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回应邓朴方给两会代表的十五问(3)

0

回应邓朴方给两会代表的十五问(3)

/高峰

    邓朴方在给两表代表的第三个提问是:有人要定于一尊。请问代表们,我国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袭的皇帝?还是民选的总统?还是党内公投产生的总书记?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谁的一尊呢?这个提问对习近平来说可谓是诛心之问,几乎是剥光了习皇帝的外衣。

    纵观古今,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力来源大致可分六种形态:第一种是依靠武装起义推翻一个旧政权,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政权。正所谓打天下只为坐天下。如:大汉帝国刘邦、明朝朱元璋、中共毛泽东等开国独裁帝王。这种现象在古代很常见。

    第二种是世袭罔替子承父业者。如:朝鲜金正恩、中华民国蒋经国、新加坡李光耀等依靠父辈传承的国家领导人。这种现象只有朝鲜等极少数独裁国家还保留。

    第三种是利用不正当手段从家族或朝政中夺得政权者。如:秦朝的胡亥、隋朝的杨广、中国的邓小平等。这种现象古今中外都常见。 

    第四种是由全民公开选举而产生的国家领导人。如:中华民国蔡英文、美国历任总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等都属于民选总统。这是文明世界公认的政治模式。

    第五种是由党派前任党首指定的异姓接班人,如: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中国的华国锋等。这是模式是一党专制的特色。

    第六种是由党派少数权贵集体推出的利益代言人,如:中国的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等。这是一种典型的权力代持模式,也称傀儡式政权。江泽民是邓小平等中共元老的傀儡;胡锦涛是江泽民、中共元老和中共太子党们的傀儡;习近平原本就是江泽民、胡锦涛、中共元老和太子党推到前台的政治傀儡。这些党內授权者就相当于公司的董事会,习近平相当于一个股权代持人。这权力代持模式是当代中国的政治特色。

    习近平作为党內少数权贵集体推出的利益代言人,遵照双方约定,他理应信守承诺并绝对维护授权者利益。否则,就必然会遭到授权者的集体讨伐。

    习近平作为公司股东(中共权贵)的代持人,他不甘心充当一个代持人的角色。当他获得代持权后,既不对公司的合作伙伴和用户负责,也不信守代持前对股东的各项承诺,还把公司还经营到濒临破产的边缘。更令股东们发狂的是,在授权即将到期时,习近平不仅不打算依约归还代持权,而且还要私自侵吞股东们的全部股权。为此,股东们对他的行为都表示深恶痛绝。

    从公司股东的角度来看,习近平犯有以下十大罪状:一是经营能力差,并大搞非法经营,致使公司濒临破产二是以修改公司章程为名,擅自变更公司股权结构(修宪取消主席任期限制),企图侵占股东们的股权;三是公然违反董事会决议,授权到期后不肯将代持权交还给股东;四是利用手中权力非法绑架股东,限制股东们的言论、通讯和出行等自由,严重威胁股东们的人身安全;五是谋害股东(陈小鲁和张阳等人)并大肆侵占股东资产;六是违反公司章程,擅自改变公司的组织架构,利用手中权肆意剥夺董事会其他授权人(李克强等常委)的权力,为个人和亲属谋取利益;七是违反董事会的集体决议,擅自改变公司的经营模式,严重损害了公司股东、合作伙伴和用户的共同利益,致使合作伙伴和公司用户都纷纷与董事会为敌;八是违背董事会的意愿,敌我不分,与国际恐怖组织为伍,与公司合作伙伴为敌,严重损害公司形象和股东们的利益;九是不顾董事会的集体反对,在全球各国大肆撒币,目的是为了满足个人虚荣;十是非法剥夺下属企业(香港和新疆)的经营自主权,并在公司上下大搞恐怖主义活动。

    从代持者习近平的角度来看,他的动机及做法都很明显。一是他父亲曾经也是公司的小股东,如今他好不容易做了公司名誉上的董事长,也算是小妾变夫人了,但他并不满足这种现状。为保住这种来之不易的地位,他就干脆来一个明抢暗偷、假戏真做,他认为股东们的股权都是来历不明,公众又不明真相,不抢白不抢,而且这种打劫的方式比其父辈闹革命夺政权来的更轻松。

    二是他仗着手中的枪杆子,认为有绝对把握控制那些不服气的股东、合作伙伴和用户。

    三是他仗着手中控制了舆论工具和暴力机器,完全可以颠倒黑白,谁敢反抗他就把谁搞死搞臭。

    四是股东授权到期后,他为了安慰股东,表面上答应可以让出董事长的位子,但总裁和保安队长的位子坚决不肯让出来,这样一来,新董事长只能是一个摆设,除非股东们有能力联合合作伙伴和全体用户集体反抗,否则,不可能会影响他在公司的绝对权利。

    对于代持人习近平定于一尊的问题,这其中致少说明三个问题:一是他已经夺权成功,现正式向全世界宣布他有了定于一尊的资格;二是他在警告公司股东和其他管理者,叫大家不要再指手画脚了,如今的公司股权结构变了,公司已经属于他个人独资,如果大家还要把他当傀儡使唤或影响他独断专行,他不介意灭了你们;三是他在告诉公众,他夺权的目的就是为了定于一尊。

    作为公司大股东之一的邓朴方先生,你此时的心情可以理解。出现习近平这种背信弃义之徒,你不但个人权益受到侵害,而且个人的人身自由也被他所剥夺。但你的遭遇却不值得大家同情。理由有四:

    一是你的股权本来就是你父亲从別人手上抢来的。

    二是你作为股东,在选择股权代持人时,你们只顾便于控制,从不考虑择优录用,而是择庸而用。正是因为你们的用人不当,才使14亿用户和全球一百多个合作伙伴深受其害。

    三是你和你父亲一样,始终以个人和股东的利益为重,把用户当成你家菜院的韭菜而任意切割。

    四是你父亲曾经为了股东权益,公开杀害了一大批手无寸铁的学生,这种血债理应父债子还。

    为此,作者给邓朴方先生提个建议,如果你想真正维护股东们的权益,就应该将功赎罪,利用你的影响力,推翻习近平、解散中共这个祸国殃民的烂公司,还权于民,还政于民。这样既可以得到天下人的谅解,也可以为你们的子孙后代留条活路。

    下期预告:邓朴方在信中的第四个问题是: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 ,民众提意见叫煽颠 。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