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剑华 | 且付笑谈:「离土不离乡」败部复活?

0

图片作者提供

很多人都说过,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就是一个大监狱,把人民都困住。中共建政不多久,便开始进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共产党搞群众运动起家,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最终打败国民党,深知煽动基层群众这一招有几厉害,也清楚知道其对政权的杀伤力,所以一立国便要尽快要把作为人口大多数的农村人民牢牢地控制住。

首先便是把农村社会原有的权威体制及社会结构打破。斗地主、分田分田的作用,就是要把农村的基层社会传统权威体制摧毁。之后又推行了一套严格的人口及人流控制政策,以「户籍制度」执行的户口注册制度,把人民锁死在土地上,令人人动弹不得。在「离土不离乡」规范下,离开自己居住的乡镇去另外一个地方稍为停留一晚,都要向当地公安申报。这种状态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仍然在很多地方严格执行。

如此严格对人口流动作出控制,当然是令政府易于管理,及对任何异动作出防范。但这也成为后来各种政治运动杀伤力不断提升,令伤害扩大的一个主要因素。因为人人都无处可逃,任何政治斗争运动只要一开始,要不就斗争其他人,要不就成为被斗争者,根本就没有任何逃避的选择。

70年代后期开始经济改革开放,由农村责任制开始,然后去到要引进资金推动工业结构提升,这一种严格的人口控制已经不合时宜。城市化是推动工业化及现代化的必须条件。人群在地域上、阶级结构上、职业层阶上流动性的上升,也是工业化及城镇化的必然结果。所以才会有后来的盲流,又变成了民工族群;也有人去到偏远地区寻求新的经济机会。也随着经济发展及社会富裕,有人负笈海外,有人移民远走,有更多人开始有机会往外地旅游。

当这种转变逐步深化扩大,自然触及到政治体制的落伍问题。所以又有异见人士、有民运人士、有维权律师、有抗争者,也有些人去到外地便不再回头。

今天的中国,要如当年般控制人口的内部流动已经没有可能,也不可取。但当有更多人跨越国界地流动,之后会带来转变的诉求,带来挑战,带来冲击。一个紧抱暴力与威权来维系其统治合法性的政权,便变得越见难以招架。多年来,很多在政府机要部门工作的员工及其家属,都要把护照及通行证交给组织保管。部份单位对员工外游有严格的申报程序,又限定每年外游的次数上限。

到了今天,当国际社会变得越来越不友善,战狼外交也不断树敌的情况下,竟然要停止签发中小学生出国签证,为的是防止国民受西方社会思想影响,要国民多接受国内的那套思想教育。近日发展到让边防人员加强对出国人的盘查,甚至索性把国民手持的有效出境签证撕毁剪掉。可能这就是中国式的所谓文明崛起!实际上还不是古老的「离土不离乡」那一套。

钟剑华
2022年5月12日

—网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