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推印太经济框架抗共 五件事需要了解

0
US President Joe Biden is greeted by Japan's Foreign Minister Yoshimasa Hayashi upon arrival in Yokota Air Base in Fussa, Tokyo prefecture on May 22, 2022. (Photo by SAUL LOEB / AFP)

2022年5月22日,美国总统乔·拜登抵达东京都福生市美横田空军基地,受到日本外相林芳正的欢迎。拜登将在访问日本期间,发布美国印太经济框架。(SAUL LOEB/AFP)Yoshimasa Hayashi upon arrival in Yokota Air Base in Fussa, Tokyo prefecture on May 22, 2022. (Photo by SAUL LOEB / AFP)

【2022年05月23日讯】美国总统拜登周日(5月22日)访问日本,期间将正式推出《印度-太平洋经济繁荣框架》(又称印太经济框架),该框架被认为是华盛顿希望联合盟友,加强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存在,以对抗北京影响力的经济政策。

量身定制的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 IPEF)旨在对抗北京的影响力,同时保护美国工人,但IPEF并不是自贸协定。这个框架跟过去熟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以及中共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不一样。

到目前为止,一些亚洲国家政府对印太经济框架作出了积极回应,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表示有兴趣加入。

以下是综合日经亚洲评论文章和其它内容,总结的关于印太经济框架的五件事。

1. 美国为什么要发展印太经济框架?

拜登总统2021年10月在东亚峰会期间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构想,称该框架将专注于数字经济、供应链韧性、脱碳、基础设施和工人工作标准。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3月出席国会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听证会上说,印太经济框架不是一个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 IPEF还包括建立可持续食品体系和基于科学的农业监管措施,以及监管实践和贸易便利。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前美国副贸易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告诉《日经新闻》,IPEF将是“美国在印太地区重新进行经济接触的工具”,希望它将“帮助填补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产生的空白”。

在美国退出TPP后,之前的11个国家在日本的带动下继续推进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 2021年,北京申请加入CPTPP。英国和台湾也在申请加入CPTPP。

同时,北京也是15个成员组成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成员,该协议于1月生效。美国不是RCEP的成员。

也就是说,美国现在缺乏一个在印太地区参与的经济框架平台,北京不仅本身就在该地区,同时也是自贸协定的成员国。

11个CPTPP成员国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RCEP则包括东盟十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2. 美国为什么不重新加入CPTPP?

虽然拜登政府取消了川普对美国盟友的一些关税,但也明确表示,美国将不会重新审视CPTPP。戴琪说,自由贸易协定是“非常20世纪”的工具。在3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戴说,这种自由贸易协定导致美国人“相当大的反弹”,他们对美国就业机会的离岸和外包感到担忧。

日经说,拜登政府是“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它希望让普通美国公民从美国的贸易和外交中看到更大的好处。

这一点上,拜登政府与之前的川普(特朗普)政府保持一致,他们都认为不受约束的贸易自由化会伤害美国工人。

3. IPEF与CPTPP和RCEP有什么不同?

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不同,印太经济框架(IPEF)不涉及降低关税的内容。美国是希望寻求在战略支柱方面跟其它国家合作,如供应链的韧性和数字经济。

日经说,IPEF像是一个更加量身定做的机制,在寻求贸易伙伴关系的好处的同时,也使美国免受贸易自由化的不利影响。

当然,因为不是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IPEF也不需要经过多年的谈判、更不需要参与国国会的批准。

卡特勒告诉日经,IPEF将是“循序渐进”的。

“我希望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填补我们离开TPP时造成的真空。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会意识到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们会更接近于类似TPP的模式。”她说。

4. 哪些亚洲国家可能会加入IPEF?

日本已经对IPEF表示欢迎。日经说,拜登在访问日本期间启动该框架,这反映出他对亚洲盟友将参与该框架寄予厚望。

美国的内阁成员,包括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贸易代表戴琪陪同出席。

日经表示,尽管日本仍然坚持认为美国加入CPTPP是最好的选项,但美国这次重返区域贸易舞台也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进展。

韩国以及一些东南亚国家,如新加坡和菲律宾,也对IPEF表示了兴趣。

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在一份声明中说:“IPEF的目标条款——如推进韧性、包容性和竞争力,以及技术、创新、数字经济、能源转型、气候目标和公平增长——与菲律宾的贸易优先事项一致。”

泰国内阁周二批准了一份声明,通知美国他们会参加谈判。

不过,也有些国家持观望态度。日本富士电视台周三报导说,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对加入IPEF表示保留。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在上周华盛顿的美国—东盟峰会上说,IPEF下的合作“必须是包容性的”。

还有一些国家质疑IPEF的好处。越南总理范明正在5月11日出席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次线上活动时说,IPEF的具体内容还不清楚。他说:“我们准备与美国一起讨论,进一步搞清楚这些支柱的内容。”

有专家表示,IPEF的劳工、环境标准可能成为抑制东盟国家加入的重要因素。

5. IPEF对亚洲经济可能产生何种影响?中共反应如何?

当地时间周一(5月23日)下午,拜登总统倡导的“印太经济框架”新闻发布会将在东京六本木和泉花园画廊举行。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贸易专家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对路透社表示,白宫似乎决定让IPEF的启动(仪式)更像是一个开放式聚会,所有人都被邀请参加,真正的工作将于周一早上开始。

“如果(美国)政府想要让各国参与进来,最终将不得不提供更多切实好处。”他说。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空军一号上告诉记者,台湾不会参与IPEF的启动,但美国正在寻求深化与台湾的经济关系。

新加坡智库东南亚研究所(ISEAS)的地区经济研究项目客座研究员杰扬‧梅农(Jayant Menon)告诉日经,外界关注IPEF推动提高供应链的韧性实际上是离岸工作重组的代码,是“试图将中国挤出供应链”。

他补充说,一个担忧是IPEF不是自贸协定,它是否能持续下去?在拜登政府之后的继任政府能否继续?

无论如何,好战的中共已经把IPEF视为一种威胁。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与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的同行举行视频会晤时,在没有点名美国的情况下说,有人把“冷战思维”引入亚洲,煽动制造“阵营对立”,他表示,要进行抵制。

周日,王毅与巴基斯坦外长比拉瓦尔(Bilawal Bhutto)在广州进行会谈。根据中共外交部发布的声明,王毅在讲话中对拜登的这次亚洲行极为不满。他说,美国炮制出来的“印太战略”打着“自由开放”旗号,却热衷于“拉帮结伙”搞“小圈子”。美国声称要“改变中国的周边环境”,目的就是“企图围堵中国(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