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潮丨刘传新:我这辈子也算值了,什么样的高级饭店都吃遍了

0

原题

刘传新:为四人帮殉葬的公安局长

作者:蔡明忠

摘要一贯神气十足的刘传新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现出了政治赌棍满盘皆输后的原形。他毫不隐晦地发出了伤感:“我这辈子也算值了,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什么样的高级饭店都吃遍了……”

图片
刘传新与妻子吴淑坤

“文革”中,北京市公安局被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安排人夺权。尔后担任公安局长的刘传新,紧跟康生和江青等人,使公安局沦为“四人帮”迫害他人的工具……

军管 

1966年5月,随着对北京市委的公开批判,公安部部长谢富治派出了由44人组成的华北局、公安部联合工作组,进驻北京市公安局夺权。一个月以后,工作组的人数竟增加到313人。

6月5日,在北京体育馆召开的5000名公安干警大会上,新上任的市委副书记吴德宣布了北京市公安局新领导班子的名单,同时宣布对前任局长冯基平、现任局长邢相生以及其他领导成员吕展、闵步瀛、阎塘隔离审查,张烈、李一平停职反省。

1967年2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由军队接管,实行军事管制。

1967年3月24日,军管会的二号人物刘传新对市公安局作出了彻底否定的结论:“市公安局‘文化大革命’前是个地地道道的黑窝子”,“10名正副局长、117名正副处长、分(县)局长都是特务、叛徒、三反分子”,“全局有1000多坏人”。

图片

图片
康生、谢富治

在康生、谢富治的亲自授意下,刘传新等人还捏造了北京市公安局“与帝、修、反特务勾结进行间谍特务活动的大量罪证”:“包庇、放走叛徒、特务、反革命1227人”,“放走帝、蒋重大特务间谍109名”,“送给美蒋特务机关和英、日、缅、印等国家各种核心机密情报1349项”,“供给敌人机密情报5689件”……一句话,北京市公安局“早已成了敌人的特务机关”!历任公安局长罗瑞卿、冯基平、邢相生以及其他主要领导成员都是 “里通外国、罪大恶极的坏人”!

1968年8月17日,刘传新在北京体育馆召开的8000人“控诉批判大会”上,宣布对冯基平、邢相生等24名公安局领导干部“逮捕法办”。

8月23日,刘传新将814名公安干警定为“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集中到良乡关押审查。

8月29日,刘传新将刘少奇、贺龙、叶剑英、彭真、李井泉、谭震林等领导人的子女70人关进市局少管所,强令他们揭发其父母的“罪行”。

干将 

早在1967年12月,毛主席对刘传新上报的诬陷材料就提出过质疑:“10个局长都是坏的?处长都是坏的?1000多人都是坏的?资产阶级专政,我们还能蹲得住吗? ”周恩来一针见血地斥责谢富治、刘传新的行动“是剜心战术”。

然而,刘传新自恃有后台为他撑腰,他在市公安局传达、贯彻第15次全国公安会议精神时,坚持说前17年的公安工作执行的是一条 “又粗、又黑、又深、又长的黑线”,“有人想借一分为二恢复老一套”。

图片

图片
文革宣传画

为了讨得主子的欢心,刘传新把社会上流传江青等人的丑闻当作“反动谣言”来追查。仅从1975年底到1976年初,公安局共追查出所谓 “谣言”1000多起,涉及数万人,其中不少人遭到拘留和审查。

刘传新的这一系列表演,深得“四人帮”的信任。他作为亲信提前从“四人帮”那里领到了“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旨意,所以他的“批邓”口号也比社会上早喊出了两个多月。还在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期间,刘传新便在市委常委会上指名道姓地攻击邓小平“一朝权在手,就来搞复辟”。

“双追”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四人帮”下达了不准戴黑纱、不准戴白花、不准设灵堂、不准开追悼会、不准写悼念文章等一道道禁令。

“四人帮”及其爪牙的卑劣伎俩,激起了首都人民的强烈义愤。4月2日,北京出现了第一支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4月4日是清明节,又恰逢星期天,广场的示威活动出现了更为壮烈的场面。就在这天,“四人帮”下达了镇压的指令,派人到广场偷记汽车牌号,拍照诗词,还派人在历史博物馆楼上用长焦镜头进行录像侦察。公安局长刘传新特地布置“把车辆准备好,拘留所、收容所做好准备”。

子夜时分,广场东侧突然杀出一彪人马,迅猛地冲向纪念碑,几个朗诵诗文的人很快被抓了。紧接着,200辆卡车开进广场,2000多个花圈被洗劫一空。

人们没有被吓退。4月5日9点以后,广场上至少群集有十几万人,他们高喊“还我花圈,还我战友”,推翻了公安局的广播车,点燃了“联合指挥部”的汽车。

“四人帮”也在策划“反击”,出动了民兵5万人,警察3千人、卫戍部队5个营,分别驻扎在中山公园、午门、劳动人民文化宫、历史博物馆、28中学、空军招待所等处待命。

晚9点29分,临时设在历史博物馆内的 “联合指挥部”下达了命令,警察、民兵、部队一齐出动,包围了广场,一时间,木棒、皮带雨点般地落在手无寸铁的群众身上……

在刘传新的指使下,清明节期间公安局在广场上偷记的115辆小汽车的号码,涉及到中央、国家机关、部队等80多个单位,全部受到追查。公安局还搜集了广场的诗词原件583份,强迫群众交出的诗词抄件6.6万多份,照片10.8万多张。

从这些材料中,选出重点600余件,总计立案追查的1984件,先后拘捕与“四五运动”有关的群众388人。全市在“双追”中涉及的群众数以万计,副部长和军级以上的干部被触及的近30名,包括叶剑英、邓小平、徐向前、胡耀邦、廖承志、余秋里等同志。

刘传新“双追”有功,江青夸他“干得好”。

下场 

毛泽东逝世后,刘传新立即按事先拟定的《应急方案》,在公安局组织了3300多人的机动力量,准备枪支2400多支,棍棒1050根,机动车270辆,还有大批电台、报话机等通讯器材,并绘制了作战用的城区坐标图,真可谓磨刀霍霍。

1976年10月的一声霹雳,炸开了中国上空漫天的云雾。

1977年初,北京市公安局的大楼里也爆出了公开向刘传新宣战的火花,有人贴出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大字报,公开点名,强烈要求清算刘传新的罪行。

图片
文革后问责刘传新的大标语

1977年1月27日,经北京市委批准,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长的职务,接受审查。

刘传新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现出了政治赌棍满盘皆输后的原形。他毫不隐晦地发出了伤感:“我这辈子也算值了,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什么样的高级饭店都吃遍了……”

刘传新在接受审查期间,神经十分脆弱。5月18日,当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开“批判刘传新大会”的通知时,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5月19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的全体干警都聚集在北京体育馆内。人们不时地向主席台方向翘首观望,一个小时过去了,大会仍然没有开始的迹象。人们坐不住了,互相询问。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令人惊愕的消息:刘传新自杀了!

终于,北京市公安局结束了十年动乱的历史。

(本文节选自蔡明忠《“文革”中的北京市公安局》,原载《湖南文史》2004年第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