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爷:除了胡锡进,没人关注张文宏了

0
 将爷 谷小九 2022-05-23 22:37 Posted on 上海

文丨将爷

先解释一下标题,我是在致敬张明扬。前两天,他写了篇《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连小马哥都跟着转发打赏。
Image
当然,这不只是因为他写了这篇爆款,主要是因为他曾主编《上海书评》。反正,我觉得,那是比写爆款网文牛逼一万倍的事。
不绕了,来说正事。昨天晚上21:46,张文宏在《呼吸界》发了篇文章,还打了原创标识,是下面这样子的。
Image
我第一时间看到了,还拿出在笔记侠那里学来的技术,划出了重点,提炼了观点,梳理了逻辑。
按照我过去调性,对张文宏的新观点,只要花半小时做个拆解,那是妥妥的10万+。
多弄些流量纯属小技术,但硬核观点能引起共情共鸣,才是真王道。
我看完张文宏最新观点后,一声长叹,欲说还休。
夜里睡不着,又在刷手机,发现在凌晨00:45分,胡锡进转了张文宏这文章:
Image
大家不妨看看老胡转发的配文,先是讲了一番穿靴戴帽的套话,原因你懂的,然后又摆出内心那点真实的念想
不过,这次老胡后面说得太绕了,他希望有专家来专门回答他那个问题。我敢肯定,在水货专家盛行的年代,既能读懂张文宏文章,又能搞清楚胡锡进的提问,原本就不多了。
更何况,就真能弄懂这胡张演的“双簧”,也没几个专家会来趟这种浑水的,原因,你往后看。
老胡和老张,一个顶级传播高手,一个顶级医疗专家,本来,都是语文高手,但是,都说得凌空虚蹈,云山雾罩,到底为啥呢?
其实,他俩绕来绕去,内心都怀着各自的小九九。
我是玩互联网的,最讲究用户思维。我敢肯定,不论是张文宏的观点,还是胡锡进的推介,这两人的用户指向,就是政界学界的精英,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真有点逻辑思维和语法基础的,一句话就都能把他俩这些各自的“江湖黑话”说清楚。不信,老将来给你们翻译翻译:
奥密克戎传播是高过流感的,但引发的炎症不如流感严重。即便如此,它对脆弱人群危害仍然比较严重,那些年龄较大本身基础疾病又重的,感染奥密克戎还是可能会死。
如果还有人对我这句话看不懂,那就请立即取关;
如果觉得我是用人话说出胡张两个晦涩的话,请给个三连。
张文宏这个文章很长,里面涉及的观点不少,但今天并没有在老百姓心中泛起任何涟漪,原因也就是他真的告别大众话语体系了。
张文宏这篇文章中有很多观点,包括直接指向疫苗和核酸的,也都是把概念堆到一起。
仅以打疫苗为例,他用诸如“加强针”“灭活疫苗”“广谱疫苗”“B细胞受体”来说。普通市民看几句,头都焦麻了。
当然,诸如“加核酸检测力度”“保持社交距离”,还算是好理解,无非就是核酸不止,隔离不断。
只不过,这两个观点,被淹没在“非药物干预”“早期抗凝治疗”“俯卧位通气”生涩大词中,又哪有人会有心思再去提炼嘛。
我下午做了媒介调查,转载解读张文宏这次观点,多是是些官媒和医学媒介,在民间舆论场,简直就是石沉大海,没有激起任何水花。
这或许就是张文宏的诉求了。毕竟,有很长时间了,张文宏都是在绕着舆论墙根底下走的。
胡锡进转发张文宏观点,其实也是意味深长的。
毫无疑问,他俩在“动态清零”上与政策都是保持一致的,同时又在表达一些对科学的敬畏,不去把话说死,而是留点弹性空间,留着腾挪转身。
总之,要忠诚有忠诚,要科学也能拉来些学理。
对此,我理解他们难。各位,我必须要公道地说一句,复杂中国,需要这么一个复杂的胡锡进。
今天,我要第一给胡锡进说句公道话,这绝无任何讽刺,完全都是掏心窝子的。
胡锡进关注国际问题也罢,关于经济发展也罢,甚至有时还搞出点八卦花边也罢,我都觉得,他是这个苍白时代最不能消失的一抹亮色。
在当今中国,写文章的,谁敢说他比胡锡进挨骂得多?
左边骂他,右边也骂他,昨天你骂他是跪舔,明天他被骂是公知。有人说他是“叼盘”,我认为不仅无礼,而且无知。
体制内有一句顶级作态的答语,叫“这个问题很具体”。打个比方说,你要问胡锡进到底是个什么人,回答就是“胡锡进的问题,是具体的”
这话又怎么理解呢?
我举个例子这样说——中国不能没有胡锡进,就像江湖不能没有黄药师。
黄药师这个人,是正是邪?是名门正派还是黑社会?是灭绝人性还是至情至性?
Image
我相信,即便是价值观不同的人,都能给出一个统一的回答:黄药师就是黄药师!
江湖没有黄药师,那不叫江湖,而是叫机关,叫大厂。
同样,胡锡进也就是老胡。同样,当代没有胡锡进,左边右边的都可能觉得自己是个人了,看到胡锡进之后,有时又觉得有的左右都不是人。
胡锡进踩过的雷,你们有谁踩过?绝对没有,过去几十年传媒江湖,没有任何人做到像胡锡进那样,在为无数话题脱敏。
我真心说一句,胡锡进才是一条真正的“看门狗”(我以人格保证,这里绝无贬义,语体色彩等同于比喻审计署是看门狗,等同于“大狗要叫小狗也要叫”的狗,这么说,老胡至少是懂的),在守护或打开一扇通篇光明或幽暗地带的大门。
前阵子,连司马南等人都开始骂胡锡进了;最近,张明扬又写了“除了胡锡进,没人关心经济了”。
很多人都说,胡锡进开始慌了。我看,老胡不是慌,他是太难了。
对公共舆论场来说,现在,留给保护胡锡进的时间也不多了。
今天,胡锡进转发评论张文宏的文章,很多老百姓也都觉得生涩,绕得很,看不懂。其实,不论是张文宏说了什么,还是张文宏想说什么,老胡内心都跟明镜子似的。
他只是看破而不说破罢了。
从3月24日起,张文宏就停更微博,告别社交媒体发声了。
这种情形,也就如同江湖上那位个性自由、风骨屹立、正义凛然的洪七公,长年躲到皇宫里面吃鸡腿了。
这时候,江湖真的不能没有黄药师了。就算你对他再不满意,等到西毒欧阳锋来的时候,你行,你上?!
毕竟,除了胡锡进,没人关注张文宏了。
江湖如果同时没有了洪七公与黄药师,只剩下郭靖那种憨鸟,还有黄河四鬼那种货色,那得多无趣呀!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