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的次生灾难:失业并拿不到赔偿金

0

面对新冠疫情肆虐加上经济下行压力,许多中小企业苦不堪言,员工连带受到影响。法新社资料图

面对新冠疫情肆虐加上经济下行压力,许多中小企业苦不堪言,员工连带受到影响。一名上海的员工在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许多中小企业试图利用各种理由裁员,不愿意发放赔偿金,他也是受害者之一。

在经济下行压力和新冠疫情影响下,企业员工首当其冲。一名在上海某中小企业任职的员工艾伦,从事互联网相关业务,他已经是与公司老板打拼超过五六年的元老级员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被公司“变相裁员”。

想办法逼着你走

年资高、薪水高、经验多的他,在公司受到疫情冲击时,曾想过与老板协商工资不减免、改延迟发放,不过老板却回应“以后也发不出来呢?”,身为员工的他感受到老板“耍赖”的心态,令他十分心寒。

“第一个月的话,工资是按照譬如40%给你,第二个月按照(上海)最低工资给你,第三个月的话具体发多少工资给你,不一定、不好说,就是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想办法逼着你走。”艾伦接受本台访问时说。

出于人身安全考量,艾伦不愿透露真名受访,他的声音也经过处理,“我自己也很明白,他给的这些规则,最终的落脚点都是让你自己离开,这样公司就会少赔一点钱。”

艾伦透露由于公司的服务客户是其它企业,在疫情冲击、产业复工难的情况下,公司服务的客户正逐渐减少,他的老板因此十分焦虑,员工也成为牺牲品。艾伦表示,公司的基层员工从四月份开始只领取上海最低工资,而包括他在内的几名资深员工,经过抗争后四月份仍是拿到应有工资,不过从五月中开始公司就不排工作,只发放最低工资给他们。

“因为我们也还没有复工、不能去公司,在复工、能去公司之后,会要求公司出示书面的(裁员)原因,”艾伦提到之后将与公司协商的计画,甚至不排除走向劳动仲裁,只为争取自己的权益,“五月份这样子,那六、七月份呢?这其实就是一个不爆的雷,这个雷迟早都有爆的那一天,他肯定有一天得解决这件事情。”

大型公司N+1 中小企业耍流氓

上海虽然对外号称解封、复工,不过许多企业在开工方面仍遇到困难,复工复产的企业仍属少数,“闭环管理”条件严苛,经营受挫的企业掀起裁员潮。在艾伦看来,大型企业裁员多遵守N+1,以年资计算遣散费月份工资。譬如上周总部在上海的中国大型旅游网站“携程”传出裁员消息,就提供5月20日离职N+1,或是6月30日离职只拿N的两种方案,但

中小企业裁员方式则是“能赖就赖”、“耍流氓”,想尽办法不愿发放赔偿金。

“中小企业你别说赔偿了,如果这些人按照法律去赔偿的话,他自己可能本身就没钱,也付不出来,可能老板就耍赖,可能对员工做各种(手段),想办法把赔偿的钱都赖掉,中小企业的裁员是对员工,或是中国经济损伤最大的。”艾伦说。

上海市经信委在5月24日召开中小企业线上座谈会,企业表示,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下,企业复工复产遇到的困难包括人员返岗难、物流不畅通、上下游企业复工不同步。国际劳工组织(ILO)在5月23日发表最新观察报告称,中国近期因新冠防疫措施而减少的工作时数,占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工作时数下跌的86%。美国财经媒体彭博社的经济研究机构彭博经济(Bloomberg Economics)在上周发布报告预测,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下降到2%,远远低于中国官方设定的5.5%。

记者:陈品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