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指香港政治囚犯过千人 一半低于25岁 总刑期达772年

0

在台湾支持香港的示威者(资料照片)

伦敦 —
一个海外香港人组织建立数据库,列出与香港抗争运动相关的政治犯的数字,情况令他们震惊,并呼吁美国政府及联合国作出行动。

2019年香港抗争运动至今近三年,位于美国华盛顿的香港人组织 – 香港民主委员会(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简称HKDC)统计发现,政治囚犯数目已经超过一千人,当中超过一半年龄低于25岁,总刑期达772年。

据香港民主委员会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在2019年6月9日发生一百万人游行反对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之后,有超过10,501人被捕,当中2,974人被检控。在1,815个已经完成审讯的人之中,定罪率为百分之67。

香港民主委员会建立了一个资料库,纪录了被囚禁人士的相关资料。根据他们的数字,香港已经有1,014名政治囚犯,当中582人仍在囚禁中,432人已经完成刑期。在囚者的身分包括属于政党、非政府组织、工会领袖;记者、教师、学生、律师、抗争者等等,香港民主委员会形容他们为香港公民社会的写照。

香港民主委员会执行总监梁继平对美国之音表示,独裁或威权国家的公民社会都会用数据库的形式,去监察及整理当地政治犯的资料,例如被捕原因、刑期、等候审讯的时间。

他说:“整个报告的初衷就是想,很有系统地去整理这些政治囚犯的资料,让我们日后可以监察,以及在国际上倡议,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在国会或者华府游说,被问到一些有关香港囚犯的待遇或者状况,其实这些数字都可以很好地帮助我们的倡议工作。”

梁继平说,有超过一半在囚的人士是低于25岁,甚至有15%是未成年人士。

他说:“你会看到,18岁到25岁这个群体,他们承受的刑期平均比较长,因为可能他们会涉及一些可能是非法集结以外的罪名,可能是一些暴力的罪名,所以他们的刑期是比较长,甚至有一个被判九年。”

梁继平说,其中一个令他震惊的数字是,把所有入狱者的刑期加起来,数字高达772年。

他说:“这会提醒我们,整个运动背后,政权的清算是一直在进行,亦有很多‘手足’、运动者是一直默默地为我们在2019年的运动负上一些代价。”

报告显示,在囚人士的平均刑期是1.6年。最多人因为“非法集结”而被定罪,有234人。因为“持有攻击性武器”而被定罪的人之中,最多人的案件中持有的是镭射笔,有59人。

HKDC建议制裁国安法官与官员

到目前为止,有1,159宗案件仍然在等候审讯,部分案件更要排期到明年才会开始审讯。香港民主委员会指出,184人被还押等候审讯,平均还押期是16.6个月,而有41人已经在未经过法庭审理的情况下被当局羁押超过两年。委员会说,还押人数增加,主要原因是《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保释条件被收紧。

香港民主委员会建议美国政府制裁《香港国安法》下的指定法官,以及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并加快设立给受逼害的香港人的人道途径。他们又建议,现有在香港终审法院的10名海外法官应该辞职。

同时,他们指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mmittee)应该调查香港侵犯人权的状况,并要求香港政府恢复市民的政治及公民权利。香港民主委员会又认为,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应该建议香港政府释放所有政治囚犯。

目前被香港政府通缉、流亡英国的前香港区议员李轩朗对美国之音说,政治犯人数不断上升,令人神伤。

他说:“而且看到现在指定法官制度下,以及过往法庭定下的案例,涉及抗争、反送中的法庭案件在过去和未来都只会从严判决,情况不敢乐观。所以我认同一定要追究那些乐此不疲配合政权将政治犯定罪、重判的法官和检控官,其中包括实施制裁,和向全世界公开他们的恶行。”

他希望海外港人社群和国际社会不要放弃关注香港议题,为失去自由的人追寻公义。

他说:“我希望英国政府可以在这段时间延续过往支持香港的政策,并且希望透过非官方或半官方渠道,重点向有需要的港人提供非物质的援助,包括心理辅导以及就业就学支援等等,尤其是经济条件和心理环境较差、刚刚来到英国流亡的年轻抗争者。另一方面,我乐见在英港人社群未来继续壮大,营造一个互助网络,为同路人遮风挡雨。”

香港民意研究所社会政策研究名誉总监钟剑华对美国之音说,香港政府有大量法律作为政治工具作打压,而负责拘捕的香港警方国安处获得数以十亿计拨款,有过千名人员。身处英国的钟剑华曾经三次被国安警察约谈,但没有被拘捕。

他说:“有时他们会宁枉勿纵,或者说是找一些东西来交差,造成的结果是整个执法过程没有什么标准,也没有界线,情况似乎都会继续恶化。”

2022年5月25日 02:38 郑乐捷

(对华援助协会特别转载自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