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法学教授博文被删仍不噤声 再度喊话最高司法部门:防疫侵犯公民隐私和自由

0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 清华大学

 

清华教授劳东燕周一(23日)发文,质疑高科技疫情管控侵犯公民隐私和自由,文章遭删后,劳东燕周三(25日)再发微博喊话最高司法部门,指大数据监控侵权,要求当局立法限制。关注人士纷纷为她点赞,又指科技进步但社会倒退,中国假借防疫已全面控制社会。

上海封城引发大规模次生人道灾难后,北京也正在重复上海的封城悲剧。为此,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周一在微博上发表文章,质疑北京的高科技防疫举措,会令公民个人信息被公权力或不法份子滥用。劳东燕指,政府承诺收集到的公民个人信息「不会用于防控之外的其他场景」,但她认为,承诺并不是法律,当个人信息被泄露时,受害者根本无从追责。

5月23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在微博上贴文,质疑高科技防疫措施可能使个人信息被公权力或不法份子利用。很快遭删除。 (劳东燕微博)

5月23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在微博上贴文,质疑高科技防疫措施可能使个人信息被公权力或不法份子利用。很快遭删除。 (劳东燕微博)

劳东燕在文章的结尾发出灵魂拷问「你要自由干甚么」? 她的答案是:因为我是人,不是圈养的动物。你想要被圈养,那是你的选择,可我不愿意。人的生存,不只是为了活著,还应该有起码的尊严。

不出所料,该长文很快遭删除。

周三,劳东燕再发两则微博,再表明对人脸识别、声纹识别甚至情绪识别等高科技技术侵犯公民隐私的担忧,并呼吁立法,她也将相关内容直接@中国人大法工委、最高法和最高检。

劳东燕的刚性态度获网友大赞。

清华大学社会学者李楯曾在早年间推动中国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立法。他在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国内早年间在个人信息保护上的法律进步,在高科技的加持下加速倒退。他指,正如劳东燕所担忧的,「掌中宝」可能长久存在于民众生活中,实质成为一种政治管控。

李楯说:北京就是这样的,查核酸常态化,要像公交站一样,每隔一哩地就要建一个,就整个都在它(政府)的控制之下,完全是一种政治的控制;整个中国与法律相关的三四十年的进展,已经完全毁掉了,原来往前走的又都退回去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退回去,因为它有一个现代的技术!

北京「八九艺术家」季风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中共当局借疫情管控完成对社会的全面控制。

季风说:疫情之后,通过健康码、行程码等等之类的,每个人的行为、行动都在政府的监控之中。政府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把所有人纳入它们的掌控之中,这次借疫情是做了一个演练,就是以后怎么管民众、怎么消除群体事件、怎么消除不满情绪、甚至反抗。

旅美法学学者、纽约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滕彪一直撰文提示西方国家,要警惕中共的危害性已经远超「政治歹托邦」作家的想像,他指透过高科技专制极权管控,可以帮助政权压制所有批评声音,举例709律师谢阳想去上海探视系狱的公民记者张展,健康码立即神奇变红而不被允许出行。

滕彪说:中国的这种高科技极体制已经超出「政治歹托邦」作家的想像,可以控制到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中国用控制疫情为借口,然后把很多科技手段用来控制公民的信息和行动,包括劳东燕说的这些,声纹识别、人脸识别和其它的生物技术,它不仅仅是侵犯公民隐私权的问题,后果其实更加严重,让那些有不同观点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行动,看不到任何希望。

滕彪担忧劳东燕的处境。他指在万马齐喑的逼仄政治环境下,劳东燕的质疑声音极有可能让其陷入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报复的处境,因此需要国外社会密切关注事件。

劳东燕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曾在2016年荣获中国人文社科最具影响力青年学者、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曾声援过许章润。今年1月末,劳东燕曾发表6000字长文《直面真实的世界》,直指当前中国司法部门不断使用的「寻衅滋事罪」有政治因素影响。

5月中旬,北京公交票务系统将与「健康宝」打通。「健康宝」是北京当局对个人健康码、核酸检测、接种疫苗进行全方位监控的软件,包含大量的公民身份个人信息。

劳东燕表示,北京公交票务系统与健康宝「打通」,意味著「人脸识别+健康宝+票务系统」的三位一体模式正式形成。如此个人的特定身份与社交关系、行踪轨迹等,都被掌握无遗,且随时随地会被识别出来。「健康宝」可能会永久伴随公众生活,随时控制公民的行动自由。她认为,这类举措有著重大的隐患,对个人信息保护是毁灭性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与滥用的可能性大幅度地提升。

早前她就已曾多次在公开的演讲中,警示人脸识别等高科技侵犯公民隐私,她警示政府:过度的安保会带给社会全面的管制和恐慌。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