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描绘经济更光明 李克强大谈经济不保 论者料习会微放经济政策

0

习近平的消息一连两日大篇幅占据党媒头版,李克强规模巨大的经济会议只占今日头版(右图)的一小部分(见黄圈部分) © 麦燕庭提供

中共党媒以头条新闻形式发表有关中国经济更见光明的评述之后,总理李克强随即于下午召开下至县级的「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声称经济更艰难,须确保经济增长不跌出合理区间,并须尽快降低失业率。后者的参加人数以至出席领导层之多,历来罕见,两名评论员虽然对有关现象是李克强「补镬」抑或刻意曝露两条路线有不同意见,但两者均认为,以中国现时的经济之差和矛盾突出,习近平会在经济政策上作出轻微让步,略向市场靠拢。

中共党媒以头条新闻形式发表有关中国经济更见光明的评述之后,总理李克强随即于下午召开下至县级的「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声称经济更艰难,须确保经济增长不跌出合理区间,并须尽快降低失业率。后者的参加人数以至出席领导层之多,历来罕见,两名评论员虽然对有关现象是李克强「补镬」抑或刻意曝露两条路线有不同意见,但两者均认为,以中国现时的经济之差和矛盾突出,习近平会在经济政策上作出轻微让步,略向市场靠拢。

备受武汉肺炎疫情及以「清零」政策应对的打击,中国经济明显转差,但直属中共的《人民日报》昨(25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新华社记者的署名文章,标题是《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 —— 习近平总书记引领统筹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述评》,在近七千字的文章中,记者描绘在习近平核心统筹下的各项发展,包括应对乌克兰事件和维持「清零」,显见中国正在复兴,亦向世界宣示:“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加光明”!

同日下午,分管经济的总理李克强罕有地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中国媒体估计,由于参与者下至县级,估计人数超过十万,规模之大,历来罕见。而学者兼评论员林和立接受本台访问时更指出,一个国务院会议有全体副总理出席,过去未曾见过,而一起出席的又有四至五名国务委员,有「晒马」的味道。

内容方面,李克强在视像会议上描述的经济困局亦与习近平描绘的光明前景不同。根据中央电视台网上报道,李克强在会上指出,受疫情和俄乌冲突等超预期因素影响,自4月以来,一些经济指标明显走低,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严重冲击时更大,当局会将「稳增长」放在「更重要」位置,着力保市场主体、保就业、保民生,并要求部门于上半年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所确定的政策,及在本月底前推出国务院常务会议稳定经济措施的实施细则。媒体又指,李在会上提出两大目标,就是要实现「第二季经济正增长」及「失业率尽快下降」,否则「经济有滑出合理区间的危险」,情况「刻不容缓」。

全国「两会」把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于5.5%左右,城镇调查失业率全年控制在5.5%以内,但中国首季经济增长只有4.8%,而4月份的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更高达6.1%,超越官方预期。

另外,面对中共二十大将于秋天召开,李克强形容,稳经济是「重大政治问题」,各地、各部门要在防控好疫情的同时,完成经济社会发展任务,防止「单打一」(即集中做一件事而不顾及其他方面)和「一刀切」。有关说法,与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把「清零」提升为总方针,并须坚持不动摇,略有不同。

党媒头版报道李克强不及习近平一成

不过,李克强声势浩大的视像会议,内容只刊登在今天的《人民日报》头版的下半部,而只有约1200字的报道更需要分在头版和第四版刊出;至于头版上半版,则全是习近平天下。

对于习、李二人同日在经济上的不同调,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向本台指出,事件究竟是李克强要就习近平的美好预测作出纠正和补救,抑或是曝露党内斗争,可以是见仁见智,但习近平的错误经济政策,已令中国自去年10月以来损失二至三万亿美元,部分基层干部甚至未能支薪,引起中共党内不少人士不满,故此李克强的十万人视频会议,反映了党内两条路线互相倾轧,而李克强更第一次半公开地批评「清零」政策;不过,他不相信「反习阵营」可以团结为统一战线,更不会令习在「二十大」连任的美梦落空,而李克强亦没有魄力成为反习「共主」。

林和立估计,现时形势只会令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和人事上稍作退让,例如习近期已略为放宽房地产政策、暂停要富人捐款的「共同审裕」政策等,但封城导致供应炼断裂的问题依旧,房地产的放宽亦是「太少、太迟」。人事上,他估计习近平在二十大的政治局常委会中,可能难再成为多数派,而是在七席中占有三席,让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入常」的计划将会落空;相反,李克强的团派可望拥有两席,胡春华接任总理的机会上升。

不过,另一名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习近平绝不会在人事上作出退让或有秉松动,必然是「牢牢掌握」;即使是经济政策,也只会是微调,即现时的放宽只是策略性调整,不是政策性改变,甚至可能只是权宜之计。

他向本台分析,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权不在李克强手上,现在因为中国经济出现大问题,才取回部分主动权,而李昨天的视像会议,必然是得到习近平的首肯或至少知悉,由李操刀去总动员挽救经济,成功解决,则功劳在习;反之则由李克强背锅。

他总结,过往例子可见,中共的党内斗争,必然是武力派系之间的斗争,一文一武是不可能斗得起来的,因为两者不是均衡的斗争力量。

作者: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