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美国反共明火执仗,普世价值底定亚太

0

拜登访问日韩先到韩国,足见此行的重心在韩国。日本是肝胆兄弟,凡事心领神会,两国国策早已交底,只是顺道探访而已。

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在任时亲中,美国如骨鲠在喉,韩国三星因此被冷落,在晶片技术上被美国封锁,早已落后于台积电。现在新总统尹锡悦走亲美路线,拜登打蛇随棍上,东北亚之行正其时也。

俄乌之战方兴未艾,但胜负已定,美国能做的都做了,需要做的也一定会做,北约已立场统一,各自出力而已,没有后顾之忧。拜登提前谋划亚太,出行之前已召集东盟十国领袖在华盛顿大会师,亚太地区反共大联盟已见趋型。

美国自俄乌之战后,发现中俄并没有想像中强大,武器装备落后,军心涣散,贪腐失德,国内经济民生千疮百孔,连乌克兰都可以打得普京灰头土脸。美国把玩国际政治老谋深算,深知世界来到百年不遇的时代契机,一鼓作气解决中俄威胁,此其时也。

多年来美国采远交近攻的战略,笼络中共以抗前苏联,待苏联东欧解体,中共改革开放,美国又寄希望于中共的政治改革,以极大耐心期待中国民主转型,结果梦想成空,更养大了中共这只专制巨灵。

美国对亚太地区长期采取模糊战略,不以中共为敌,拜登上台后,还将俄国定为敌对力量,中共只是竞争对手,目的是分别对待,以防树敌太多。早在奥巴马手上,已有重返亚太之想,但说的不多做的更少,中共根本未放在眼里。

美国态度暧昧,使亚洲各中小国家不敢选边站。中国是近邻,又是恶邻,得罪不起,一旦交恶,压力都在自身,美国远水救不得近火,又不肯为中小国家出头,因此连韩国都首鼠两端,日本也要与中共虚与委蛇,不敢轻举妄动。

正因如此,造就中共坐大,在区内肆意横行,欺凌弱小,这一切源自美国的模糊战略,模糊战略又源自美国对中共的误判,对中共的误判又源自美国对俄国的戒心。

现在事情倒过来走,俄乌之战暴露俄国的外强中干,俄国不值得为之戒心,美国自信有足够能力同时对付两个独裁大国。俄国入侵乌克兰之后,美国警告中共不得介入,中共也不敢踩美国的红线。

美国对俄国已近乎宣战,现在转过身来,将矛头直指中共,公然纠众集结,拉弓搭箭,瞄准独裁的中共,这个战略清晰的大转折,改变了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大格局。美国态度大变,先影响了韩国。韩国新总统尹锡悦改弦易辙,公然走亲美路线,使拜登龙颜大悦,东北亚之行即刻意拉拢。

拜登在韩国大谈与相同价值观的国家联合,尹锡悦也大谈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二人不约而同都以普世价值为核心,誓言同进退,以此围堵中共国,改变区内的地缘政治大格局。

韩国转向对美国意义重大,因为面对朝鲜,与中共国一海之隔,战略地位重要。韩国转向,有如美国在中共家门口安一根楔子,中共一动一静都如芒刺在背。韩国在前,日本在后,两国成犄角之势制约中共;东盟各国逐日归边,与中共拗手瓜,南海形势渐趋明朗。东北亚与东南亚大定,美国掌控全局,对中共形成分进合击之势。

正如一条村子,村中有一恶霸,又有一乡绅,乡绅讲仁义,以德服人,恶霸仗其野蛮,为害四邻。乡人不敢得罪恶霸,本依仗乡绅撑腰,不料乡绅息事宁人,乡人唯有哑忍。直至恶霸得寸进尺,到乡绅门下叫嚣挑衅,乡绅忍无可忍,组织乡民联手,恶霸即成过街老鼠。

今日亚洲形势,便如这样一条典型的乡村。美国战略一旦清晰,所有亚洲国家即刻胆气大壮。美国态度明确,以中共为敌,势为亚洲各国靠山,如此一来,各中小国家心领神会,不再见到中共就脚软了。

拜登东来,一是为亚太经济框架埋班,二是为亚洲小北约固桩,三是为供应链重组,四是为巩固半月形包围圈,一举多得,一劳永逸。美国没有老懵懂,一于明火执仗,摆明车马,拜登虽有偶发性失态,不过身边多有精英,大事不糊涂,经营亚太,棋先一着。

东北亚有日韩,东南亚有东盟,南半球有澳洲新西兰策应,亚洲大局已底定,普世价值安营扎寨,此后便是如何收拾中共的问题了。中共面对美国的连串动作,毫无招架之力,日子难过,萎靡不振,前景堪虞。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