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克里姆林宫保卫战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20 22:37 Posted on 安徽

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月21日召集国家安全会议扩大会议,力排众议,决定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予以“外交承认”。

意犹未尽的普京时隔两天后签署总统令,要求俄罗斯军队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最初的范围是在顿巴斯地区实施“维和行动”,但很快早已部署在俄乌、白乌边境的俄罗斯军队从各个方向出发,对乌克兰战略目标发起“闪电战”行动。

原本指望登高一呼、应者云集、传檄而定的克里姆林宫很快发现,事态并非像事先预判的那样,泽连斯基当局坚守首都,乌克兰朝野同心,誓死抵抗侵略军,其最初的行动计划遭遇挫败;之后,克里姆林宫修改战略,将远程无差别轰炸与地面部队有组织进攻相结合,对乌克兰全境的重要城市目标发动全面攻势。

克里姆林宫综合研判形势,以纳粹势力控制基辅当局、对顿巴斯地区的俄罗斯族人采取种族灭绝行动、乌克兰谋求加入北约、北约不断逼近俄罗斯边境、威胁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为由,对乌克兰发动战争。

然而战争进行近三个月,俄方在乌克兰开战的最初主要目标“去纳粹化”、“非军事化”、阻止乌克兰与北约发展关系,阻止北约“东扩”无一实现,而且其在第一阶段的战争遭受挫败后,收缩战线于乌东、乌南,声言要“解放顿巴斯”,迄至今日,实现这一目标,也变得遥不可及。

开战之初,莫斯科气势汹汹摆出一副架势,不更迭基辅最高当局、扶植亲俄政权,解除乌克兰武装,并将整个顿巴斯地区与克里米亚连成一片,纳入俄领土,震慑周边国家,促使北约退出其势力范围,誓不罢休,但在进入第二阶段之际,克里姆林宫已经深知,这些目标无法实现,因此被迫放弃对乌克兰的全国性目标,进而把“解放顿巴斯”、占据乌东南部及克里米亚领土作为新的目标。

战争爆发三个月,泽连斯基当局比任何时候都更稳固地掌控着基辅政权,在国内外赢得了空前的声望,在可见的未来,乌国内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动摇之;乌克兰军队经过2014年以来长期作战,特别是在俄罗斯新一轮侵略行动中顽强抗敌,受到西方史无前例的支持和援助,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而且将会更加强大。

北约在俄方关切的“东翼”加强了军事部署,并誓言永久性加强存在,同时战争必将使乌克兰更加远离莫斯科、亲近西方,甚至有朝一日成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而瑞典、芬兰这两个长期奉行中立政策的国家在俄乌战争刺激下打破传统提出加入北约的“入盟申请”,这一进程已经启动,并得到包括超级大国在内的北约大多数成员的欢迎,克服阻力,达成所愿,指日可待。

包括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在内的原俄罗斯势力范围国家的去俄罗斯化倾向亦日益明显。

用中国古话来讲,普京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对乌克兰的“初心目标”永无可能实现,而且造就了一个更强大的反俄的乌克兰,造成了其势力范围国家的离心离德,迫使其周边原本保持中立、谨慎取态的国家公开谋求进入克里姆林宫的对立阵营。

现在看,克里姆林宫对乌发动的第二阶段以“解放顿巴斯”为主要目标,针对乌东、乌南地区,试图将乌东南部通过马里乌波尔与克里米亚半岛连成一片,纳入俄罗斯领土的计划,也正在遭遇挫败。

乌克兰在哈尔科夫方向的反攻取得大胜,同时在俄方重点攻击的伊久姆地区发动奇袭,成建制地消灭了俄军的一个战术作战群。

根据公开的消息,俄罗斯已经损失了在乌克兰的三分之一军队,剩余约7万兵力、106个单位的营级战术群(BTG)可用于作战,而乌克兰总参谋部正在全国招募百万大军,其用意不仅是御敌于国门之外,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要谋求达成其已誓言实现的夺回全部被占领土的目标。一边是俄方后继乏力,一边是乌方兵力不断增加,力量对比不久后将发生质变。

与此同时,尽管存在一些不和谐音——在乌克兰加入欧盟、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等方面,西方总体上在加大力度支援乌克兰、制裁俄罗斯方面进一步加强了团结,尤其是基辅的核心支持者——美国接连在两大重大举措方面出现突破性进展:

《2022年捍卫乌克兰民主租借法案》经美国总统拜登签署正式生效,将使美国成为基辅与俄罗斯打持久战最可靠的“军火库”。

高达400亿美元的对乌支援新法案先后在美国众参两院通过,只要拜登签字,即可立即生效。

从各个方面来看,莫斯科在乌克兰已经遭遇了战略性失败,目前俄方战略收缩、俄乌两军战略相持局面仍然维持,克里姆林宫被迫转入战略防御态势,出现了某些迹象,并将随着战争的持久进行不断扩大。

普京当局主动发起的这场战争很难按照其意图如意收场,其对瑞典和芬兰申请加入北约的软弱反应,对马里乌波尔残余部队的“手下留情”,均反映了克里姆林宫日益意识到其将面临失败的前景,不得不放低姿态、留有余地,而且其最困难的时刻尚未到来:

战争的下一阶段可能不是要达成莫斯科业已制定的任何目标,而是“克里姆林宫保卫克里姆林宫”。

从全局层面来说,克里姆林宫首要保卫的将是其体面,普京的体面就是莫斯科政权的体面。

由于战略误判和决策失误,战争无法按照其意图终结,尽管以俄罗斯的体量和实力,它可以把它维持得足够久,但克里姆林宫欲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或者受国内局势逼迫,在某个时间节点选择寻求结束战争,那么它很可能总体要按照基辅和西方的意图来完成这一过程。

为了“体面”地终结战争,保卫克里姆林宫的尊严和权威,保卫其政权,克里姆林宫可能会在其未陷入绝境、尚有条件谈判的时刻推动这一进程。

俄罗斯外交人员已经公开表明,俄罗斯不会在乌克兰“投降”——这一结果意味着克里姆林宫颜面尽失,政权地位动摇,是其不可接受的。

从俄乌战争的现实层面来说,克里姆林宫的极大挑战是在其面临全面失败的局势下,如何保卫俄罗斯的既得利益,包括其已经吞并的克里米亚和其在乌克兰境内占领的领土利益。

克里姆林宫权衡利弊,作为折中的妥协,不排除以保全克里米亚半岛或者承诺以暂时搁置争议为前提朝着最终归还克里米亚半岛的的方式——后者是早前泽连斯基当局提出的方案内容一部分,解决战争的纷争。

克里姆林宫能够拿得出手的牌是,在全国进行战争总动员,不惜以举国之力与乌克兰决一死战——当然这将冒着更大的战略风险,同样亦是克里姆林宫需要投鼠忌器的,或者就像其过去经常威胁的那样,恐吓性地局部使用非常规武器,对乌和西方进行战略威慑。

从这个角度来说,普京在俄乌战争的终结方式上,最低限度地“保卫”其既得的部分利益,存在一定的可能性,而这也关乎第一个方面——克里姆林宫的体面。

从战略层面来说,摆在克里姆林宫面前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问题是,如何在战败的情况下“保卫”俄罗斯,保证乌克兰不会在西方支持下对俄本土进行战略性质的——非目前战术性的——反攻,维护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其战略安全。

俄罗斯面对的问题非止是如何将战争进行下去,而且更迫在眉睫的是如何“善后”,保卫克里姆林宫的体面、保卫普京政权、保卫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既得基本利益、保卫本土安全。

从中可见,一个国家如果作出战略误判和错误决策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战争失败倒在其次,俄罗斯的发展进程由于战争本身的损耗及西方的战略性制裁、限制和孤立受到实质性的破坏,甚至会进一步对本国内部产生“反噬”效应——对政权稳定、领土利益及本国安全带来直接影响,才关乎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