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 F
Washington
星期六, 7月 2,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梁之:无论如何中国都能找出美国的“不好”

梁之:无论如何中国都能找出美国的“不好”

0

中美关系

本人早就相信张维迎说的了: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叫人,一种叫中国人。中国人在很多方面与世界特别是与西方发达国家几乎反着来。

比如,别的国家出了丑事,他们自己在第一时间就会披露出来,并进行批判;严重的,还会集会,还会上街。而咱们不是。咱们出了丑事,努力掩盖并想办法包得紧紧的,尤其是不能让外人知道或传播出去。去年郑州720大水,有外国人在郑州做记录,就遭到郑州的“爱国者”围攻,结果人家回去后,将所遭受的向全世界报道了出来。“爱国者”实在得不偿失。

咱们与世界反着来的事太多了,再说一件有关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后。

本人曾在文章中引用过上海鲍鹏山教授的演讲,容咱不厌其烦地再引一次。

鲍鹏山演讲时说,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灾难时,全世界只有两拨人叫好,一拨是恐怖分子,这很好理解,不用解释;还有一拨,就是中国人。

9•11事件发生的当天晚上,在上海很多大学里面,大学生在草坪上点起蜡烛。因为是九月,当时的草坪还是绿的。无数大学生点蜡烛不是要悼念,而是庆祝,是欢呼。

现在想想,多么可怕,我们的大学培养的都是一群又一群没有人性的人。就算他们学了一些知识,有了一点水平,对人类文明进步又有什么用!

鲍鹏山在演讲中还告诉我们,发生那场大灾难时,美国时代广场有个大屏幕,现场直播世贸大厦倒塌的悲惨场景,有四个中国记者当时也在广场看直播。此时全世界都沉浸在震惊、悲痛之中,而这四个中国记者却在一边幸灾乐祸地拍起了手。

这四个中国人的举动一下子激怒了老美,当即被警察摁倒在地,然后被驱逐出境,他们永远不会再进入美国了。鲍鹏山说,从这件事让世界看到了两个失败的民族:一个是阿拉伯,一个就是中国。他说阿拉伯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就因那伙恐怖分子是阿拉伯人,让阿拉伯民族背了黑锅,很冤枉,使他们的国际形象因此受到严重伤害。

鲍鹏山教授说,还有一个失败的民族,就是我们中国。鲍鹏山讲到这儿有点激动,为什么呢,这一下子让世界“认清”了中国:怎么会是这样一种国家,与全人类的价值观反着来;看到别人倒霉,他们就高兴。今天当然不是要说上面这些,但意思差不多。

早间看央视国际频道,节目又在用放大镜找美国如何“不好”。这次说什么呢,说美国“用工荒”,并且用了一个连我这种人都感觉很生疏的词,即“参与率”,说美国现在的“参与率”如何低。听着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普通话,真忍不住想笑。有时,美国失业率已经够低了,可从央视主持人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美国居然还有失业人口,美国怎么能有失业人口呢,只能中国有啊。特别是那些美国人一旦失业,不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吗?

其实,大家都知道,美国劳工部每周也就是每星期都会公布美国的失业率,好像只要超过5%,就在引起美国政府重视的同时,还能引起央视主持人的“愤慨”。有时你觉得这是很搞笑的事。中国的失业率是高是低不说,多长时间公布一次也不说,关键那数字可信吗?

美国失业人口是有“救济金”的,而且可以保证基本不错的生活。中国有吗?给多少人发过?发的救济金是够他们买主食还是买蔬菜?2020年这场新冠疫情至今,只听说美国一次次给他们每个国民发钱,可有多少中国人领到政府发的钱了呢?反正本人没有领到一分。

现在好不容易几乎没有失业人口了,可央视还不满意,又说人家不该“参与率”低。看来在央视眼中,美国无论如何,都不能令中国的央视满意。唉!美国真对不起中国的央视。

晚饭时分看到央视国际频道又在连篇累牍地揭露美国的“历史罪行”,包括“严重的种族歧视”。其中提到有个华裔青年入伍后不久,“不堪歧视”开枪自杀了。这当然是值得愤慨的事。可紧接着,央视自己又说,纽约时报发表报道对此事进行披露,而还有人以此题材编出一出话剧在美国演出。想一想,如果是咱这儿出了这种事,会让你知道吗?!

20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