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重庆状元」主持对华政策

0

【按:美国对华政策百年失利,二战以后的光谱是:罗斯福(亲华)、史迪威(恶蒋)、马歇尔(融共)、麦克阿瑟(挺蒋),再后面那个尼克松基辛格的「熊猫派」,令中共坐大成祸;在汉学界「亲华」的背后,则是同情中国共产革命的左倾学人哈佛教授费正清的影响。白宫里面听谁的意见对付北京,今天已是美国的重大国策,自川普入主白宫,选庞培奥为国务卿,就有一个中国人来告诉他们如何对付北京,把习近平整得鼻青脸肿,中美的博弈亦高下立见:美国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别开来,而北京手里的武器只有一顶帽子「卖国贼」。可喜的是,直到今天白宫依然会听余茂春怎么说。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余茂春」这个名字,都是通过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上公布有关余茂春的信息,称“美国恶毒的对华政策,据说很多出自这名华裔”。

不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则视频,并写道:“改写历史,留此为证,余茂春被重庆永川中学除掉高考状元”。视频显示,一名石匠正在吃力地用铁凿除去余茂春三个大字,这是重庆永川中学正在把他的高考状元的大名从石碑上凿除。

余茂春是重庆永川中学高考状元,1979年考入南开大学,永川中学引以为傲,为了永久纪念,把该校极为罕见的几位高考状元的大名铭刻在校园的石碑上,其中一行刻着1979年文科状元余茂春。

该视频被大量转发,下面跟着很多评论:

早晚有一天,这个名字会再刻上去。

真搞笑,名字给凿了他就不是状元了?

余茂春值了,这份涂抹只会使得他的人生更为卓越和精采。

到了8月,环球网再发文,语调上升到直接开骂了,文章直接将余茂春定性为“卖国贼”,并称“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后中国的所有媒体都加入行列,掀起一阵痛批余茂春的骂潮。

网上更流传出一段视频,显示余茂春故乡安徽的余氏一众族人召开名为“愤怒声讨汉奸余茂春”的会议,主题之下的小题订明是“开除余茂春族籍、驱逐出族谱”。

据媒体了解发现,余茂春自幼随父母移居重庆,他在安徽并无直系血亲。

一些海外学者对中国媒体的狂骂及所作所为觉得不可理喻。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杨大利认为,中文世界里对余茂春的许多批评“很不公允”。他指出,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已就对华政策取得很大共识,余茂春作为一个幕僚,必定参与目前美国的政策制定,但“不是任何一个作为顾问级的人物在美国行政机构能够影响国家决策的,美国的对华政策不可能因为一个教授而完全转向”。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认为,作为一名美国公民,余茂春利用自己在中国方面的专业知识帮助美国制定外交政策是“标准操作”,而中国从官方媒体到民间的激烈反应则“不标准”:

『这凸显了中国从官方到民间的一种焦虑感,他们渴望有中国血统的成功菁英忠诚于所谓的‘祖国’,顺应他们所有的政治性假设,但现实是,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政治观点的自由,许多政治观点就是与北京的极端性预设不一致。 』

我跟余茂春多年交往,这次怎能默不一言?于是8月13日在脸书发帖:

『余茂春被中共扣“卖国贼”帽子,莫大荣光,由此他荣升刘晓波同一级别,别人向往这份殊荣还不得呢。 』

2017年7月10日,明镜电视主持人陈小平采访我,上来就问:刘晓波被中国政府塑造为“卖国贼”,八九以后很多文章批判他,而你把他称为“民族英雄”,你是怎么定位他的?

我答道,共产党用“卖国贼”来形容刘晓波,这是它的一顶帽子,实际上共产党骂我“卖国贼”,比骂刘晓波还要厉害,因为它骂《河殇》嘛,《河殇》赞扬西洋文明,批判中国传统,是不是?共产党其实是最反传统的,但是这时候它需要利用传统了。不值一提啦,他们才是卖国贼,现在咱们看得很清楚,你采访郭文贵先生,他说共产党是盗国贼,其实他们是先卖国、再盗国,因为共产党把中国老百姓当成廉价劳动力都卖给西方,他们从当中分一杯羹而已。

“卖国贼”是民族主义话语中的一顶帽子、一根棍子,因为中国摊上了一段近现代“耻辱史”,无非是华夏文明衰落了,新兴的西洋文明跑来做生意,偏偏满清自大颟顸,于是人家使上坚船利炮了。那会儿李鸿章办洋务,就被国人骂为“卖国贼”。

1895年甲午战败后,李鸿章向伊藤博文签下《马关条约》,赔款白银两亿六千万两、割让台湾,直隶布政使陈宝箴见光绪“泣曰:‘殆不国矣!’”其子陈三立自武昌致电张之洞:“请奏诛合肥以谢天下”——这陈氏父子,恰是陈寅恪的爷爹两代。史家唐德刚称李鸿章是“四化”祖师爷,并称:『“同治中兴”这帮科甲正统出身的名臣,都是槃槃大才,老实说,后来我们及身而见的国共两党之内的高干党官,有几个能和这大群翰林进士之中的‘文’字辈人物相比。 』

晚清自林则徐禁烟以来,与列强轻启战事而招祸,至甲午重创,始觉亡国灭种,遂成近代激变起点,一发不可收拾。然而华夏并未“亡国灭种”,只是一路积弱下去,老祖宗留下的“儒法道”皆不顶用,于是“崇洋媚外”加激进主义,最终从西方选了个最坏的马克思主义,还添加了一份最恶劣作料列宁主义,究其缘故,乃中国后来又被日本入侵和占领,而躲在西北等着“摘桃”的一个土匪集团,日后夺取了江山,于是成王败寇,民族前途与意识形态皆任其来选,没得商量。

毛泽东特别珍惜近代铸成的这份“国耻”遗产,不肯让它随岁月逐渐荡涤消融,特将其铸锻成一份“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修辞的、情感的”的武器,其中便有“卖国贼”这根棍子,用来打击任何反对这个政权的人,大家别忘了,老毛给他的“第二把手”刘少奇扣的帽子是“叛徒、内奸、工贼”,而给他的“副统帅”林彪扣的是“叛徒”、“叛党叛国”。毛泽东不是什么“天纵英才”,不过是个将民族的旧时之痛、切肤耻辱不断炒作、搬弄的无赖,其恶劣性质,一如他感谢“皇军占领大半个中国”救了共产党。

这个历史掌故早已褪色,我们再看近三十年共产党向西方出卖中国廉价劳力谋取暴利的“全球化”勾当,其洞开国门,向西方输送利益,朱镕基年年到欧美拿大订单、撒银子,“新洋务”十年之间,中国廉价产品使美国消费者节省了六千亿美元,从晚清赔款走到“世界大工厂”,中国用了一百六十年,西方列强当初卖你鸦片,也是逼你做生意嘛,一百多年的“国耻”中国人算是白受了,也再清晰不过地显示,谁才是货真价实的“卖国贼”。

可怜的是,中国吃瓜大众出卖劳动力,只换得糊口银两,还得活在“新三座大山”之下——教育、医疗、住房三波“商品化”,将中国人民送回“旧社会”,民间有谚云:“房改是要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要把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而翻身不得的根源,乃是当年毛泽东锻铸的“民族主义”,至今还是他们的一副精神枷锁。

不久有报道说,美国政府拟禁止对所有中共党员发放赴美签证,并有可能取消中共党员家属的绿卡和签证。消息传出,中国网民一片欢腾,有顺口溜称:反腐靠川普,倡廉靠美国。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