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趋缓北京升温   房山区阎村镇24个村被封

0

封控中的北京房山区阎村镇。 网民提供

上海疫情持续下降,但北京防疫措施却在升温。当局除早前宣布北京朝阳区封控以及100个地铁站关闭,近期,房山区因10例大学生核酸阳性导致区内一个镇就有24个行政村被封控。另外,那些核酸阴性的住户叫苦不迭。

中国国家卫健委本周五(20日)通报,过去一日,全国新增193宗新冠病毒确诊和990宗无症状感染个案,无新增死亡病例,再多309名患者康复出院。新增确诊个案有176宗属于本土病例,上海占88宗,北京50宗,四川20宗。本土无症状感染有939宗,同样以上海占最多,有770宗,其次是四川的102宗,以及河南的24宗,北京有12宗。

封控中的房山区阎村镇。 (网络图片)

封控中的房山区阎村镇。 (网络图片)

不过,感染人数最多的上海居民被封控两个多月之后,当局正在逐渐解除封控,分阶段复工复产。上海浦东居民方女士周五告诉本台记者,上海公布的新冠阳性感染者人数虽然减少,但解封的速度很慢:

“今天说明天解封,明天说后天开业,不知究竟哪一句话是真的。小区许多人要领取出门证,可到现在没发。街道后来发了一份名单,还没有我们小区的份。我们小区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测出阳性,但就是不解封。他们不在每一个人身上做三、四十次核酸筛查,疫情不会结束。”

近期,中国社会舆论批评核酸检测公司通过核酸筛查,谋求巨额利润。而动辄“封城”的措施则打乱了居民正常生活。北京卫健委周四通报,18日下午3时至19日下午3时,新增COVID-19本土病例64例,其中从社会面筛查出2例,其余62例都是管控人员。新增病例中有10例在校大学生,住址在房山区阎村镇,这也是官方通报中的北京理工大学房山分校的地址。

北京未宣布封城实为事实封城

北京虽然未紧随上海“封城”,但实际处于“封城”状态。房山区阎村镇居民张女士周五告诉本台,当地从5月10日开始封控,截止目前,该镇24个村被封控:

“封城了,我们这栋楼说有一个密接者,全楼被封,结果没有,把我们关了十八、九天。我们全村都封了,挨家挨户门上贴的封条,安装电子狗(出门就报警)。阎村镇就封闭了24个村。”

左图:北京所有人持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方能进公园。 右图:北京居民批评进公园也要核酸阴性证明的防疫措施。(网络截图)

左图:北京所有人持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方能进公园。 右图:北京居民批评进公园也要核酸阴性证明的防疫措施。(网络截图)

张女士说,大门被封之后,居民叫苦连天:“不仅仅是小贩破产了,我们买菜根本买不到。我们现在买5个辣椒要12.9元,以前2块5,最贵3块5毛钱,3棵小白菜将近13块钱,黄瓜、土豆之类的都涨价。

中共房山区委发言人张明智说,位于阎村镇的北京理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和教育学院现有师生670人,当地检出阳性病例后,已对校区内所有人员进行了全面排查,目前正在安排将所有人员转运至集中隔离点。

核酸检测费由居民医保支付

截止周二,北京市共有高风险地区15个,中风险地区32个,在此期间陆陆续续关闭100多个地铁站。在此之前的5月1日起,北京居民进入公共场所和公园,必须出示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对此,北京一位视频拍摄者说:“进公园也要核酸阴性证明,公园就是个开放空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核酸证明,他们是闲着没事吗?测核酸,很多人认为是政府在掏钱,其实全花的是医保的钱…。那都是我们老百姓交的钱。”

网络图片显示,不少北京居民为了生计,在路边摆摊,甚至有北京烤鸭业者把烤鸭拿到街边出售。有北京居民说,在疫情下,许多人考虑已不是失业,而是如何活下去。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