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部分西方国家劝俄乌“停火”,乌克兰当局说“不”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22 22:45 Posted on 安徽

大约77年前,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才最终促使该国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在此之前,日本当局拒绝投降,甚至在广岛核爆炸事件后,仍然寄望于当时的苏联从中调停。

这与今天俄乌之间正在发生的战争何其相似乃尔。

就在不久前,俄罗斯驻美大使安东诺夫宣称,绝无可能在对乌克兰的战争中投降。

而在战争进行同时,法国、德国就像二战中的苏联一样被莫斯科视为“调停”的力量,它们的国家领袖不知疲倦地试图在俄乌之间寻找一个可以缓和局势的平衡点,要求俄方停火。

但停火并不导致俄方立即投降,而是可能将俄乌冲突无限期延长。

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里亚克5月21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不无愤怒地说,西方国家要求俄乌紧急停火的呼吁“非常奇怪”,因为这意味着俄军将继续驻守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的领土。

“俄军必须撤离我们国家,撤离后我们才可能恢复和平进程”,欧美国家应该明白,“对俄罗斯采取的行动决不能半途而废”,“一定要把他们彻底打败,让他们感受到被击败的痛苦”。

俄罗斯当前的情况很类似于二战结束前的日本,在没有遭遇致命的挫败之前,是绝无可能在目前力度的西方施压下选择投降的,暂时停火而不是立即将军队撤出乌克兰,可能更有利于莫斯科获得喘息和重整军队的机会,并像波多里亚克所称的那样,俄军将会出现一种“复仇”情绪,变得更加残忍。

在第一阶段的军事攻势失败后,俄方为“解放顿巴斯”而采取的步骤证实了波多里亚克的话,在俄方“无差别”的轰炸下,乌方多个城市变成废墟,包括莫斯科刚刚宣布“完全控制”的马里乌波尔市。

为了保全已经在该市坚持抗战两个多月的参战士兵和平民的生命,基辅最高军事统帅部命令他们向攻城俄军投降。在俄方宣布“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前,共有2439名乌军捍卫者执行了最高统帅部的命令,通过“人道主义走廊”撤离。

但俄方获得这一结果,已经花费了近3个月,牺牲了双方大量士兵,并采取了极为残酷的轰炸策略。

他们为了实现第二阶段的战争目标,仍然在乌克兰的国土上杀害士兵和平民,卢甘斯克州长盖代通过社交媒体称,“俄军已开始对北顿涅茨克进行非常密集的攻击,炮击的强度加倍,他们正在炮击住宅区,一个接一个地摧毁。”

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解放”卢甘斯克的战役很快就会结束。

稍早前,乌军在其东北部哈尔科夫市取得了反攻大捷,迫使俄军全线撤离。

基于此,俄乌战争的态势正在朝着聚焦乌东的方向发展,俄军“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从战术层面来说短期有利于俄方在顿巴斯地区的军事部署。

然而,基辅最高当局对和平谈判的态度的明显转变以及西方整体上对乌支持正在发生的质变,都预示着战争极不可能按照克里姆林宫的预想“乐观”地推进。

乌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的话不是个人之见,而是代表了基辅最高当局的意见。就在不久前,泽连斯基总统就表明了两个态度:除非马里乌波尔残余守军和平民性命得以保全,且俄占领地区不强行举行“公投”,才有重启和谈的可能;俄乌重启谈判的先决条件是,俄军全面撤离至2月24的边界线之外。

乌克兰当局的谈判立场转为愈加强硬,当然取决于战场形势的变化,要知道开战之前和之初,泽连斯基总统曾不顾屈辱地恳求俄方同意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阻止俄方发动战争而不得。

尽管西方的绥靖主义势力不会因俄乌战场形势改变而消失,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统朔尔茨始终不能忘怀欧洲战略自主和欧盟主权,特别是大国地位的诱惑,试图在战争处于胶着之际,在俄乌之间继续和谈游戏,以火中取栗,获得对本国的最佳利益,然而西方对俄乌战争的整体态势并没有因法德以及诸如土耳其、克罗地亚之类国家的私利而产生根本的变化。

美国参议院经历曲折后最终压倒性地通过了扩大对乌援助的法案,未来400亿美元的资金(或同等价值的武器、物资和现金)将源源不断地输送至基辅,新《租借法案》又为拜登当局绕过“繁文缛节”向基辅进行军援提供了必要条件,华盛顿甚至已经决定,两款性能强大的反舰导弹将直接或间接运往乌克兰,以粉碎俄罗斯对乌实施海上封锁的努力;七国集团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周五同意向乌克兰增加拨款95亿美元,使G7对乌援助增加至198亿美元;欧盟、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另将提供129亿美元的贷款。

正如五角大楼官员所预计的,俄军仍拥有数量优势和大量的后备作战能力,而且在顿巴斯南部和西部很长的战线上坚守阵地,意味着攻克俄军阵地得经历艰苦战斗,而这可能会是“旷日持久”的。

“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为俄方将顿巴斯地区与克里米亚半岛从陆地上贯通起来,并保证后勤运输的通畅,提供了暂时有利的条件,但持久性取决于今后数周到数月俄方能不能在顿巴斯地区取得优势。

与其说基辅看得比那些奉劝俄乌“停火”的西方国家清楚,倒不如说乌克兰人自己对如何进行这场战争才是最有利于自身更为透彻地了解,俄乌之间长期的亲密关系令其对彼此都甚为熟悉,乌克兰在经历最初的恐惧后,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才赢得当前总体有利的局面,当然不会错失其隐含的战略性机遇,从而打算以坚决抗战直到击败克里姆林宫,夺取这场战争的最大胜利,一劳永逸地解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并顺势彻底融入西方。

就像在广岛和长崎核爆之前,无论谁都无法说服日本当局投降一样,基辅深信,除非莫斯科经受根本的失败,否则就无法实现基辅在战争中与所付出的代价同等分量的“胜利”和利益。

德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在今天的处境下,可能已经对自身的历史遭遇记忆模糊,但每个战略短视者迟早会为自己出于纯粹自私而不当的选择付出代价,则几无疑议。

Modified on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