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叔:上一次,有人想把麻雀全部灭掉

0
达叔读书会 2022-05-16 19:00 Posted on 上海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举国上下开展了以“除四害”(“四害”为老鼠、苍蝇、蚊子、麻雀,1960年以后以臭虫取代麻雀)为核心的卫生运动。
在“四害”中,麻雀被称为“害人鸟”,相比于老鼠、苍蝇、蚊子,麻雀也是最容易被发现的,自然也就成了人们重点剿灭的对象。
小小麻雀,陷入了战争的汪洋大海。
1958年3月至11月上旬,8个月的时间,全国共捕杀麻雀19.6亿只,随着12月新的一轮“战役”的进行,全国的麻雀基本绝迹。
这一年,是麻雀的灾难之年,这个灾难是灭顶之灾。
Image
“除四害”宣传画
1955年,有人说是麻雀祸害庄稼,于是指示:麻雀是害鸟,能不能消灭它们?
农业部刘瑞龙找到中科院前任动物所副所长钱燕文。
钱回答,我们对麻雀的食性还没有系统研究过,不敢肯定是否应当消灭麻雀。
1956年10月,青岛举行了中国动物学会第二届全国会员大会。实验生物家朱洗首先讲了一个故事:1774年,普鲁士国王下令消灭麻雀,并宣布杀死麻雀有奖赏。
百姓争相捕雀。
不久,麻雀被捉光了,各地果园却布满了害虫,连树叶子也没有了。
国王不得不急忙收回成命,并去外地运回雀种,加以繁殖保护。朱洗说:“除了在某些季节麻雀是有害的,其他季节是有益的。”
大多数科学家都建议,在没有正式得到科学结论以前,希望考虑不要轰轰烈烈地搞。
1955年12月,《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一文中指示:“除四害,即在七年内基本上消灭老鼠(及其他害兽),麻雀(及其他害鸟,但乌鸦是否宜于消灭,尚待研究),苍蝇,蚊子。”
这里,乌鸦是暂缓死刑、有惊无险,麻雀等“害鸟”已在劫难逃。
Image
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
过了一个月,这十七条扩充成了四十条,就是1956年1月中央提出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其中第二十七条是:“除四害。
从1956年开始,分别在5年、7年或者12年内,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
Image

《中国青年报》1956年1月14日社论《开展一个消灭麻雀的突击运动》:吉林、陕西、山东、河南青少年消灭麻雀老鼠533万多只,北京青少年消灭麻雀14万多只。

Image
1957年1月18日,生物学家周建人在《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麻雀显然是害鸟》的文章,文中称“麻雀是害鸟,害鸟应当扑灭,不必犹豫”。
1957年,会上说:“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这四样东西,我是很注意的。只有十年了,可不可以就在今年准备一下,动员一下,明年春季就来搞?……中国要变成四无国:一无老鼠,二无麻雀,三无苍蝇,四无蚊子。”
这次全会基本通过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其中第二十七条后面增加了“打麻雀是为了保护庄稼,在城市里和林区的麻雀,可以不要消灭”,比起初次公布的草案来,这里对打麻雀网开一面:林区或城市里可免一死。
因为有科学家对于把麻雀定性为害鸟表示异议,说:“外国也打过麻雀,后来是吃了亏的!”
Image
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
1958年2月12日,公开发出了“除四害”的指示。
指示认为:除四害是我们征服疾病和消灭危害人类的害虫害兽害鸟的一个重要步骤,争取十年内实现,而且还完全可能提前完成。
指示还公布了计划提前实现“四无”的省市:北京定为两年,河南定为三年,上海定为三至五年,江苏定为四年,山东、山西、浙江、福建、广东、云南、甘肃、辽宁和黑龙江定为五年,安徽定为五至八年。
于是,“除四害”运动就在中国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全国各地都成立了“除四害指挥部”,以各级“卫生运动委员会”为“除四害”办公室。
Image
关于围剿麻雀发布的相关内容
1958年3月14日至19日,全国“除四害协议大会”在北京举行。
参加会议的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和38个医学院的代表提出一份倡议:“要全民动员、人人动手,让麻雀上天无路,老鼠入地无门,蚊蝇断子绝孙……”
Image
1958年,赶麻雀。
Image
1958年,赶麻雀。
Image
1958年,赶麻雀。
Image
小孩身上悬挂的麻雀
Image
打雀英雄
Image
打雀成果
1958年4月19日清晨4时左右,首都数百万“剿雀大军”拿起锣鼓响器、竹竿彩旗,开始走向指定的战斗岗位。
Image
上树消灭麻雀
Image
妇女在房顶驱赶麻雀
Image
爬上城墙堵麻雀洞
BJ 300万人民布下天罗地网,围剿“害鸟”麻雀的战果极为辉煌!奋战整日,到19日晚上10时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8.3万余只……
Image
1958年4月22日:全民突击剿雀战役胜利结束,三天消灭麻雀四十万。
这一场奇怪的剿鸟战斗,从4月19日至21日,北京市300万人连续突击三天,共歼灭麻雀40余万只。
该报称:以每只麻雀连吃带糟踏粮食每年按5公斤计算,共可节省粮食200多万斤。
又按每年每对麻雀繁殖15只计算,可节省1500多万斤粮食。真是“不算账不知道,一算账成果真不小啊”!
Image
1958年4月29日:上海人民大战一天,灭麻雀掏雀蛋共二十五万只
中国第二大城市上海也不甘落后,4月28日传来辉煌战绩:上海人民大战一天,灭麻雀掏雀蛋共25万只!
在这场全面围剿麻雀的大战中,全市布置天罗地网,在每个建筑物上都安有草人、假人,平均每十平方米就设有一个驱赶麻雀的岗哨。
Image
因为一靠近地上就要被人打下来,有很多麻雀飞着飞着就直接活活累死了。
Image
土枪打麻雀
广州围剿麻雀的战役也大获全胜,全市共围剿消灭31万只(包括雀蛋2.58万个),捣毁雀巢3.9万个。
1958年,青岛的“人雀大战”
Image
Image
 德县路小学外,青岛的少年儿童在用杆子轰赶麻雀。
Image
以漫画《三毛流浪记》而饮誉海内外的张乐平,当时也创作了一副漫画《天罗地网》,以写实的笔法,记录了1958年这场“剿雀”战:战旗飘扬、全民动员,人们爬在屋上、树上,敲锣打鼓、放鞭炮、呐喊鼓噪、枪打雀、猫咬雀……
Image
Image
成车的麻雀被作为战利品送上“除四害”展览会
Image
通化市卫生系统除四害战果
Image
1958年10月14日《从化报》报道,良口公社梁火力,一枪打死麻雀21只。
Image

1958年12月14日,围歼麻雀,智勇并举。毒杀战术发挥威力,今日中午止全市已灭雀26万。

Image
连环画《打麻雀》
Image
可怜的麻雀被定性为害鸟并判极刑,各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捕雀运动。
Image
少年儿童出版社《怎样消灭麻雀》
Image
除“四害”运动中的流行画:儿童用弹弓打麻雀。
Image
除“四害”运动中的流行画:儿童用弹弓打麻雀。
Image
1960年3月,改变指示:“除仓库、秧田外,麻雀不要再打了,代之以臭虫。”
这年4月10日正式通过,“除四害”中的“麻雀”就改成“臭虫”了。
至此,“灭雀大战”总算宣告结束。
但麻雀及难免同时遭殃的其它动物同国人一样,已大伤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