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官员激辩是否取消对华关税 通胀和中期选举如何取舍

0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总统拜登5月10日表示,他和自己的团队正在讨论是否削减对华关税,以对抗肆虐美国的通胀难题。

继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之后,拜登的言论再次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掀起讨论热潮,有观点认为,为期四年的贸易战可能就此终结,中国官方也发声称“有利于美国,有利于中国,有利于世界”。

讨论热潮在美国则更为激烈——一方面是政府内部,美国财长耶伦和贸易代表戴琪的观点针锋相对;另一方面,美国大型零售商对高关税叫苦不迭,大部分民众却支持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将在今年11月面临中期选举的考验。是高通胀对支持率打击更大,还是软化对中国立场对支持率打击更大?这是拜登当前面临的两难抉择,也可能影响决定中美之间这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的未来走向。

支持者:废关税抗通胀

本月,拜登政府通知约600名受益于对华关税的美国行业代表,这些关税将于7月开始到期,不过任何继续关税的请求都将触发美国贸易代表对关税的审查,而且在审查期间,关税仍然有效。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在政府内部,支持废除对华关税的主要是财政部长耶伦和商务部长雷蒙多,她们赞成废除关税,以抵御通胀。

反对者则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为主,他们不愿意放弃美国对中国的重要筹码,并希望继续借关税来重塑中国的经济行为。

5月18日,美国财长耶伦在一场公开讲话中确认,她在向拜登呼吁取消部分对华关税,因部分关税“不太具有战略性”,而且在伤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

耶伦说,内部的讨论正在进行中。她表示,“在我看来,其中一些措施似乎对消费者和企业造成了更大的伤害,而且在解决我们与中国的实际问题方面并不具有战略性。”

珍尼特·耶伦的任命须经参议院确认通过。

图像来源,REUTERS,今年76岁的美国财长耶伦是一名经济学家,此前曾担任美联储主席,还曾在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任期内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她被认为是帮助美国在2007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经济衰退后实现经济复苏的人物。

特朗普政府一开始以301条款调查中国商品,主要针对中国盗用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的问题,但随着贸易战不断升级,从自行车到服装,几乎所有中国输美商品都被纳入其中。

包括耶伦在内的一批美国官员和经济学家认为,新冠疫情带来的供应链中断以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食品和能源价格飙,使通胀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

“削减关税可能有助于缓解通胀。”耶伦表示,会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好处.。

全美零售商协会(NRF)也站在支持者一边。该协会会员包括沃尔玛等大型零售企业,他们在5月18日致信拜登,呼吁降低或取消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

全美零售商协会声称,取消特朗普政府发起的对华关税,可以使物价指数降低多达1.3%。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去年4月到今年4月,美国物价上涨了8.3%,汽油、食品、汽车和其他产品的价格飞涨。

全美零售商协会还在信中表示,美国的进口商已经为美中贸易战引发的关税支付了1365亿美元,这些成本主要转嫁给美国消费者。

戴琪在华盛顿出席参议院听证会(25/2/2021)

图像来源,REUTERS,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的父母为台湾移民,她本人曾在中国大陆工作和生活。

反对者:筹码与中期选举

虽然耶伦主张取消部分对华关税,但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更倾向于保留这些关税,以制定一个更具战略性的中国贸易策略,保护美国的就业,同时重塑中国在全球市场的贸易行为。这种做法甚至可能包括开征新的战略性关税。

戴琪反对取消对华关税的另一个背景是,中美两国在2020年初签订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到期,美国官员称,中国未能履行协议中的承诺,即在2020年和2021年额外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鲍恩(Chad P. Bown)向BBC中文表示,按照协议,中国应该在过去两年购买总共5024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最终中国购买了2888亿美元,只完成了57%。至于那额外的2000亿美元,“中国最后一点儿也没有买。”

戴琪曾表示,她将寻求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会晤,检讨中国未能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情况,包括未足额购买美国商品。但“尚未取得成果”,她的团队“正与中国进行积极交涉和磋商”。

而如果此时拜登选择取消对华关税,戴琪将失去谈判桌上的筹码。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signs a trade agreement with Chinese Vice Premie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iu He in the East Room at the White House on Wednesday, Jan 15, 2020 in Washington, DC.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中美在2020年初签订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到期。中国当时承诺在2020年和2021年额外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

对拜登而言,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是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目前,民主党以极微弱多数控制参议院和众议院。共和党需要再赢得五个席位才能夺回众议院多数地位,在参议院只需再赢得一个席位就可以取得控制权。

已有迹象表明,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会是一场所谓的“浪潮选举”(wave election),共和党将席卷多数席位。拜登目前支持率堪忧,自去年 8 月以来,他的民意支持率一直在 50%以下。

对于本已失去不少选民支持的拜登来说,选民的偏好值得考量。而绝大多数美国注册选民表示,他们支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

根据Morning Consult本周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73%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支持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贸易救济措施,以保护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而支持特朗普设置的对华关税的人数也很高,达到71%。

即使通货膨胀率处于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水平,美国选民似乎也愿意迫使公司从中国以外的地方进口或在当地生产。

美国国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