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帝国学院学者教导中国制造更致命军火

0

伍德利在2017年访问北京理工大学。 网络截图

英国新闻网站《UnHerd》周四发表调查报道,指一名长期获得英国国防部资助研究的伦敦帝国学院的武器专家伍德利(Clive Woodley)近8年来和中国互动频繁,涉向中国教授更致命和更先进的武器技术。在今年7月,伍德利可能前赴北京出现一项国际国防技术会议,讨论包括高超音速武器、新型装甲、量子计算和「伤口弹道」等敏感议题。

报道指出,67岁的伍德利目前隶属于伦敦帝国学院冲击物理系,他从年轻时就从事高科技武器的研究。他去年10月曾去中国山东省济南市出席一个活动并发表演讲,主题是「弹药的新材料技术」。根据事后发布的一份官方报告,这次活动「标志著火炮、炮弹和导弹发展的一个新篇章」。

伦敦帝国学院的武器专家伍德利(Clive Woodley)。(网络截图)

伦敦帝国学院的武器专家伍德利(Clive Woodley)。(网络截图)

伍德利的大部分研究都得到了英国国防部的资助。作为国际弹道学会的前主席,他曾在国防部控制的QinetiQ公司担任首席科学家。QinetiQ公司于2001年成立。当时国防部将自己的实验室私有化。到2018年,伍德利曾为英国国防部的许多「关键杀伤武器」提供建议。

据报道,伍德利在济南的会议由中国顶级军事研究中心之一的山东非金属材料研究所(53所)举办,研究所所长兼书记齐晓亮举行了该会议的盛大开幕仪式。会议文献明确指出,很多中国军工行业的领导人物,包括来自中国国有巨头北车的关键人物。北车制造坦克、战斗机、无人机、导弹、大炮和炸弹。会议的另一个赞助商是中国兵工学会,该学会汇集了来自中国大学和军火公司的22,000名研究人员,全部致力于「促进国防发展的需要」。

报道指出,伍德利跟中国互动的时机非常耐人寻味。2012年,以及之后的一些年,英国和中国沉浸在卡梅伦领导下启动的英中关系「黄金时代」。那时,中国还没有因为对其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而广为人知,也没有压制香港的自由。直到2020年,英国政府才以国家安全为由,下令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制造的设备从英国的5G网络中剔除出来。

然而,济南的会议是在最近举行的,即2021年10月14日和15日。它据说是「国际性」的,但事实上,非中国代表只有伍德利,一个俄罗斯人和一个波兰人。几周后,军情六处处长摩尔(Richard Moore)发表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讲话,说来自中国的威胁现在是他的机构的「唯一最大的优先事项」,并警告说我们必须提防「针对我们的大规模间谍行动,目标是那些对中国国家特别感兴趣的研究」。报道认为,中国对「像伍德利这样的专家」特别感兴趣。

报道还强调,济南会议并不是孤例。报道指出,在过去八年中,伍德利至少七次参加了为中国国防工业和与中国军队合作的大学部门的高级人士举办的研讨会和讲座。他还是两家由军工企业资助的中国期刊的共同编辑。自2014年以来,他有八篇论文在中国期刊上发表,或与与中国武器制造商合作的中国科学家共同撰写,最近的一篇是在2021年。

如果情况允许,伍德利很快将再次飞往北京。在7月的四天里,他将共同主持国际国防技术会议,主持涵盖敏感军事技术最新发现的会议。伍德利在会议网站上的「欢迎词」中列出了这些主题领域。其中包括高超音速武器(俄罗斯人在乌克兰的部署具有致命效果)、「爆炸和冲击」、新型装甲、量子计算和「伤口弹道」。

正如去年10月份的会议一样,出席会议的大多数人将来自中国的军工业。伍德利的共同主席将是中国最杰出的两位国防科学家,北京理工大学的冯长根和南京大学的栗保明。两人都是共产党员,他们的职业生涯一直致力于中国的军事。

英国国防部向《UnHerd》表示,它并不认为上述活动可能构成任何风险。它的发言人拒绝回答关于伍德利与中国的关系的问题,并重申:「我们有健全的程序,以确保研究合同不会有助于海外军事计划,与外国国家有联络的个人或组织不能进入我们的敏感研究⋯⋯我们确保进行严格的审查检查。」

帝国学院在回应查询时向《UnHerd》表示,「我们认真对待我们对英国国家安全的责任」,但也拒绝回答具体问题。帝国学院发言人补充说,当伍德利与中国同事共同撰写论文时,他「不应该使用 」帝国学院的头衔。在这一方面,伍德利似乎并不知道有相关指令:在即将举行的北京会议上,他像往常一样,被称为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员。

至于QinetiQ,报道引述其发言人说,该公司有「健全的程序来审查我们的员工和他们在企业内外的活动」。

然而,报道指有「其他人」表示担忧。报道援引一位前军情六处高级官员表示:「事实上,不仅仅是一两次会谈,而是一种持续不断的会面和接触模式,这令人深感担忧。我想不出还有哪位英国讲师多次访问中国,谈论武器技术,并在中国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

报道又引述这位前军情六处高级官员指出,伍德利的意图可能是无辜的:希望与国外同事分享研究;但这位前官员认为,他充其量是非常天真:「在科学论坛上进行会谈或演讲的公开关系,很容易成为敌对情报机构试图进行更深入讨论的幌子。对我来说,这看起来是中国情报部门工作方式的一个典型例子。」

报道亦引述前英国情报人员说,在伍德利访问中国期间,中国可能试图从他的笔记本电脑或手机中窃取数据,而他甚至不知道。「我们一直建议前往中国的商务人士只携带没有敏感数据的一次性手机和电脑。」

事实上,在2013年,也就是伍德利开始与中国合作的前一年,有消息称,中国间谍通过两名员工的笔记本电脑入侵其电脑系统,从他当时的雇主QinetiQ窃取了大量敏感信息。他们窃取了13000个QinetiQ服务器密码,并获得了超过130万页的文件。

报道亦引述保守党议员、前陆军军官、下议院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说,这篇文章发表后,他的委员会将进行调查。报道援引图根哈特表示:「这个个案引起了人们对我们军事机密的完整性以及一位英国专家与一个潜在的敌对国家之间的合作程度的严重关切,我们将调查究竟发生了甚么–以及为甚么以前没有人提出这样的关切。」

伍德利的活动尤其令人担忧,因为他长期以来一直被誉为其领域的巨人。他的贡献包括开发以等离子体为动力的大炮,用高压电脉冲代替老式炸药发射;利用数学建模改进发射机制和炮弹的巧妙方法,从而使大炮的目标更加准确;以及提高其炮弹引爆的暴力和速度的方法。他的另一个专业领域是轨道炮–下一代高超音速火炮武器,以六倍于音速的速度发射弹丸。

报道强调,没有人认为伍德利泄露了机密信息,或有意识地试图损害英国的国家利益。然而,中国在部署轨道炮的竞赛中取得了决定性的领先优势,这是一个事实。2020年,它透露了一个安装在军舰上的原型,并说它计划在2025年前广泛部署这些「超级炮」。据说英国和美国远远落在后面。2019年,伍德利发表了一篇与栗保明和他的南京大学同事共同撰写的会议论文。其标题是「电磁轨道炮多物理模型的最新进展」。

伍德利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访问中国,中国网站说,当时他给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的科学家做了「一个重要讲座」。同年,他加入了中国期刊《火炸药学报》的编辑委员会,该期刊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和中国兵工学会共同拥有。这两个机构的负责人都是焦开河。

伍德利为该学报撰写的第一篇论文发表在其2014年12月号上。它描述了铝的微小颗粒如何能够加速炸药的引爆,从而使枪支更加致命。该论文指出,这一创新将「对所有小武器、中口径和大口径枪支系统,包括海军枪支、陆基火炮和直射炮有很大的好处」。该论文的致谢中指出。「这项工作是由英国国防部下属的国防科技实验室(DSTL)资助的,属于英国能源学(UK-E)计划的危险建模和模拟任务。」

伍德利于2015年在同一期刊上发表了另一篇论文,并于2018年发表了第三篇,内容是关于枪支和炸药行为的数学建模。迄今为止,他最后一篇《火炸药学报》的论文于去年8月发表,涉及被称为「封闭式炸弹」的新形式炸药。这篇论文是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旗下西安现代化学研究所的四位中国专家共同撰写的。该研究所的网站说它是「中国最大的从事爆炸物和破坏性燃烧技术的综合研究机构」。

同时,在2016年,伍德利在另一份中国期刊《国防科技》上撰写了一篇论文,该期刊由武器工业机构–中国兵工学会主办。它讨论了在低气压和极端温度下使用炸药的问题,并指出它是基于「由英国国防部资助」的「武器科学与技术中心」(WSTC)的研究。

他还成为该期刊的三位执行编辑之一,与他一起在7月共同主持会议的两位科学家栗保明和冯长根也在其中。冯长根曾是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成员,并在北京理工大学工作。他也是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科技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负责协调中国的武器研究。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伍德利几乎每年都会访问中国。2015年,他参加了北京理工大学下属的爆炸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秋季研讨会。第二年,他在南京的栗保明实验室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系列研讨会,介绍他在QinetiQ的工作–照片显示,这些研讨会用带有QinetiQ标志的幻灯片来说明。根据报道,除了他的讲座和研讨会,他还与中国学者举行了私人会谈。

2018年,他与冯长根和栗保明共同主持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国际国防技术会议。该活动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中国兵工学会和另一主要武器制造商中国兵器装备集团赞助。由于大流行病的影响,2020年秋季的第二次会议不得不在网上举行。到那时,英中关系「黄金时代」已经真正结束。尽管如此,伍德利还是在那里。

《UnHerd》记者强调,曾多次试图通过一系列电子邮件向伍德利询问有关他的出版物和中国之行的问题。当他没有回应时,记者去了他在肯特的家。据称伍德利告诉《UnHerd》记者,如果记者不离开,他就会叫警察,然后把门摔上,并拒绝接受所有书面问题。记者想问的问题包括:他与中国同事和期刊的合作是否收到任何报酬;他在访问期间采取了哪些安全防范措施;以及他是否认为与中国的研究人员合作与与英国盟国的专家合作有甚么不同。

记者/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