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切莱特新疆行或为“波顿金”之旅

0

这是解放报对联合国人权高级事务专员巴切莱特女士出访中国的报道的标题,十八世纪沙俄战胜土耳其之后获得克里米亚,当时的沙俄将军波顿金 为了使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相信克里米亚村庄的富裕而在在第聂伯河两岸布置了可移动的村庄来欺骗女皇及随行人员,解放报担心巴切莱特此行也会被北京事先准备好的宣传所迷惑。

解放报引述美国媒体报道说,有新疆当地官员披露,他们被警告必须积极回答有关再教育营的问题,拒绝接受任何来自国外的电话。由于联合国访问团在疫情期间出访新疆,他们将不得不呆在一个卫生泡沫中,在中国的外媒记者无法与他们接近,海外的记者又无法入境中国,虽然,上个月已经有一个联合国小组前往中国做准备,但是,这次闪电式的旅行很可能与联合国自2018年以来一直呼吁的 “自由和深入的访问 “截然不同。

中国政府不断强调这次访问是 “应中国政府的邀请”,周一在广州与米歇尔-巴切莱特会面时,外交部长王毅表示确信巴切莱特的行程 “将使谣言和谎言消失”。与此同时,中国驻外使馆继续进行威胁恐吓,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上周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攻击法新社的文章,因为法新社曾提到关于新疆强迫劳动的严重指控,中国使馆声称,将写信给法新社,要求其解释并承诺今后不犯类似的错误。

事实上,几周来,人权组织不断警告,此次访问可能被北京所利用。3月8日,来自世界各地的192个非政府组织发表了一封致米歇尔-巴切莱特的公开信,敦促她公布自2021年9月以来承诺的关于在新疆的调查报告。5月16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的40名成员发表公开信警告说,中国政府很可能利用清零政策相关的限制性措施来阻止高级专员进行严肃的调查,他们担心”波坦金之旅 “将有可能对米歇尔-巴切莱特办公室的公信力造成持久的损害。

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 “维吾尔人运动 “的创始人鲁山-阿巴斯向《解放报》表示,”米歇尔-巴切莱特本人也曾是酷刑、暴行和不公正的受害者。当她来到这个位置时,她们曾经十分庆幸,以为她会有勇气为人们站出来。然而,她的任期将于9月结束,而她甚至没有发表过一份关于新疆的报告。巴切莱特曾经九次批评美国。为什么她不能至少批评一次正在进行种族灭绝的中国政府?谁是她真正的老板?是联合国还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果她因为太害怕中国而不能履行她在这个职位上的责任,那么就应该让她辞职。

解放报最后指出,虽然新疆的法外再教育营的镇压活动似乎不再如此明目张胆,不过,当英国《电讯报》的中国记者Sophia Yan在去年6月回到新疆报道时,她的身后始终跟着没有标记的汽车和大约30名便衣警察,他们阻止她与任何人交谈。

拜登警告中国但却使其随员措手不及

解放报另一篇与中国有关的文章的标题是:拜登警告中国但却使气氛紧绷。

文章指出,美国总统再东京直言不讳地表达了美国针对中国入侵台湾时将采取的态度,再度让他的随行人员措手不及。拜登的言论清楚地反映了白宫对中国在俄乌战争中支持普京的恼怒。再度确认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路线图,在欧洲处于战乱的背景下,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注重遏制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在法国媒体有关中国的报道与评论中,值得一提的是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法国华裔商人,法国国民议会法中友好委员会主席,巴黎十三区的执政党议员陈文雄 (Buan Ton) 接受了法国观点周刊的采访,记者指出,尽管他与中国共产党的隐秘联系被揭露,但是,陈文雄依然被执政党确认作为下个月举行的立法选举的候选人。陈文雄就外界对他的指控一一作出了回应。

周三法国各报头版开篇各有侧重,费加罗报关注法国医疗卫士行业长期负重,缺乏资金与人员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左翼解放报公布该报对法国2013年发生的一起重大车祸的调查,矛头对准法国铁路公司及其负责人。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则在盛夏来临之际,探讨如何加强城市绿化,改善市民的生存环境。

作者:杨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