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扬: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

0
 张明扬的阳明山 独角鲸工作坊 2022-05-20 17:12 Posted on 上海
Image
撰文 | 张明扬

今天,胡锡进又谈经济了,又忧国忧民了。

Image

在今天发表的《恢复市场信心,需要拿出震撼弹级别的措施来》一文中,胡锡进说了不少“震撼级别”的大实话。即使这些话是胡锡进说的,很多句子也很值得录之:

“中国除了基本政策宣示,恐怕还需要把工具箱完全打开,那里面的工具还有很多。与国际压力和新冠病毒这样的‘洪水猛兽’对抗对冲,恐怕需要‘震撼弹’级别的手段上场。”
“光用口号安抚公众,这样的市场信心激励不会起作用的。所以要让企业好,要让就业好,要延续全社会涨工资的势头,消费才能持续保持强劲。”
“一旦我们的经济慢下来,不仅国内各种矛盾都会爆发,世界对我们的态度也将出现很不利的转变。”
“中国每一个时期确有当时的紧迫项,但是中国通过强化经济发展建设富强国家、打造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是长期不变的头号使命。”
01

在最近的中国舆论场上,胡锡进是最关心中国经济的大V,甚至有了一些“死谏”的悲情感。对于平日里不太看得上胡总的人而言,最近他很多敢言的经济表态,时常会让你产生“竟然是胡锡进说的”、“说的太到位了,但怎么是他”的错乱感。

最近,胡锡进几乎每天都在满怀忧患感地谈论中国经济。

5月15日,胡锡进发表《4月一些经济数据很刺眼,必须重视但不夸大它们的趋势意义》一文,强调:

“只要抗疫而不计经济和其余,也决不会是中国的风格。”

“中国怎么可能让北京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隔三差五反反复复搞封控,经济不要了,税收断崖下跌就印票子,企业爱倒闭不倒闭,老百姓没收入就喝西北风,我们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允许那样的情况发生!”
5月16日,胡锡进发表《4月份经济数据不好,中国只要确认了的问题就有能力克服它》一文,表示:
“信心不是用口号和头条文章能够随意带动起来并且维持的,它一定要由事实不断向好的实际情况,持续激发和支持。”
“当我们反复用这个基本面来论证当前所遇问题是短期的时候就说明我们在消耗这个基本面,这样的消耗如果多了,它对人们信心的支持力就会不断削弱。”
5月18日,胡锡进发表《此时的中国,更要团结向前看》,力挺民营经济和平台经济:
“它们是中国经济决不能掉下去的绝对底线,和想要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必须走市场化道路和法制化道路的绝对条件。”
胡锡进的专长可能是国际问题,特别是美国问题,以往在《环球时报》发表了无数篇嘲美批美反美的经典社论。坦白说,他最近的这些经济言论并没有显示出什么深厚理论水平,只不过是一些经济常识和改革共识罢了。
但在这一段的国内舆论场上,胡锡进说的这些经济常识却成了稀缺品,以至于当胡锡进连篇累牍写下这些话时,我们甚至感到有些惴惴不安:“胡总胆子太大了”。
我看到某一篇文章时,专门问一个朋友,“胡锡进大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样真的妥么?”说完我自己都哑然失笑,我这么快就忘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我们的国策。
但恐怕“遗忘”的人不单是我一个吧。
胡锡进可能是这一段时间最关心中国经济的大V和民间精英。但其他人去哪了?
02
最应该为中国经济的鼓与呼的本应该是经济学家。但我们的经济学家在干什么?李稻葵在大谈“过去两年(抗疫的)伟大胜利,为每一个百姓的平均寿命延长了十天,平均每年5天”。

Image
▲李稻葵(图/网络)
李稻葵这话说的或许有他的道理,但这又和经济有什么关系,在中国经济面临近年来最困难局面的时刻,一个顶级经济学家不操心经济议题,却去谈什么“延长寿命”,这让医生去说好了。
当然,有人说李稻葵其实被误会了,我其实也同意。
李教授的确想表达“保经济就是保生命”的意思,但当此中国经济的非常时刻,你就不能更有勇气一点更直白一点,刻不容缓的态度坚决的为中国经济大声疾呼,非要弯弯绕绕,说一些容易引起误解的话,将所谓的真意藏在一大段表扬中。
在为中国经济疾呼的问题上,中国经济学家做的说的远不如胡锡进。胡锡进当然也会讲辩证法,但他的标题和文章的“标红”至少没有弯弯绕,李稻葵们对此就一点不觉得汗颜?
连胡锡进都不如,这并算不是一个多贬低谁的话,在这段时间里,中国的经济精英们,比胡锡进强得并不多。
这段时间,甚至知识分子和企业家们也不“操心”经济了。知识分子很委屈很无奈,觉得自己一直在苦口婆心,不仅没人听,还可能让自己陷入舆论风波。
前一段,财经作家吴晓波发布了一篇雄文《我们这是怎么了》,言辞恳切,不胜悲凉,“做互联网的人畏惧了,做实业的人退缩了,做投资的人迟疑了,在进行创业的人迷茫了。但你猜怎么的?他在留言区被批得体无完肤,就差被说成“资本家的走狗”了。
Image
图/网络

这不仅是一种风险,更是一种悲凉,既然自己想保护想捍卫的人完全不领情还恶语相向,你又何必再多说什么呢?中国经济,又不是知识分子一家的,何必再去操那么多危险的闲心,经济差了,最受损的难道不是底层?

企业家也累了,说几句操心经济的真话,没有实质回应也就罢了,现在互联网上流行的政治正确是,谁去抱怨自己的企业经营和生计艰难,立即就涌出一大批人骂你“不顾全大局”、“钻到钱眼里去了”、“生命大于金钱”、“企业做不好不要怪政策”、“唯利是图的资本家破产了最好”,你说,还能说什么还敢说什么?

更何况,很多企业家们这一段忙于自救、裁员和清盘,裁员裁得厉害了,还要被网暴,哪里还有什么余力去忧国忧民?

嗯,很多年轻一代网民就更不关心所谓的经济了。在他们看来,锤大厂反资本高于一切,防疫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尊重产权是上一个时代的过时话语,资本家垮台他们只会拍手称快,指望他们去关心企业存活,想什么呢?

部分网民关心经济的方式是: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裁员;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加班。至于什么叫中国经济?他们不懂,也不关心,他们唯一关心的中国经济就是芯片和所谓的硬核科技,至于衣食住行,都太俗不可耐了,不重要,当然,如果他们叫的外卖晚了十分钟,他们可是会骂娘的,骂起外卖小哥来比谁都狠。

如果失业了,他们最爱骂的也是无良企业和资本家,仍然和经济没有啥关系。

正常点的网民也未必多关心经济,他们更需要操心何日解封,操心下一顿吃什么,操心今天的核酸和抗原做没做,操心自己能不能出小区进公司。有这么多迫在眉睫的糟心事等着你,经济?让该关心的人去关心吧。

03
对了,还有一个词叫麻木,4月你关在家里关心了一个月经济,满以为别人和你一样都把经济当作天下最重要的事,但到了5月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既然剃头担子一头热,既然经济并不是那个所有人都想要顾全的“大局”,那大家就各自散了,回家关心自家的“小局”吧。
这段时间,每当我看到胡锡进以一副“孤勇者”的姿态苦心孤诣的操心中国经济时,我都有一种魔幻感:是不是只有胡锡进一个人还在操心经济?

Image
▲5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4月经济数据(图/网络)

今天,上海出了4月经济数据,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几乎腰斩,工业总产值跌掉6成多,我也不想关心了,看到朋友圈里有人痛心疾首,我连留言的欲望都没有,从4月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应该知道。

前几天,全国的消费数据也出了,下降区区11.1%,就更没人关心了;4月失业率数据也出了, 6.1%,创2020年3月以来新高,其中16—24岁青年失业率高达18.2%,创有历史数据以来最高。

我还是不关心,大多数人恐怕也无力关心不想关心了,经济或许真的只是“代价”罢了。年轻人一边失业一边认定经济不重要,那其他人还能说啥?

经济,就让胡锡进一个人去关心吧,辛苦他了。

*题图来源于图虫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