定。舰载机的主要功能是充当鱼雷和炸弹的空中投放平台,以及保卫己方母舰。

进入现代海上作战的最新阶段之后,对敌方海军的主要攻击手段变成了导弹,而不再是鱼雷和炸弹,更不是大口径舰炮。随着导弹的射程延长,导弹的被动导航和自主导航能力不断增强,导弹的发射平台也多样化了,海军的舰载机和空军的远程轰炸机可以从空中发射导弹,潜艇可以从水下发射导弹,海军舰船可以从水面上发射导弹,陆军也可以从地面基地发射对舰导弹。

每次海军作战方式的转折都是一个渐进过程,新的作战方式已经形成,但旧的作战方式依然存在并发挥着作用。对美国、英国、日本这几个经历过大型舰队海上作战方式第一、第二阶段的国家来说,它们懂得如何把舰炮、舰载航空兵和导弹的作战功能结合运用,形成最佳组合。

中国现在建造了航母、大型驱逐舰、大型护卫舰,看起来舰队规模很大,但中国海军的作战经验只有鱼雷艇、小炮艇的近战夜战;其战术是“打了就跑”,它连如何使用大舰重炮和舰载航空兵作战这些旧的作战手段都没试过。中国的这些军舰装上了各种导弹,海军却没有如何合成运用舰炮、舰载航空兵和导弹的任何经验,一切都只能自以为是地想当然。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海军对大规模海战其实是心虚的。

四、导弹制胜时代海上作战的六大转变 

正在下沉的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图片来源:截取Fred Wellman推特)

正在下沉的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图片来源:截取Fred Wellman推特)

在以导弹为主要攻击手段的现代海上作战方式第三阶段里,出现了六大根本性转变。

其一,防守方比进攻方具有相对优势。因为防守方可有各种导弹发射方式,而敌方舰队面临的是三维空间威胁,从高空、水下、水面随时都可能有导弹来袭。

其二,海战中的前方和后方越来越模糊。在大舰巨炮和舰载飞机时代,海战中敌方位置很清晰,对敌方攻击的防御方向也是确定的;但导弹发射平台的多样化,使敌方舰队可能遭到360度所有方向的导弹来袭,舰队安全的难度比炮战和舰载机时代大得多。

其三,面对导弹攻击,大型军舰的脆弱性增大了。现在的军舰不管吨位多大,水下装甲和甲板装甲的厚度并不比当年巨型战列舰的装甲厚度大;否则,军舰航速和机动灵活性都会下降。而导弹的攻击力比鱼雷、空投炸弹和巨炮炮弹大许多倍,造成军舰的战损程度也大很多。一方面,这造成舰上战损抢修难度大大增加,战伤军舰容易快速进水而沉没;另一方面,在军舰运作高度电子化的情况下,舰上发生的战损可能导致舰内信号线路被切断,使军舰失去动力、操控力或作战指挥能力等,结果军舰变成浮在水上的“死鱼”。

其四,导弹发射方成本低,其主要成本是电子导航系统;而军舰的成本比1枚导弹高上千倍,这是进攻方水面舰船指挥官不得不面对的冷酷现实。浩浩荡荡的舰队演习时壮观威武,前提是不会发生战斗,一切可按演习教程操作,演习中所谓的抢险也是假戏真做。到了战时,一艘几万吨级的两栖登陆舰载着数千陆军,几枚导弹一打,就成了燃烧的地狱,全体舰员和舰上陆军只有跳水求生这唯一选择,不然就只能与军舰一同沉入海底。

其五,在海战的导弹时代,导弹的导航系统成为作战的关键,具有太空战、电子战优势的一方将很大程度上获得战斗的主导权。防守方导弹的导航能力可借助友军导航系统,进攻方就没有这种优势了。中国的舰队在海上一面要防范来自高空、水面、水下的攻击,一面要完成运输陆军的任务,还要同时指挥太空战、卫星攻防战和电子讯号保卫战,绝非易事;只要一个环节没做好,战场态势马上就会倾覆。中国海军没有实战经验,无法知道哪些事需要怎样做。

其六,防守方如果发生失误,比如导弹发射后没击中目标,或某些导弹发射阵地遭到破坏,是可以弥补的,只要调整参数再次发射导弹,或启动备用的导弹发射阵地作战。但进攻方的军舰被击沉,那就没有补救机会了;战损军舰若被迫退出战斗,还会影响到整个舰队的功能组合和攻防协作。

综合这六大转变,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特点,即现代军事技术的演变有利于防守方,不利于进攻方。如果这进攻方还是个运行大型舰队的菜鸟,又只有沿海小炮艇偷袭经验的低级海军能力,那进攻者确实面临很大的难度。这种困难随着防守方导弹系统的不断升级,只会变得越来越大。

五、海战最难在运兵

空军和火箭军可以摧毁对方地面上的军事及民用设施,但要占领地面战场,不能靠飞机和导弹,必须使用陆军;而陆军能否远距离跨海输送到登陆地区,全靠海军。在这方面,导弹制胜时代的海军舰队所面临的仍然是二战时代的难题。

要占领大型岛屿,需要由熟悉海边作战的海军陆战队攻占滩头阵地,然后陆军大规模登陆上岛,把火炮、坦克等重装备运上陆地,再展开地面战线的争夺战。而陆军出海,必须搭乘海军的运输船舰,才能到达登陆海域;到达登陆海域后,由于大型运输船舰吃水深,不能靠近岸边,大型船舰还怕岸炮攻击,所以陆军必须在海上换乘小型登陆艇,分批登陆,这时只能携带轻武器,如此则登陆的陆军火力就很弱。1949年10月解放军登陆金门,在古宁头战败,这是原因之一。

陆军遇到船沉就只能跳水逃生,但陆军官兵通常没有长途泅泳的能力;一旦投水,淹不死的最多占船载兵力的几分之一,这是太平洋战争的战亡统计显示出来的规律。在海里,即使会游泳的人也游不远,因为海水温度底,人体热量消耗大;而且海上没有方向指引,还受到洋流冲击,会白白浪费最后的体力。何况,陆军一旦落水,为了海上求生,不得不把武器弹药全部扔掉,于是徒手游水的陆军就完全失去作战能力了,极少数好不容易游到岸边的陆军官兵也会完全累垮。

陆军虽然在陆上作战时胆子很大,但到了海上就变乖了,只能把生命全都交给海军,听任海军摆布。太平洋战争时,大日本帝国的陆军很骄狂,一向看不起海军,但遇到远途跨海作战,陆军高级将领们都会客客气气地拜托日本联合舰队的指挥官,请他们保证陆军部队的安全,不要发生意外。这方面比较典型的一个战例是1943年3月2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北面的俾斯麦海上,日军一个陆军师团的大部分兵力在海上运输过程中被歼灭,美国的战史称之为“俾斯麦海海战”,而日本的战史研究基本上不提这事。当时,美军陆基航空兵对日军的8艘运输船和8艘掩护运输船队的驱逐舰实行低空轰炸,结果运输船全被炸沉,驱逐舰队大部分也被击沉,3,600陆军官兵都淹死,2千多吨装备物资全部沉海。

陆军经由海上运输时还有一个与防守方无关的潜在敌人,即鲨鱼。台湾海峡和许多其他海域一样,有各种鲨鱼。只要落水的解放军官兵有人受伤,流出的血化在海里,鲨鱼可在10公里外的水下闻出来,然后赶来猎食。海军官兵都知道,军舰沉了以后,就算在海里能泅水不死,也可能葬身鲨鱼口中;如果陆军清楚这种结局,他们会更加胆战心惊。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