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安全对话落幕 四国未来投资印太地区五百亿美元 应对一带一路

0

美日印澳四国领袖在东京进行高峰会谈。 STR / AFP

由美国、日本、印度、澳洲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5月24日上午召开元首峰会,四国领导人在致词中提到将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对话聚焦在如何共同遏制中国在军事、海权、以及半导体供应链上的扩张。会后四个国家宣布,未来五年有意在印太地区提供超过五百亿美元的投资与支援,被解读成应对中国”一带一路”。

四方安全对话(Quad)24日在东京举行,此次峰会的领袖包括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及新上任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内塞(Anthony Albanese)。

2022年5月24日,由美国、日本、印度、澳洲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元首峰会在东京召开。(路透社)

2022年5月24日,由美国、日本、印度、澳洲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元首峰会在东京召开。(路透社)

根据中央社引述日本共同社报道,为实现“自由且开放的印太”,四国领袖在方向上达成一致,对未来五年印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将以投入超过五百亿美元的投资与支援作为目标。

四国有意透过给予面临债务问题的开发中国家支援,准备对抗中国提出的巨型经济圈构想“一带一路”。为了有助防灾与因应气候变迁,四国也将把拥有的卫星情报提供给印太地区周边各国。

四国元首在四方安全会谈说什么?

根据白宫发布的新闻稿,美国总统拜登在开场时表示,我们正在经历黑暗时刻,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人道主义灾难,这不只是欧洲问题,也是全球问题,美国将继续和盟国并肩,推动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

2022年5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2022年5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他提到,有中国领导人问他,为什么要一直谈论成为一个印太大国?拜登回答,“因为我们是。我们共享太平洋,我们国家的一整面。” (Because we are. We share the Pacific — one entire side of our country.)

拜登指出,俄罗斯出兵乌克兰,突显国际秩序、领土完整和主权等基本原则的重要性。四方安全对话将维持印太地区和平与稳定。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对《联合国宪章》原则的挑战。岸田称,“我们绝不应该允许类似事件在印太地区发生。”岸田说,他们聚在一起是向国际社会展示四国的团结,和对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共同愿景的坚定承诺,是极其重要的。

2022年5月2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2022年5月2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内塞指出,虽然澳洲更换了政府,但对四方的承诺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同时,对东盟及其中心地位的承诺也没有改变。

印度总理莫迪在谈话中并未提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相关问题,他指出,四方集团在短时间就取得重要地位,彼此间相互的信任、决心正在给民主力量带来新的能量与热情。他认为,四个国家相互合作正在鼓励建立一个自由、开放和包容的印太地区。

印度是四方安全对话升级的重要拼图

台湾世代智库执行长陈冠廷对本台表示,四方安全对话国家里,美日澳是最铁的国家。过去印太概念未出现前,美国在亚太最重要的盟友就是日本。日本直接面临中国挑战第一线,澳洲还有段距离。陈冠廷指出,拜登在亚洲的宣示,是加强美日同盟的强心针。

“特别这次日本在俄乌战争中的作为,都跟美国达成一致性。澳洲跟美国有长期的安全合作。在安全的概念上,四方会谈最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点,就是巩固非常同步的重要盟友澳洲跟日本,接下来,能够跟印度更密切地把印太关系结合起来。”陈冠廷说。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报导中提到,四个四方安全国家都与中国有争端,其中美中从贸易战到台湾问题,军事剑拔驽张和外交口角,都加剧恶化的关系;日本和中国在东海有争议岛屿上存在分歧;印度和中国存在边界问题;中澳之间不只有贸易争端,近期中国与所罗门群岛达成安全协议,引起澳洲警戒。

2022年5月24日,新上任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内塞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2022年5月24日,新上任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内塞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四方安全对话能否形成印太版北约?

中国外长王毅在四方安全对话登场前曾批评,“印太战略”本质上“就是一个制造分裂的战略,就是一个煽动对抗的战略,就是一个破坏和平的战略”。他还曾形容,美国的“印太战略”真正目的是企图搞印太版的“北约”。

印度弗莱明大学(Flame University)副教授刘奇峰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现在讲“印太北约”会稍远些,美日、美澳、日澳都是关系比较近的,有组成军事同盟的实力,最欠缺印度。自从莫迪上台后美印关系逐步改善,他认为美国要先把印度这一块稳定下来,才能往前推进。他注意到,莫迪称,Quad是“良善力量”(The force for good),尤其在俄乌战争后,印度这么表态蛮明显。

刘奇峰:“2018年大家还在想印度会不会落跑。这几年不能说跌破眼镜,是蛮惊喜的进展,把印度拉在群里就是很大的进步。美方也知道印度跟中国有无法调和的矛盾跟冲突,先把印度慢慢抓进来,以后安全联盟要扩张,其他基础都打实,要转成安全联盟是很快的事。”

2022年5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2022年5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太安全四方机制东京峰会上发言。(路透社)

四方安全对话从海权、半导体供应链、网路安全等领域牵制中国

资深媒体人郭崇伦接受本台访问解读,美日当然希望推动“印太北约”,但是从上次高峰会重要放在防疫、这次触及在印太地区渔业资源滥捕希望有海事机制监控,看来都不是与整体安全有关。他认为,如果四方安全对话,希望提升安全功能,印度要如何整合是个大问题。

郭崇伦:“印度现在70%都还是俄式装备,他丢不掉,所以这次乌克兰战争,美国希望印度配合制裁俄罗斯,印度无法摆脱跟俄罗斯的安全和军火关系,所以无法跟美国一致,这也让四方安全对话出现不一致、不协调。”

刘奇峰认为,美国总统拜登在此场合发出美国绝对不是“重欧轻亚”的讯号,美方想调节ASEAN(东盟)和Quad一些潜在的矛盾。因为东盟强调的是,区域事务透过论坛调节,但是Quad想从外围包围中国,如果Quad越强,东盟角色就会越来越弱化。他认为,美国这次借由印太经济架构,把部分东盟成员国纳入,有点拉拢兼调和的味道。不会让两个组织对立起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