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吕千荣遭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 住所被非法侵入

0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
 

我是吕千荣,男,汉族,肢残贰级,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颗竹子),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1995年-97年因上访反映家乡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关人等暴力手段收取加码加重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而受打击报复, 因上访坚持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结果,1997年6月-2000年8月,被地方公安机关非法劳教关押了3年2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合并叫机运中队)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受尽迫害…...

2000年8月释放后3个月左右,又被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下通知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 两劳重点人员监控是公安机关的秘密监控迫害政策,尽管释放后,我深知中共体制性的问题含冤息诉罢访只想安心生活,但是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国安和公安国保却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再以我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1.jpg2.jpg
3.jpg
6.jpg

7.jpg

2010-2014年我先后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凯迪论坛、易论坛等和网名屠夫、秀才江湖等都是知名ID,2014年被全面封杀。

例如:在2018年1月4日上午11:48分左右我电话采访崔斌时,崔斌最后在电话中告诉我:”在你2016年你声援帮助我时,重庆市公安局万州分局双河口派出所当时的钱所长到我家里问我告诉我: ‘你怎麽认识吕千荣的?’ 我说:’吕千荣从网上微信看到我的情况就电话联系上我帮助我的’。钱所长就和我说:’那个吕千荣就是政治犯,你不要和他接触,是维权的,你维你的权不要和吕千荣接触,你和吕千荣接触他会把你拉进沟里的。你再和吕千荣接触,我们就拘留你!……’ “
(见下面我发在了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视频《吕千荣2018年1月4日电话采访崔斌被重庆公安软禁一年多,警告崔斌不要接触政治犯吕千荣,否则拘留》)
《吕千荣2018年1月4日电话采访崔斌被重庆公安软禁一年多,警告崔斌不要接触政治犯吕千荣,否则拘留》
https://youtu.be/spvtDca1hEQ例如:我一家从2006年开始至今在江苏无锡、常州两地租房暂住期间,公安机关和地方政府都让房东对我进行监控迫害并让房东赶我走,造成我经常租房暂住。

我2014年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54号张建红家租房住后,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监控迫害我,多次强迫房东让房东违约不再租房给我住,由于房东违约我要到法院起诉房东在2014年10月1日上午房东张建红父子两人向我说出了地方安机关和地方政府对我进行监控迫害并强迫让房东违约赶我走的实

下面两个视频第一个视频中正在洗捡田螺的男青年就是张建红,张建红告诉我: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村里(薛墅巷村委)都找他(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住,仅派出所(遥观派出所)就找他六次了。最后我继续追问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村里(薛墅巷村委)让监控迫害我的内情,张建红的妻子回来了不让张建红再告诉我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的内情。之后我又找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询问有关部门对我的监控迫害,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告诉我:“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来人多次到他家并把他找到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让监控迫害我不要租房给我住,并告诉我让我好自为之(指有关部门对我迫害的厉害)、他也没有办法….“第二个视频中说话的老人就是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

看中共国安国保是怎么邪恶恐怖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我在2014年10月1日之前在张建红家住了五个月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当时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武进区遥观镇党委政府和薛墅巷村委的警察和村镇干部强迫张建红监控迫害我违约不让再租房给我住(下面这两个视频是我用特殊手段在2014年10月1日上午秘密拍摄后我发在国际网站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
视频一:
《张建红父子告诉我中共国安国保(常州市地方政府、公安)安排其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一家住 视频1(2014年10月1日拍摄)》
 https://youtu.be/3BDI_OQdrIU
视频二:
《张建红父子告诉我中共国安国保(常州市地方政府、公安)安排其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一家住 视频2(2014年10月1日拍摄)》
https://youtu.be/oN1l5JUPtdE

例如:在国安国保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2015年10月7日下午,我和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李玉秀夫妇签定了租房合同后,地方政府让李国芳李玉秀夫妇参与迫害我,违约不再把房子租给我。

就在我被迫害的准备向武进区法院起诉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违约不再租房给我住的2016年1月26日下午,我又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找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询问关于他(她)们违反租房合同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的其它附加证据时,李国芳李玉秀夫妇都和我说都是遥观派出所的警察(所长)和通济村委的村干部以政府的名义说你是政治犯让我们不要把房屋租给你和你违约的。为这我(李玉秀)还到通济村委和村干部吵起来并质问村干部:“们让我们监控迫害一个政治犯让我们违约不要把房子租给他,现在让我们打官司。。。。。”我们把你给我们的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给你,我们两家不要打官司,不要让他们政府官员一边让我们群众内斗,一边看我们的笑话了!我听了李国芳李玉秀夫妇两人的肺腑之言,我决定不再起诉李国芳李玉秀夫妇了,把我们签订的租房协议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的收据,都给了李国芳,李国芳把我给他的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也还给了我。我让李国芳当着我的面把我们签订的租房协议和收据全部撕了。至此我和李国芳的租房纷争全部结束。

下面我发在国际网站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是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26日下午,我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找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询问关于他(她)们违反租房合同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的其它附加证据时,李国芳李玉秀夫妇都和我说都是遥观派出所的警察(所长)和通济村委的村干部以政府的名义说你是政治犯让我们不要把房屋租给你和你违约的视频
《江苏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民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让违反租房合同不让租房给你住的”》
https://youtu.be/91zabvbWSho

例如:我在2018年2月14日上午,我到天安门广场游玩,我才知道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随意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解除劳动教养关押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又被中共国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而且,中共已经把我内控,可能也包括边控了我二十多年了,连我进天安门广场身份证都过不了安检自动现红灯,然后警察告诉我:”不准你进天安门广场玩:1是你马上离开天安门广场的安检口;2是你如果不同意离开,带回派出所审查。是你地方公安机关把你身份证系统列入了几个监控限制信息包括内控(可能也有边控)等”。我说:“我地方镇村干部在97年在村民大会上就公开说‘吕千荣是江泽民批示劳教的,吕千荣是政治犯了‘。我在常州暂住期间长期被迫害谋杀,我多次报警,有的接警警察告诉我:’我非常同情你。都是上面弄的(迫害)你,我们也没有办法。’ ”

我要求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给我答复,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带回派出所与访民一起留置。因为我已买有当天下午7:31分北京至南京的T109次火车票,过有一个小时,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让我填写了是到北京天安门旅游的证明后,释放了我。

见下面我发在国际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我用数码相机拍摄的现场视频《2018年2月14日我想到天安门广场游玩被天安门警察审查告知我我被内控多年(视频2)》
2018年2月14日我想到天安门广场游玩被天安门警察审查告我我被内控多年(视频2)》
https://youtu.be/DfWHRQp8diI

我是网络异议作家诗人时评人,我从2014年开始在国内的所有微博博客论坛被控的都是不能发言都是“秒杀”的,国外的我的吕千荣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博客、博讯博客等都被我暂住地常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和常州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网监大队的警察在我被常州市公安局遥观派出所在2018年8月1日至10月16日以精神病名义控制关押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75天期间,三个单位的警察一起几次到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强行要走我的密码控制住了我的id,并把我的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谷歌博客ID帐号全部删除以及把我的点击率近千万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中的几百篇博客都删除了只留了一篇(直到2019年6月初我才发现我的博讯博客才被博讯新闻网全部恢复了。可能是因为国外多家媒体报道了我被精神病迫害的这些情况后,博讯新闻网编辑把恢复的。)我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的大量文章包括大量长期对我的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控诉、证据,都被他们删除包括我被迫害的写给祖国的五篇首遗书诗歌,我的代表作《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祖国你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写给祖国的遗书: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把我的骨灰撒在淮河里》等五首诗歌,我现在不能发敏感言论。

我2018年8月1日至10月16日被我暂住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开区分局遥观派出所副所长沈斌和主任王震两警察以寻衅滋事罪传唤并持搜查证搜家当场扣押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我家监控录相机,把我带到分局留置到晚上八九点就把我送到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区以精神病的名义关押迫害了我75天,每天强迫我吃对人体有很大副作用的抗精神病药物,在此期间,常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常州经开区分局网监大队和遥观派出所三个单位的警察一块几次到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找到我强迫要走了我的吕千荣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和博客、博讯博客等ID密码,说是要删除我所有的言论和文章,并直接告诉我这次逮我把我关进精神病院是因为我在国际网站发批习言论了(指我在推特、脸书和谷歌博客等转发或发表了批评习.近.平的视频或文章了)。遥观派出所警察董兴华并让我写下了保证书:“1,以前的事不再说了(指对我的迫害);2,不在网上发敏感言论了;3,出去后一个月左右离开常州 ” 后,才释放我。(这次把我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名义关押迫害了75天国保警察和我家人说的以及给常州德安医院以精神名义关押迫害我的文书里说我在外网发表对国家不利的言论、说我骂习近平,当时常州德安医院医护人员当着我面说的。我其实当时及之前我只是在外网推特脸书发了善意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呼吁他改革的言论)。

就这样,我一个正常人就被常州国保非法关押进精神病院关押和药物迫害了75天.

由于我从网上知道大量的中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冤民都被公安机关国保关进精神病院迫害,有的被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十几年了都不释放!例如上海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乔忠令,被上海公安国保关进上海几家精神病院一二十年了,至今都不释放;例如 八九六四兰州大学学生、甘肃庆城中学教师赵文娣,因为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平反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结果也被她当地公安国保关进天水精神病院十几年了至今都不释放;例如重庆市一个叫邓光英的女访民,也被她当地公安国保关进精神病院至今几年了也不释放;例如,泼墨女孩董瑶琼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所以在我被常州公安机关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迫害一两个月后,我只有妥协才能走出精神病院。 直到现在,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遥观派出所扣押我的笔记本电脑和监控录像机还没有还给我….

回来后,我因我的妻子儿子都在常州打工,我告诉警察我无法离开常州。我从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释放后的三个月,遥观派出所警察或辅警每到敏感日子有时都要一天两次到我暂住屋看我在不在家,例如当时联合国在审查中国人权的那段时间,都是如此监控我的。 因我在2019年1月左右,在微信发还原历史事实真相帖和发声援维权帖以及签声援张扣扣的联名,2019年1月10日上午遥观派出所副所长沈斌和警长董兴华等人又找到我暂住屋告诉我说:“你怎么又在微信发签声援张扣扣的联名和发评论了,上面让(派出所)我们找你。如果你以后再在微信签联名或发评论,上面再让我们找你我们就直接把你拘留或者再送精神病院关起来了,到时再把你关进精神病院就不放你了。上面让我们让厂里把你老婆辞退了,让你老婆也找不到工作,我们都顶着压力没有办….”

我为了再免遭把我关入精神病院迫害,所以我在微信也不敢发评论和联名了。 在2019年3月23日上午,我暂住地常州的国保警察又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在微信群发声援邵明亮的帖子以及转发(社会阴暗面)微信了(我在其它网站被控发不了言),要求我闭嘴。

2019年3月24日,我老婆要重新租房住(我住在我打工的单位公安国保又监控迫害不让房东租房给我老婆住(说我老婆家里有我是政治犯),我们把东西都搬进租住屋了,房东又说不让住,说派出所警察给他打电话说:“这家人不能让住.….”我当时打常州110报警并且拍摄有现场处警视频。 我为了自保,我不再在网上发或转发维权帖了,以免国保又拘留迫害我,或又把我关进精神病院迫害了。

2019年5月,我在常州被迫害的逼出常州(因为当时常州国保连我妻子在常州租房也公开监控迫害的不让我妻子住,我妻子两次租房都是在搬家当天国保通知房东不让我妻子住,说我是政治犯,第二次国保和房东让我妻子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让我到她租住屋如果我去了我妻子的租住屋就把我妻子赶走不让住后,才让我妻子租住。),我被逼流浪到了浙江舟山市岱山县暂住谋生。

我因2019年6月4日写了诗歌《今夜,我为你们守灵》在6月4日上午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发了后,被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维权网、博讯新闻网、中国禁闻网、阿波罗新闻网等转发后,北京通知我新暂住地的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在6月5日上午在大街上把我抓到高亭派出所审查关押留置了一天,因找不到我此诗歌是纪念六四的证据,在晚上八点多才释放了我,警察并扣押了我手机审查,把我的微信群全删除了,国保并删除了我的手机通讯录和微信好友中的部分好友。

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并且当面明确告诉我:“吕千荣,你走在大街上,走到哪我们都知道都能看到,都在我们的监控摄像头的监控下……”

从2018年10月16日至2019年5月江苏常州国保和浙江舟山市岱山县国保多次当面警告我,不准我在网上发敏感言论和发对我迫害控诉,否则就再把我逮起来关押判刑或在把我关进精神病院(迫害)不放我出来了。并明确告诉我:“迫害你的也不能说”。而国安国保却还是继续每天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动用脑控技术再以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之后2019年6月10日后开始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大队长在6月份多次警告我不能在网上说出对我的迫害,并当面告诉我:“吕千荣,你走到哪,我们都知道都能看到你,都在我们的监控摄像头的监控画面下”(他不说我也知道我二十多年来都在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手机电脑数码设备以及网络的远程监控控制之下等高科技手段在内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等国保并赶我走不准我在岱山县和舟山市暂住谋生,李大队长等国保并几次找到当时也在岱山县一工地干钢筋工的我弟弟骚扰他,让他劝我离开岱山或问他你哥吕千荣在哪?并不准我弟弟和我接触。2019年7月23日左右我到舟山市普陀区公安分局平阳浦派出所辖区租到房屋,国保却安排房东暴力威胁骚扰我违约解除租房协议赶我走,我报警后有派出所调解房东情愿赔偿我一千元违约金赶我走,第二天我再租房,被便以跟踪骚扰(可能是派出所安排的辅警),再次报警后警号为067122的平阳浦派出所副所长黄历铭既不诉我跟踪我的男青年的姓名,只告诉我他不跟踪你了。平阳浦派出所副所长黄历铭直接告诉我你不能在舟山暂住谋生,否则我不弄你别的警察也是弄你,因为你身份敏感你可以到宁波去宁波是国家计划单列市是经济特区,政治环境宽松些,你不能去杭州。。。。

之后,甚至后来我弟弟离开岱山回安徽后,岱山县国保还打我弟弟电话问他你哥哥在哪里,以及江苏常州的国保还找我妻子问我在哪,开监控迫害我骚扰威胁我弟弟和我的妻子不让他(她)们和我联系,这些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

之后7月底我从舟山又流浪到了宁波市江北区甬江街道路林村租了房屋几个月,在宁波市赶集赶会卖老花眼镜,期间宁波国保领导有派出所片警两次找到我的租住屋找我看我,虽然在宁波国安国保也是公开监控迫害我,但是没有赶我不准我在宁波住。

之后2019年11月我到宁波市象山县城象山汽车东站附近租了一间房屋在象山卖老花镜,虽然在象山国安国保也是公开监控迫害我,但是没有国保找过我。

2019年12月由于象山天气多日阴雨寒冷,我又流浪到福建漳州、泉州的安溪赶集赶会卖老花镜,后又流浪到龙岩赶集赶会卖老花眼镜,直到2020年春节除夕前一晚我才回到常州遥观镇我妻子的租住屋

由于2020年春节疫情全国封闭了几个月,我被困在了常州不能外出回象山赶集赶卖东西,我就从2020年2月18日到常州市武进区鸣凰我租的一小旅馆的一间屋里住准备卖口罩,2020年2月21日中午,我在常州市武进区长虹路与花园路刚从大润发超市买了生活食品出来就被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不通知我所在辖区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湖塘派出所警察王震等人,非法绑架到了遥观遥观派出所。当时王震告诉我是常州国保支队要弄你……

到了遥观派出所后,常州国保支队的两名便衣在审讯室做笔录,他们抓我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原因,只告诉我:“第一,你把手机密码告诉我,检查手机后,派出所到你租住的旅馆房间把你的物品都弄来,你不能在常州暂住,我们把你送上离开常州的车上,你是回安徽老家还是到哪?第二,马上把你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

我回答:“我手机密码不能给你,你要查看我手机,必须依法拿出搜查证,我回宁波象山。。。。”

当天晚上常州国保支队的便衣和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用警车把我拉到了常州德安医院,有常州国保支队的便衣办好手续后,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才把我又非法投入到了常州德安医院神病院区关押和药物迫害了四个多月,我一个正常人每天都被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对我进行药物迫害。

在我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关押和药物迫害了四个多月期间,知道和我关在一起的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是因为和邻居吵架,不明不白的就被处警警察也关进了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病的名义关押和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另有云南安徽河南三个省的三个青年老年男子因没路费回家打110求助也被常州送到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和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每天也是被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三个月左右才由常州市救助站遣送回老家(因为当时是疫情期间),现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其实就是以前的收容遣送站的功能,常州政府公安机关可以肆意将民主异见人士、维权冤民、信教群众、民间治安纠纷当事人以及没钱回家向政府求助的人,都以精神病的名义在这里和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并强迫其每天两次吃抗精神病药物。。。。。

直到2020年6月24日上午端午节的前一天,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才把我从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接出用警车拉回遥观派出所,然后通知正在上班的我的妻子来接我,并让我又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在网上发表敏感言论、保证不再常州暂住离开常州,证如有事回常州要提前通知遥观派出所王震等”,并再次告诉我妻子如果让我住在我妻子暂住屋就赶我妻子也离开常州

遥观派出所的警察王震和副所长沈斌告诉我:“如果你不离开常州,就再把你关进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这次再关进去要关半年至一年才放你,给你三天时间收拾东西离开常州,在你没有离开常州期间有专人24小时陪同你,对你的迫害你不能在网上说。。。。”

于是我和我妻子回到我妻子的暂住屋,遥观派出所的辅警24小时换班监控陪同我,我走到哪他们跟到哪,我晚上睡觉,他们在屋外值班。第二天2020年6月25日下午四点左右,我被遥观派出所安排的辅警用私家车送到了无锡市惠山区钱桥街道历村我姐家的租住屋,我才获得了自由。

我在2020年11月,我又流浪到了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开始在龙岩租房暂住赶集赶会谋生,2021年3月—6月我流浪到安徽阜阳赶集赶会摆摊谋生,6月回到福建龙岩后才两个月8月8号就在北市场农贸市场被城管用铁马扎打伤头部,致使我因此案本来9月份—12月三个月要到宁波或山东赶会摆摊也去不了了。。。。

从2018年我被常州国保第一次非法关押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迫害75天后至今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王震等人多次告诉我对我的迫害不能在网上说出来,并每年都让我妻子写保证书,保证不让我回我妻子的租住屋,否则也连我妻子赶出常州(见下面2021年1月29日和30日我和我妻子的对话微信截图)

微信图片_20210817205443.jpg微信图片_20210817205538.jpg

我在2009年学会上网后,发表的第一篇帖子就是发在天涯论坛天涯杂谈上的《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该文发表后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之后我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的每篇帖子如《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祖国你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等文,都是文章发表后就会有多家网站转载。由于我在国内微博论坛博客遭封杀,从2014年更是被全面禁言,所以我发在国内如天涯论坛等网站上的一些文章很多都被隐藏屏蔽。 我有丰富的社会阅历、有较高的情商和敏锐的洞察力、创造力以及办事能力,我对食品、饮料、保健品、保健食品饮料等和广告策划,都有超越市场经济多年的头脑。

2011年3月13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一诗,2012年3月1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一诗,都是在凤凰论坛和天涯来吧部落等网站发表的(在天涯论坛主要版块发表不出来),都被多家网站转载,点击率都是几万十几万;2014年10月8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一诗;2016年2月8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2018年7月11日,我又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如果我被迫害死了,就把我的骨灰和灵魂撒在淮河里>>一诗,这些诗歌我2014年在国内被全面封杀后,都发表在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阿波罗论坛吕千荣的日志等,在七年内我被中国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的一连给我的祖国写下了五篇(首)遗书文、诗!而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被当时的政权迫害的给自己的祖国写下过诗歌遗书的。

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至今,中共国保迫害强行拆散我们一家三口,逼迫我们夫妻分居四年了,现在我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无论是我在家乡安徽省霍邱县生活,还是我到江苏省无锡、常州暂住谋生,还是我到广东省、上海市、浙江省、福建省等地谋生,在我所到之地都受到了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煽动、唆使、安排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废品收购人员、工地工人、工厂、城管、公安警察辅警等迫害我找我事;我被迫害的用三轮车拉客谋生,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流氓地痞抢劫我、砸我车,安排交警砸我车扣我车;我被迫害的流浪全国赶集赶会摆摊卖东西,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市场管理人员、环卫工人、党员干部、网格员、摆摊群众、警察等迫害我找我事,二十多年来国安国保大量对我的邪恶恐怖公开监控迫害,我都会继续整理陆续不断控诉出来……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迫害我的视频证据:
看是不是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每天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的铁证一
https://youtu.be/S4xzsCtm9dQ
看是不是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每天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的铁证二
https://youtu.be/CNQx3XeiHVc
看是不是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每天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的铁证三
https://youtu.be/vhyj5-OZPh0
看是不是中共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每天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的铁证四
https://youtu.be/v9MrP6lQoZQ我赶集赶会摆摊每天都会安排党员干部网格员多人迫害我搅局找事—2022年2月25日我在清流第一菜场摆摊一个中共女党员干部我迫害找事的铁证 

https://youtu.be/1J_EvJaqHGQ
我赶集赶会摆摊每天都会安排党员干部网格员多人迫害我搅局找事—2022年3月1日我在清流县嵩口镇赶集摆摊一个中共党员男退干部对我迫害找事的铁证

 https://youtu.be/fTccM5vBuYE 

就连我在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双腿伸全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多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依靠双拐走路。因为在我的心里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有关部门就不会谋杀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4我被迫害的心里障碍.jpg
看是不是都是安排好的对我的迫害?福建龙岩城管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 公安机关至今不依法处理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id=36392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quickforward=1&id=36717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迫害我的视频证据: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
https://youtu.be/r8Lqz_bODEE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后报警处警的现场视频
https://youtu.be/5ialL6iZnJA直到2018年7月3日早上开始,我才努力克服中共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恐惧的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疾病,我才丢掉拐杖,重新正常行走。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迫害我的视频证据: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公开迫害(1)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VVttYFOvZYY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迫害(2)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q0fsnb43B98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迫害(3)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1369uj_QlVw

2022年5月13日,我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的流浪到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济村乡赶集卖我自己的“济公神胶”万能胶(粘鞋子三秒粘住后用锤子都砸不开,什么都能粘,粘什么都搞不开的万能胶。当天我没有带自己的全国独家的能砍断钢管的品牌“削铁宝刀”不锈钢菜刀卖),下午1点左右,我在济村乡街道卖胶水,宁化县公安局济村派出所过来一个警察和辅警找到我,说你是吕千荣吧?我说是。他说我们打你电话打不通(其实我的手机上当天没有任何警察打过我的电话信息),然后说出我的电话号码,我因为这个手机没电当时在关机,我有两个手机。我问他什么事?他说问我到宁化来疫情期间需要登记我登记没有,我说我在宾馆都登记了(因为我从2022年4月29日到宁化县城先住了两家旅馆,按当地的防疫政策旅馆当时都登记了我的健康码和行程码,我在2022年5月2日又到宁化县城翠江镇南大街51号长城宾馆602室租了一个月的月租房,当时房间的门扣(门鼻子)都是我另外安装加固的并用我自己的挂锁锁住,因为我是月租房房间的锁只有我自己才能打开,宾馆管理人员打不开我的房间也无权进入我的房间,这当时都和宾馆管理人员说好的。)。这个警察问我卖的有菜刀在哪?我说我今天没有卖菜刀,你如果要我有。我问找我的宁化县公安局济村派出所的警察:“你们找我有什麽事吗?”宁化县公安局济村派出所的这个警察说:“没有事。”

宁化县公安局济村派出所的这个男警察刚走,我就听这个男警察和与他同来的另一个男辅警说:“这个政治犯对习近平不满,正在上报.…..”

我因在2018年在国外推特脸书等媒体发善意的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言论,被常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会同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遥观派出所以精神病名义把我一个正常人非法关进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政治迫害关押了75天后,我至今都不敢和任何人说关于习近平的任何事,甚至几乎从来都不再和任何人提”习近平”这三个字,国保又怎么能荒唐的以我“对习近平不满”迫害我的?

我在2022年5月13日在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济村乡赶集卖我自己的“济公神胶”万能胶,下午4点多我从宁化县济村乡赶集收摊回到宁化县城翠江镇南大街51号长城宾馆后,我把我东西放在长城宾馆2楼后我上楼去回我的租住房间长城宾馆602室,迎面就碰到从楼上下来的四个警察、辅警、便衣以及包租长城宾馆的老板娘,一个穿警察制服的警号为024887的警察看到我后就说:“老吕,回来了,我们正在找你…..”

我告诉这几个警察便衣:“你们如果是依法传讯我,请出示合法的传讯手续,我配合你们接受传讯。如果是公开监控迫害我非法骚扰我,我不配合你们违法……

到了一楼后,我开始用手机录像,一个穿黑色上衣便衣戴眼镜的男子问我说:“我们是来宾馆检查的,你有没有在宾馆登记?”

我说:“我在宾馆租房都登过记了…..”

这个穿黑色上衣的便衣戴眼镜的男子说:“宾馆没有在电脑登记,只在本子上登记了,你把身份证给我们查一下……”

我说:“宾馆怎麽登记的,我不知道。我依法登记了,你要查我的身份证,看你就是领导,你穿便衣请你出示你的证件,告诉我你是哪个部门的?是不是宁化县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因为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找我的都是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有时是地市公安局的国保支队长)如果你们到宾馆是正常检查,只能是派出所的警察和治安警察,如果是国保来查我,就是政治迫害…..”

这个穿黑色上衣的便衣戴眼镜的男子说:”我凭什麽给你出示证件?

我说”根据《人民警察法》,警察在执行公务时要出示证件,告知当事人是哪个单位的,你穿便衣更要出示证件……”

这个穿黑色上衣的便衣戴眼镜的男子在我的手机摄像头下继续不依法出示证件还要查我的身份证,被我多次拒绝后一个穿警察制服的警号为024887的警察说那你把身份证给我查一下,我把我的身份证给这个穿警察制服的警号为024887的警察让他们查了后他们还给了我。

在此期间从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在我拍摄他们所谓执法的现场视频时,警察、便衣几次来抢劫我的手机,我都说你们用执法仪在拍摄,我用手机拍摄,我们互相保留证据,你们是依法执法你们怕什么?

在我把手机拍摄关闭后,这个穿黑色上衣的便衣戴眼镜的男子几次用力推搡我,我多次说你不要打人。当时这个穿警察制服的警号为024887的警察的执法仪在开着,有关部门可以调查该警察的执法仪现场录像。

等这几个警察国保便衣走后,我回到我租住的房间长城宾馆602室时,才发现我的房间被这几个警察国保便衣非法撬门毁锁非法入侵搜查了……

之后,我找到包租长城宾馆的老板娘问是谁破坏我房间的门锁非法侵入我的房间搜查的?

包租长城宾馆的老板娘告诉我:“是警察(国保便衣)他们几个弄的进了你的房间搜查的……”

我当时用我的手机拨打三明市公安局110报警,接警警察说警察干的110不受理,你打三明市公安局警察督察热线12389反映….

我当时就打三明市公安局警察督察热线12389投诉反映,三明市公安局警察督察热线12389告诉我你到宁化县公安局找纪委张副书记(音)反映,如果你今天快下班了去不了,星期一(5月16日)你再去宁化县公安局找纪委张副书记(音)反映…….

2022年5月14日14:07分我拍摄了长城宾馆承租老板娘告诉我2022年5月13日下午是宁化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宁化公安局国保)撬门砸锁进入我在长城宾馆602室的月租房非法入室搜查的视频。

见下面我发在YouTube的视频证据: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证据一(2022年5月13日下午2段视频合并)
https://youtu.be/rbnY_a-JNPs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证据二(2022年5月13日下午3段视频合并)
在2022年5月13日下午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租住在宁化县城翠江镇南大街51号长城宾馆602室搜查,等这几个警察国保便衣走后,我回到我租住的房间长城宾馆602室时,才发现我的房间被这几个警察国保便衣非法撬门毁锁非法入侵搜查的视频
https://youtu.be/f0YNfiFP2Rk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证据三(2022年5月13日下午)
(2022年5月13日下午我拍摄的长城宾馆承租老板娘告诉我2022年5月13日下午是宁化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撬门砸锁进入我在长城宾馆602室的月租房非法入室搜查的)
https://youtu.be/B7euSRSIDFY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证据四(2022年5月13日下午)
(2022年5月13日下午我拍摄的我打三明市公安局059812389警察违法违纪举报热线控诉宁化县公安局国保在2022年5月13日下午撬门砸锁进入我在长城宾馆602室的月租房非法入室搜查的电话视频)

https://youtu.be/JWLryOoOCAI
福建三明市宁化国保公开监控迫害非法侵入网络作家吕千荣住所搜查证据五(2022年5月14日14:07分我拍摄的长城宾馆承租老板娘告诉我2022年5月13日下午是宁化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撬门砸锁进入我在长城宾馆602室的月租房非法入室搜查的视频)
https://youtu.be/evHQ-ESI0eg2022年5月16日下午17点左右,我到宁化县公安局找警号为650150纪委张副书记(音),当时张副书记在开会,是张副书记同办公室的另一个男工作人员接谈的我,我提出3条要求:一,赔偿破坏我在长城宾馆月租房602室门锁后我修复门锁买的螺丝刀和螺丝四元钱,二,追究非法入室非法搜查我房间的当事警察和辅警的党纪政纪责任,追究当事警察和辅警的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15:30分左右,张副书记了解情况后出去后又回来后打电话给宁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问5月13号下午国保大队是谁去长城宾馆搜查吕千荣的,过来向吕千荣解释一下……

然后张副书记让我下到宁化县公安局办公楼一楼等国保。

我刚走就听张副书记和同室的另一个警察说:“让他们把他抓起来,也不能怎么他,就(诬陷)说他在公安局大声吵闹,把他拍摄的(非法搜查我的)视频证据都删除了再把他放了……..”

我的该视频证据都已发到YouTube外网了。

我在宁化县公安局一楼等到17:56分,没有国保警察找我,宁化公安局纪委张副书记下楼回家时让我回去,说我们在调查(指国保非法入室搜查我)。我和张副书记一块出的宁化县公安局大门。

我和宁化县公安局纪委张副书记刚出了大门我在公交站等公交车张副书记在开锁他的两轮摩托车准备骑摩托车回家时,有人打张副书记手机,我就听电话那头有人说:“你怎么把他放了?”张副书记和电话那头人说:“李克强(总理)也不批……”明显是说我的.

从我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国安和公安国保却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再以我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尤其是从我2019年上半年开始至今被常州市公安局国保迫害的妻离子散流浪全国赶集赶会摆摊期间,我无论流浪到全国任何地方赶集赶会摆摊住宾馆旅馆期间,都会被当地的国保经常随意的在我外出赶集赶会摆摊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宾馆旅馆的管理人员打开我住的房间非法检查搜查我的物品尤其是电脑,甚至把我电脑摔坏,让宾馆旅馆的管理人员不承认有人进了我的房间。例如2021年3月-5月我流浪到安徽省阜阳市赶会摆摊我在阜阳汽车站附近住宾馆期间,电脑被人摔坏,该宾馆老板却不承认有人进我房间……

现在我在宁化县翠江镇南大街51号长城宾馆租住602室后,因为602室房间的锁是我自己的,国保不能随意让宾馆管理人员打开我的房间非法搜查后还不承认,就不惜违反非法侵入住宅罪撬门毁锁非法进入我的房间非法搜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22年最新版)》:第二百四十五条 【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22年最新版)》第二百四十五条,依法追究警号为024887的警察国保便衣和辅警四人的【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并从重处罚.

2022年5月17日上午,我在宁化县中沙乡赶集摆摊卖万能胶,两个男的违法乱收费并违法寻衅滋事收我摊不让群众买我东西,在大量事实视频证据下宁化县公安局中沙派出所警号为024869处警警察枉法不依法处理。

我用手机拍摄的这两个男人违法乱收费并违法寻衅滋事收我摊不让群众买我东西以及警察处警的现场视频的四个视频证据,只有后面两个视频证据一个收费男的站在我摊位前不准群众买我东西被我赶走和我和另一个收费男说是另一个收费男收我摊的现场视频证据和警察处警的现场视频证据没有被人远程操控我的手机破坏,之前拍摄的两个收费男的我不交两元钱让我到派出所和不准我摆摊并收我摊的两个关键现场视频证据,都被人远程操控我手机破坏的只有前后几十秒能看清,中间的几分钟十几分钟都被破坏成慢镜头看不清听不清了,并且最近两年来有几个我用手机拍摄或秘密拍摄的我被迫害的关键视频证据都是这样被人远程操控我的手机破坏的。

请问在中国中共国安公安国保二十多年来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拍摄的我被中共国保安排人迫害的多个视频证据,都是这样被人远程操控我的手机破坏的,是谁破坏的?(这些我将会在之后公开控诉

另外我在2022年4月27日左右,我被迫害的流浪赶集赶会摆摊在龙岩长汀的一小旅馆住宿期间的一天下午,我在卫生间洗澡,有个女的喊我谁在里面洗澡,赶紧把门打开我进去洗下屁股。我说那不行你这不是不尊重人吗?(因为我住的长汀汽车站附近的这家小旅馆和附近的小旅馆全部都养的有卖淫女,这些卖淫女在这些小旅馆门外拉客后到小旅馆内卖淫,去年是每天给这些小旅馆一百二十元今年是每天给这些小旅馆一百五十元,这些小旅馆给这些卖淫女提供保护,保证公安不会查她们,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各个地方的卖淫行业、赌博行业都是有地方公安局权力官员垄断的)。

我洗完澡后从小旅馆出来,我就听到在小旅馆门外拉客的一个卖淫女和另一个卖淫女说:“刚才这个政治犯在洗澡,我要进去,他没开门不让进,如果他让进去了公安局就说他嫖娼逮他,他们(指国保警察)让诬陷他嫖娼…..”我之前几次在网上发过公开声明我不会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如果中共关押我都是对我的诬告陷害政治迫害,其中就包括我看到知道是卖淫女,我都感到恶心,像牲口一样被人搞来搞去是真脏。但是国安国保却邪恶卑鄙的想以此诬陷迫害我(这些我将会在之后公开)。

另外,我在2022年5月25日上午,我被迫害的流浪到龙岩市永定区虎岗镇农贸市场赶集摆摊卖万能胶,上午11点多过来两个六十多岁的男老人来收摊位费,我说:“我是肢残二级,农贸市场都不收我摊位费。”

这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说:“在我这就不行,你不给钱就把你摊收起来…..”

我知道这又是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对我迫害的,考虑到我又是摆在菜市场摊位上,我就问他们多少钱?他们说十元钱。我说你们十元要太多了,我给你五元,经过几番交涉后这两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同意五元后我给了他两五元钱后他两也没有给我收费票据就走了。

之后我就听到菜市场里的所有商户和群众看到我后都会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来卖胶,上面安排迫害他,残疾人本来不收费的,今天专门安排一个有高血压心脏病的老人来问他要钱,他如果不给钱就收他摊,收他摊这个政治犯就会推他,然后这个老人就会倒地后到医院里去治疗,派出所就会安排商户和群众做假证说这个政治犯打了他,警察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他就走不掉了,收了这个政治犯的钱没有给他收据也不承认收了。宁化警察迫害这个政治犯的控诉这个政治犯最近几天就要在国外网上控诉出来,就是不让他发出来的…...”(这些我将会在之后公开)

我在2013年3月30日下午14:30分—16:30分,我在常州火车站南广场举着《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纪念习仲勋副总理诞辰100周年陕西行》彩印板两个小时后下午十七点多,我从江苏常州市乘坐上海-延安的k560次火车去西安。我在2013年3月31日上午11点到达西安,然后我在西安火车站广场举牌《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纪念习仲勋副总理诞辰100周年陕西行》近两个小时后下午二点多我又从西安汽车客运北站乘坐大巴车在下午四点多到达陕西富平县汽车站。我在陕西富平县汽车站大门广场又举牌《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纪念习仲勋副总理诞辰100周年陕西行》一个小时后,到陕西富平县汽车站后面的一个叫东进旅社的旅社登记住宿。在2013年4月1日上午8点多,我打车到了习仲勋陵园后,我拿着《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纪念习仲勋副总理诞辰100周年陕西行》彩印板到了习仲勋陵园后,习仲勋陵园管理人员告诉我:“不能在陵园举牌”,并把我的牌子收了。之后陵园管理人员九点多安排我向习老陵园塑像敬献了鲜花三鞠躬。

阿波罗论坛: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纪念习仲勋副总理诞辰100周年陕西行
https://bbs.aboluowang.com/thread-1124063-1-1.html

我从2010年学会上网后至今,多次在网上发言发文公开纪念胡耀邦总书记赵紫阳总书记和习仲勋副总理等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说他们是中共的良心中国人民的良心,是真正爱国忧民的爱国者,并说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是我最尊敬的人,并一直呼吁中共为了国家人民的利益深入进行政治改革!

但是,为什麽十八大后从2014年起尤其是19大后,中共国安公安国保在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的迫害更加残酷了?尤其是我在2018年8月因在外网推特脸书发了善意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呼吁他政治改革的言论后,被常州国保以我发表对国家不利的言论、说我骂习近平(当时常州德安医院医护人员当着我面说的),把我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名义关押迫害了75天释放后至今几年来,我跟任何人包括我的妻子儿子都很少几乎连习近平的名字三个字都不提了,几年来更是从来都不在议论他了,福建三明市宁化县的国保为何又以我对习近平不满的名义对我迫害?你们这麽邪恶恐怖荒唐的迫害一个残疾农民,你们不怕遭报应吗?

如果说我是一个追求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追求宪政民主,呼吁中共能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深入进行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这是真的

我的联系电话(微信同号)15312586362
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22年5月26日写于福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