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访日后日中关系的走向

0
Leaders of 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Quad) from left to right,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 Anthony Albanese, U.S. President Joe Biden,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Fumio Kishida, and India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pose for photo at the entrance hall of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of Japan in Tokyo, Japan, Tuesday, May 24, 2022. Leaders of the U.S., Japan, Australia and India gathered in Tokyo on Tuesday for a summit of the “Quad.” (Zhang Xiaoyu/Pool Photo via AP)

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与印度四国首脑峰会,东京,2022年5月24日。 AP – Zhang Xiaoyu

美国总统拜登5月22日-24日访问了日本,并在此前访问了韩国。拜登此行目的,主要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背景下,联合盟国韩国、日本及澳大利亚、印度等,加强制裁俄罗斯的力度,共同对应朝鲜的核武开发,并围堵中国。

拜登此行还带来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同时通过在日本召开美、日、澳、印“四边安机制”首脑峰会,推进实现 “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设想。

对于这次拜登访日及美日等国的一举一动,中国几乎都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而这次拜登访日,也将对未来的日中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首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使日本对围绕自身的地缘性安全状况十分担心,担心俄罗斯和中国及朝鲜对日本安全的威胁,因此主张更加强化日美同盟,强化与西方阵营及澳、印等国的合作,这使日本公开提出扩大日美同盟范围,增进日美同盟的质量,以对抗中俄。

在日美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岸田首相指出:关于中国,我们在密切关注近期中国海军的活动和中俄联合军演,在强烈反对在东海、南海在强权的背景下企图改变现状上取得共识, 我们还同意日美紧密合作,对应有关中国的各种问题,包括人权问题。

在台湾问题上,拜登在联合记者会上明确表示如果中国大陆进攻台湾美国将进行军事介入,将以前美国对台海有事是否军事介入的暧昧表现进一步明确化,

在23日的联合记者会上,当被问及台湾问题时,拜登总统和记者进行了如下问答:

记者:“总统避免了对乌克兰进行军事介入 ,如果发生了同样的状况,美军会保护台湾吗?”

拜登总统:“是的”

记者:“是这样打算的吗?”

拜登总统:“这就是我们所‘表达的决心’。我们同意‘一个中国’的政策,但以武力夺取的想法是不恰当的,它与整个地区的混乱联系在一起。与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

2016年3月29日,日本新安保法正式生效,此法包括新设《国际和平支援法》及十个修正法,标志正式解禁集体自卫权。由此日美同盟在法律层面由区域性同盟升级为全球性同盟,适用的地域范围由日本本土及其周边扩展至全球各地,日本的海外军事活动空间得到拓展,以亚太地区为中心,美军的一部分活动有可能转为由自卫队承担。

因此在美国对台湾进行军事介入的情况下,日本一定对美国进行支援等,美军介入后日本必须介入,日本也逐渐明确了这一立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日本时间5月5日晚在到访的英国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东亚”。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2021年12月1日应台湾智库邀请发表在线演讲,指出:“台湾紧急状况就是日本紧急情况,也就是日美同盟的紧急状况”。2021年12月1日晚,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华春莹紧急约见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就日本安倍晋三发表涉华言论提出严正交涉。垂秀夫指出:我们不能接受中方的片面主张。日本国内存在这种想法,中国应该理解。而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12月2日的记者会上,就安倍晋三的言论回应中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方提出的抗议时指出:日本基于(政府)立场进行了反驳。”

而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岸田文雄首相在与拜登的联合记者会上指出:日本提出了联合国改革的必要性,拜登总统表示支持,同时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理事国,而中国一贯反对日本入常,因此日中在国际舞台的对立将进一步加剧。

这次拜登访日,带来了拜登总统倡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倡议,目前日美韩等13个国家是“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初始参加国。美国退出TPP后,中国引领RCEP生效,并通过申请加入TPP,稳步扩大在亚太经济区的立足点,另一方面,在美国,对自由贸易的抵制在中西部铁锈工业区(Rust Belt)根深蒂固,拜登政府无法应对回归TPP等自由贸易协定,降低进口关税。拜登政权希望能够依靠这一新的经济框架加强其在亚太经济中的影响力。

“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重要要素就是强化半导体等产业链和供应链。拜登5月20日在韩国视察三星工厂后发表讲话,他指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进一步表明了“保护我们关键供应链的必要性,让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国家安全不依赖不认同我们价值观的国家。”

俄罗斯入境乌克兰和中国因新冠疫情的封控措施,大大影响了全球产业链的供应和流畅,使日本看到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在经济合作和产业链供应上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希望在产业供应链上逐步摆脱过度依赖中国的现状,并参加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以调整产业与供应链的结构。这也将成为日中经济领域合作中的一个新的课题。

24日,拜登参加于上午10时20分在首相官邸举行的美、日、澳、印 “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路透社形容这是拜登“遏制中国”战略的“另一块基石”。日前,韩国国家情报院公开表示,韩国已是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正式成员,并由此成为首个加入该组织的亚洲国家,而日本是否加入北约的某些组织也是将来引人注目的问题。

中国对此充满警惕,中国担心日本在外交上日益与中国对立,相去越来越远。日本时间5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举行视频会谈,林芳正表示,日中关系面临种种困难,日本对华舆论极为严峻,表示希望促进合作,共同履行对国际社会的责任。

王毅指出,日方即将主办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峰会。令人关注和警惕的是,美国领导人还未成行,所谓日美联手对抗中国的论调就已甚嚣尘上,搞得乌烟瘴气。日美是同盟关系,中日则缔结有和平友好条约。日美双边合作不应挑动阵营对抗,更不应损害中方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希望日方汲取历史教训,着眼地区和平稳定,务必谨慎行事,不要为他人火中取栗,不要走以邻为壑的歧途。

王毅的谈话中透露了一种信息,就是中国担心日中间的距离会越拉越大,王毅在会谈中还邀请林芳正访华,但是日本方面对此没有明确的回应。

王毅还在5月22日表示,中国同地区国家一样,乐见有利于加强区域合作的倡议,但反对制造分裂对抗的图谋。亚太应该成为和平发展的高地,而不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企图把亚太阵营化、北约化、冷战化的各种阴谋都不可能得逞。

可以说,拜登访问韩日以后,日中关系增添了许多负面因素,总结起来看,就是日美联合其他价值观相同的各国对抗中国的趋势白热化,大陆与台湾若有战事,日美介入的方向明确化,经济与产业链供应的意识形态化,美国和日本等国在亚太地区的“北约化”。9月,日中邦交正常化迎来50周年,而在日中双方看不到什么庆祝的气氛,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和拜登访问日韩以后,日中关系面临着新的严峻考验。

作者: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