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亭:“中国秩序”真的要取代二战后建立的“美国秩序”吗?

0

《世界报》社论作者阿兰·弗拉雄(Alain Frachon)的新书《另一个世界,独裁者时代》出版了。这本书取材于他有关国际政治的一百多篇重要文章,并对北京近年来的崛起进行了富有启发性的反思。在今天的世界报摘要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看几段弗拉雄有关中国的观察和反思。

弗拉雄写道,中国在观望。北京和其他地方一样,下的赌注是西方在缓慢的颓废,全球化的世界正在迅速地中国化。中国官方表示中国恢复了其传统的大国地位,其经济崛起让中国人走出了美国人、欧洲人和日本人在1850年至1949年期间对中国人造成的屈辱。

这个“不幸的世纪”是不会再次发生的:中国重新具有的强大的军事力量为此提供了保障。数亿中国青年所受的历史教育是:是中国共产党将中国从分裂和束缚中拯救出来了。

中国希望通过在高科技关键领域获得主导地位,从而实现两个目标:成为一个相对富裕的经济体;并在明日强国的工具-高科技的掌握上保持独立。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及其优秀的工业网络将使中国能够继续吸引消费者和外国投资者。

弗拉雄表示,对于中国这些勃勃的雄心,乐观的解释是:中国希望在国际舞台上,希望拥有和其强大经济实力相匹配的影响力。这没什么特别,一个大国希望能有其应有的位置,是很合情合理的。但,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扫除中国认为的影响其崛起的一切障碍?还是为了像1945年后的美国那样主宰世界,并成为伟大的标准制定者?或者是为了实现权力转移,剥夺美国七十年来所占据的世界领导地位呢?

法国汉学家高德蒙(François Godement)的概括性的回答是:“关于中国是想走在世界前列来领导这个世界还是让其他国家自己去应对,包括国际秩序问题,这仍然存在争议。在我看来,中国似乎没有很明显想要承担帝国的重担。”

在美国,很受尊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杜如松(Rush Doshi)则做出了不同的回答。他说,“我们正在与这样一个国家打交道:这个国家可能对和我们以某种形式共存不太感兴趣,它更感兴趣的是对我们有某种形式的主宰。”2021年,杜如松出版了一本新著,书名旗帜鲜明:《持久战:中国取代美国秩序的大战略》(The Long Game: China’s Grand Strategy to Displace American Order)。

冲突性的共存

“中国秩序”真的要取代二战后建立的“美国秩序”吗?弗拉雄就此表示,在我们看来,这种情况似乎不是最有可能的。我们宁愿押注于一个有五个要素组成的冲突性的共存状态。这五个要素是:军备竞赛、技术竞争、西太平洋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甚至是因台湾问题发生严重的对抗、在所有联合国论坛上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而争斗、以及在气候领域有可能进行合作。

就中国所代表的危险,弗拉雄表示,美国两党在这一问题上是有着一致的共识的。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他们的对华路线就像华盛顿纪念碑的方尖碑一样笔直。战斗的顺序是确定了的:美国绝不能在经济、技术和军事这三个方面被中国超越。华盛顿打算最大限度地保持1945年建立的国际自由秩序。拜登补充说,也有政治层面上的挑战。美国及其盟友必须证明民主政府模式是优于独裁模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