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志:浮现的中华恐怖主义

0

李中志 / 思想坦克 2022 年 5 月 20 日

台美人对无差别的枪击案件并不陌生,虽然每一件都令人揪心,但枪枝问题的讨论在美国像个无穷回圈,永无解答,就像多数美国民众,多少都已麻痹了。所以当5月15日午后南加州尔湾一处教堂传来1死5伤的枪击案件时,多数台美人或许只是轻叹一声,不幸又发生了?甚至可能认为勇敢的群众制伏了枪手,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已是万幸。相较于其他的枪击惨案,这可能只是一日新闻。其实就在一天前,5月14日,纽约水牛城10死3伤的枪击惨案,无疑是更大的新闻焦点,也更直接挑动美国种族仇恨的神经。

但几小时后,随着警方公布的资讯,这起枪杀案立刻震惊太平洋两岸的台湾人,也引起美国舆论与检调的高度关注。这是第一起有政治动机,仇视台湾人的无差别恐怖攻击,为美国仇恨犯罪再添一个典型。凶案现场是加州拉古纳伍兹(Laguna Woods)台湾人长老教会教堂的餐厅,星期天做完礼拜后的午餐时间,多数为年迈的长者。根据警方的说明,汽油弹与枪械弹药的准备惊人,非情绪失控者的行为,行凶对象是无差别的台湾人,凶手先将出口堵死,有置全部人于死地的企图,手段凶残,令人发指。要不是教友郑达志医师舍命抵抗,让其他教友有机会奋勇制伏凶手,后果不堪设想。

美国南加州台湾教会枪击案造成1死5伤,52岁的郑达志医师(John Cheng)在对抗枪手过程中英勇牺牲。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这是一场「恶魔筹画的屠杀行动」

美国警方以魔鬼来形容凶手,认定这是一场「恶魔筹画的屠杀行动」(diabolical plan to massacre),仇恨罪必然成立。但警方对凶手周文伟的初步揭露并不完整,只在其车内找到手写的笔记,记载仇视台湾人的文字。于是在没有仔细查证的情况下,宣布凶手是生于中国的移民。这个错误不难理解,这几年来美国社会日渐看清中国并吞台湾的野心,也对中国玩火般的民族主义不陌生,美国朝野对中国武吓台湾,频频以战机挑衅台海和平的底线,无不感到忧心忡忡。在这样的氛围下,对美国人而言,这位丧心病狂的移民来自中国是比较能理解的假设,但台湾所处的正是一个正常社会无法理解的现实。经我国驻外单位的证实,这个自称「灭独天使」的魔鬼是生长于台湾的中国人。

周文伟的「台侨」身分被证实后,美国媒体对周文伟中国人的自我认同仍感违和,使用上并不一致。中国官媒则一反大家都是中国人的标准说法,极力撇清,说这事与中国人无关。据英国《卫报》报导,微博上的讨论焦点是周文伟到底是中国人、台湾人、还是美国人?结论是,他已归化为美国人,若这件事代表些什么,那就是美国人对台湾当局的不满,真是神逻辑。此外半岛电台 (Al Jazeera)的记者把已无法翻译的「外省人」「本省人」直接译音成waishengren与benshengren,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让读者有自行研究理解的空间,以免望文生义。

敌人不是「外省第二代」而是急统派

来自台湾的国人做出如此恐怖行为,或许超过所有台湾人的想像,但周文伟的出生背景与政治态度,我们再熟悉不过。当美国警方还在揣测周文伟的人际网路与犯案动机时,台湾人社群立刻查出周文伟是「外省第二代」,「统促会」会员、理事,韩国瑜的热烈支持者,但这个发现没有人感到意外。新仇旧恨,台派的愤怒可想而知,但愤怒当然不是指向「外省第二代」,而是指向被台美两个民主社会容忍的「统促党」、「统促会」等,这些长时被纵容的中共外围组织与其份子。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FAPA)便直接呼吁美国政府,将「统促会」列为恐怖组织。

我们也不必否认,「外省第二代」这个词在台湾仍是令多数人不悦的标签,许多意见领袖在这个事件的论中公开呼吁不要再使用这个词。经过多年的命运共同体,这个标签的确已不具政治、道德、与文化鉴别的意义,但有了这个标签,再观察一点细微的言行,我们几可判定一个人的政治倾向。这并不符合民主社会的理想,但却是现实,缺乏这条敏感神经,美国社会便无法了解台湾内部如此细微、深层的族群矛盾与国家认同。

韩国瑜的声明蓄意混淆视听

检警在说明凶手背景的记者会中,有一段描述,说周文伟出自被迫流亡至台湾的家庭,是中国难民之后,对台湾人的恨意来自他在台湾的成长经验,He was not well-received,意思是说周文伟因为他的出身,让他在台湾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与尊重。这样的描述虽然没有制造同情凶手的意思,但很自然会让人以为周文伟的仇恨来自长期的失意与压抑,他自认是族群压迫的受害者,再自我强化为替其族类(中国人)行道的烈士。果不期然,韩国瑜在看似四平八稳的谴责声明中加了一句:「也有报导指出这名枪手曾被台湾人欺负,因此针对台湾人进行报复」。韩国瑜不是美国人,对台湾族群关系不会不清楚,他是蓄意混淆视听,把周文伟打成一般的恐怖分子,就是要凸显他的可怜之处,被迫以恐怖行动让压迫他们的敌人付出代价。

是这样吗?周文伟被台湾人欺负吗?当然不是。周文伟的家庭或许不是高级外省人,但他所属的族群就是统治者,支配者,文化优越者。他出自台中一中,可算相当优秀,1971年考上逢甲大学,虽不特别出众,但在那个年代,挤入联考窄门并不容易。更要注意的是,1971年有能力念私立大学的,台湾人中百不及一。除非无兵役问题读夜间部,半工半读,一般台湾人家庭连提供小孩念公立大学都很勉强,就算是学霸,师范大学可能是唯一选择。多数会念书的孩子也未必能读升学取向的高中,他们的首选是师专、工专、商专。简单讲,周文伟不是弱势,家庭没有被排挤,求学也不算有挫折。他并无博士学历,但也不需要,便能长年在学院有一席之地,著作等身,专长是鉴赏美酒佳肴,这是何等的特权?几个台湾人能这样?

真要说not well-received,他回台时自承在美混得凄惨,做牛、做马、做奴隶,还被房客打成重伤,欺负他的是美国人,那他为何锁定台湾人出气?他要置台湾人于死地的逻辑在哪里?其实在美国的不如意,往往让这类人回头探望在台湾的美好日子,但台湾已不是过去的台湾。他的惆怅完全来自台湾的民主化,特权身分的消失,台湾人意识的解放,国民党与统派的式微。这一切都是主张独立的民进党所害,而在他看来,台湾长老教会就是台独的外围组织。韩粉、小粉红、统促党的言论、中国的战机与叫嚣,全是合理化周文伟恐怖行动的元素,而这起令人发指的恐怖攻击,就是周文伟的政治宣言。然而不同于一般恐怖分子的是,恐怖行动是要压迫族人的敌人付出代价,而周文伟的恐怖行动是要台湾人为民主进步付出代价。

让人想起林家血案

台湾人面对这样的暴力当然不是第一次,我们无法不想起42年前的林宅血案。两件血案的政治动机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令人不寒而栗。 42年前的周文伟26岁,年轻的他看到林宅血案在想什么?与朋友击掌欢呼吗? 42年后,当他在筹画这场谋杀时,他有想到林宅血案吗?他有被鼓励吗?他只是在模仿一件正义的事吗?台湾社会的震惊相似吗?现在的促统会、统促党和当年的疾风等团体,对这两起屠杀起了多大的催化作用?这群人互相击掌欢呼吗?

林宅的屠杀发生在戒严的台湾,我们只能哭泣,教堂的屠杀发生在民主法治的美国,美国的法律会帮我们制裁,促统会会被调查,但在台湾的同路人呢?民主化已三十年的台湾,林宅血案仍只是一个我们一起哭泣的记忆。促转会月底就要打烊了,但一个这座岛屿养育长大的人,却在太平洋的彼岸发动恐怖攻击,把族群的仇恨飙到最高点,何等讽刺?不禁要想,若林宅血案的凶手受到制裁,忏悔,周文伟会不会多想一下?

仇恨必须抑制,我们也相信绝大多数的在美、在台华人都是善良的、和平的,不可能同意周文伟的暴行,就算他们主张统一。就像伊斯兰恐怖份子在美国施暴,真正的伊斯兰教徒必定发表声明谴责,并划清界线,我们几乎可确定类似的声明很快也会出现自华人社团,我们当然表示欢迎,但这些声明是普世价值的宣示,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们必须观察的是,如果不明确谴责中国武统台湾的企图与军事挑衅,声明就是一只谎言,因为没有人可以同时谴责恐怖份子又支持恐怖主义,毫无含糊的空间。若同意中国的扩张主义与天朝的蓝图,周文伟就该被视为爱国人士。

这次不幸的事件只是再一次证明,单方面的宽容,要求社会不标签化极端仇恨台湾人的言行并不实际,长期纵容仇台言论也不符合言论自由所能带来的利益。世界更不能不正视这起恐攻所浮现的凶兆:中国恐怖主义不会留情,「留岛不留人」已不是修辞,是指令。而我们也要告诉世界,但即使台湾人手无寸铁,全无出路,台湾人也不会坐以待毙,必将奋死抵抗,这是舍命取义的郑达志医师留给台湾人的精神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