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教会领袖们现在是披着牧羊人外衣的狼

0
 萧生客 萧笙客 2022-05-22 07:54 Posted on 美国

作者:Dr. Everett Piper、Joseph

【本刊评论】这是一篇令人感到震惊又扼腕痛惜的文章 – 根据亚利桑那JDJ大学文化研究中心开展的《2022年美国世界观调查》的最新调查结果,绝大多数美国牧师不具备圣经世界观。他们是披着牧羊人外衣的凶恶的豺狼!
美国是建立在JDJ信仰之上的国家,其政治构架和法律规范都是在默认绝大多数公民拥有JDJ信仰、愿意用圣经的教训规范自己的行为的基础之上的。正如美国开国先父之一约翰·亚当斯所言:“我们的宪法只是给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制定的。它完全不适合治理其他类型的人。” 我们相信亚当斯说的 “宗教信仰” 就是指JDJ信仰,因为1787年参加制定宪法的12个州的55名代表几乎都是基督徒。宪法的最后一句话是:“上帝鉴察,我们签上自己的名字。” 乔治·华盛顿说:“理智和经验都告诉我们,没有JDJ的原则,国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
当整个社会的基督信仰被摧毁后,美国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将会全面坍塌,目前的美国正处于全面坍塌的临界点上!
拯救美国,首先需要拯救教会,我们需要立刻把潜入群羊当中的豺狼赶出教会,用上帝的真理所喂养主的羊,让神的子民都成为坚强的基督的精兵,勇敢地与撒但争战,击退撒但的进攻。
我们相信这项调查涵盖的范围或许不包括北美的华人教会,但是华人教会的情况也不会比北美主流教会更好。我们把这篇文章推荐给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也请你们把这篇文章转发给你们教会的牧长。每一位教会的牧师和长执同工都应该严肃地审视自己的世界观是不是于圣经相吻合,每一位JDT都应该将你在教会里从牧长那里得到的信息和教导与圣经对照,仔细查验,看看那个牧养你和众群羊的人到底是忠心爱主、为主牧羊的神的仆人,还是披着牧羊人外衣的豺狼。

美国的教会领袖们现在是披着牧羊人外衣的狼

美国文化正在瓦解,很少有人会反驳。无论你站在政治分歧的右翼还是左翼,我们似乎都在一件事上达成了一致:有些事情是极其错误的。

合众国已经成为分裂的各个州。“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美国国徽缎带上的拉丁语词句)变成了 “一分为众”(ex uno plures)。我们曾经是一个多元化的民族,为了共同的事业走到一起,现在我们似乎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没有社会和道德粘合剂把我们凝聚在一起。

Image

就在昨天,这个国家还教导它的后代 “不自由,毋宁死” 等公理的价值,而现在,在面对99%的可生还健康 “危机”时,这个国家却用 “我害怕死亡,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失去自由” 来回应。

我们每一次都在自我反驳。那些自称宽容的人叫嚷着他们不能容忍其他人的不宽容;人们挥舞着 “爱胜过恨” 的横幅,宣称他们绝对憎恨那些他们认为可恨的人;老师教导说,没有真理这种东西;传教士宣扬他们知道没有什么是可以知道的;政客们发誓尊重和捍卫一部宪法,然后又贬低它,称它是一部包含系统性种族主义、交叉性关系和白人特权的过时文件。

女权主义者否认女性的生理事实;厌恶女性者和 “我也是”(译者注:MeToo,女权主义者发起的抗议对女性的性骚扰和性侵犯的运动)一起游行;儿童权益倡导者倡导杀害儿童的权利;产前健康的支持者现在成了围产期死亡的辩护人。

世界颠倒了。

我们是如何陷入这种混乱的?亚利桑那基督教大学(Arizona Christian University)校长伦·蒙西尔(Len Munsil)博士最近分享道:

根据亚利桑那JDJ大学文化研究中心开展的《2022年美国世界观调查》的最新调查结果,绝大多数美国牧师不具备圣经世界观。事实上,只有略多于三分之一的人(37%)持有圣经世界观,而大多数人(62%)则信奉一种混合的世界观,即所谓的融合主义。”

Image

“在主任牧师中,10人中只有4人(41%)持有圣经世界观。其次是助理牧师中的28%。只有不到一半的教导牧师(13%)和儿童与青少年牧师(12%)持有圣经世界观。执行牧师的记录是最低的,只有4%的人有一贯的圣经信仰和行为。”

蒙西尔博士总结说:

“我们的研究衡量了8个主要世界观类别对圣经的理解,发现在8个类别中的7个类别中,拥有圣经世界观的牧师是少数。

……在所有类别中,最低的类别是一个可能被预期是最高的:与圣经、真理和道德有关的信仰和行为只有39%的牧师在这一领域持有圣经世界观)。”

让我们稍微思考一下这些数字。在美国,只有41%的主任牧师有圣经世界观,而对其他教会工作人员来说,这个数字就像水里的石头一样下降。

  • 助理牧师:28%;
  • 教导牧师:13%;
  • 青年牧师:12%;
  • 行政牧师:4%;
  • 只有39%的美国牧师相信圣经对真理和道德的定义。

而对于准教会组织,如与教会有关的学院和大学来说,这些数字更加糟糕。

当你看到福音派和天主教牧师们、神父们和教授们跌跌撞撞地接受 “黑命贵” 的M主义、伊布拉姆·肯迪(译者注:Ibram X. Kendi,美国作家,教授,反种族主义活动家,美国种族和歧视政策的历史学家。2020年7月起担任波士顿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入选《时代》周刊2020年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公然的种族主义、以及批判性种族理论对阶级冲突和集体指责的抬高时,你就知道这些JDJ领袖把马尔库塞(译者注:Herbert Marcuse,1898年7月19日-1979年7月29日,德国裔美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和政治理论家,法兰克褔学派社会批判方向的一员。一些人更将其称为 “新左翼之父”)看得比摩西高,把 “社会正义” 看得比Juses

高。

圣经的无误、真实和权威,以及建立在自然法则基础上的不证自明的真理的必然结果(例如,上帝对人的启示的客观性),现在在你当地的教会和JDJ学校被斥为种族主义和偏见。

这些人 “崇拜被创造的人,而不是造物主” 太久了,以至于他们连走出纸袋的能力也丧失了。

他们 “将祂的真实变为虚谎”(罗1:25),他们确实 “存邪僻的心”(罗1:28)。

在原罪的精神中,他们宣称自己 “是上帝”,作为回报,“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诗2:4)

有人说披着羊皮的狼很危险,但披着牧羊人外衣的狼却是完全致命的。美国的教会领袖已经变成了伪装成牧羊人的狼。我们的牧师和JDT教职人员,本应是一个正在垂死的文化和黑暗世界的盐和光,但现在对于一个迫切需要福音烈酒的国家来说,他们只不过是苍白的牛奶吐司。JD自己说过他要把这样的人从嘴里吐出来。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看看你当地的教会和JDJ学校就知道了。大约有60%的可能性,站在讲坛和讲台后面的人是一个 “牧羊人”,血从他锋利的牙齿上滴下来。

参见:https://illinoisfamilyaction.org/2022/05/americas-church-leaders-now-wolves-in-shepherds-clothing/?fbclid=IwAR36ZD1PHhVH5_oW_jFITrelimoU9dbbMso1U8j1rzqmA9rdcjxed9Hl8h8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