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涉台言论再现“口误”, 从“战略模糊”走向“建设性清晰”?

0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台湾外交部发言针对此次拜登发言,亦重复这两年来的外交辞令感激美方对台“坚若磐石”的支持,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后首次访问亚洲,在日期间, 其涉台言论受关注。23日有媒体提问称,若台海发生战事,美国是否愿意军事保卫台湾。 拜登直截了当回答说:“会”。 在记者追问下, 他补充说:“这是我们做出的承诺。” (That’s a commitment we made)

此言一出,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之后,白宫出来澄清说,美国对台政策没有改变,拜登自己也在隔日重申,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并未改变。

中国外交部抨击美方在台湾问题上“玩火”,并强调美国无权介入中国内政。周三(25日),中国国防部宣布,解放军东部战区将在台湾周边海空域组织多军兵种的实战化演练,目的是为对美台近期“勾连活动”提出严正警告。

美国总统拜登

图像来源,REUTERS,美国总统拜登第一次亚洲行,第二次表示如果中国武统台湾,美国将出手防卫。

拜登再次出现涉台“口误”?

早在去年8月,拜登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关于阿富汗问题的访问时被问到,美国在从阿富汗撤军后,台湾还能否指望美国。

他说:“我们的(台湾关系法)第五条款做出了神圣的承诺,即如果真有人入侵或对我们的北约盟友采取行动,我们会做出回应。日本也是,韩国也是,台湾也是。”

第二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被问及政府是否考虑放弃“战略模糊”政策。普莱斯说,政府“没有计划”在现有协议之外升级对台湾的支持。

当时, 有观察者认为拜登是“口误”。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ICU)大学教授Stephen Robert Nagy 告诉BBC,拜登最近的表态也并非美国外交政策出了偏差, 反而是一个微妙设计过的的陈述。“而且,我认为在一个中国政策方面美方并未改变,但华府正在使用其创造性的方法持续与与台湾在商业,科技,教育及公民社会等建立关系。在将台湾纳入国际组织的支持意图也很明确,”他说。

去年年2月,拜登在美媒CNN节目上说“美国政府必然会就台湾议题发声”;3月,美国务卿布林肯在国会听证会上称台湾为“国家” (country);10月份他说不存在 “台湾协议 ”的声明。

有许多分析认为,拜登再次“口误”是美方刻意安排,继续使用切香肠(salami-slicing)的外交手段,持续制造一些微小的动作和举措,最终累积的结果会巨大。

澳洲国立大学讲师宋文笛便向BBC分析,拜登政府评论台湾事务的所谓“口误”其实是他上台后开始惯用的外交招数,意在发出一个明确的政治信号。

他认为,该发言就算是“口误”也是一个有用的“口误”,向其他国家发出了一个政治上有用的信号。

他说,美方之后的澄清声明有一种 “鱼与熊掌兼得”的效果。从白宫立即澄清收回拜登的声明可以看出,拜登未正式将“战略模糊”政策“公开”加以改变,但却发出足够强的信号,“暗示”美国的政策将发生实质性变化。

德国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分析员Valarie Tan 亦持类似意见。她电邮回覆BBC中文称,虽然有意见批评拜登此次发言零碎不完整,但在乌克兰遭受入侵的背景下,此次发言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做出有战略意图的姿态。

“目标是向中国宣示美方在一些政策战略下,可以做什么事….而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保持不变,并不意味着美国在台湾战争中不作任何反应,而是更多地取决于美国在什么情况下进行干预。”

而台湾官方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员苏紫云却认为,拜登的两岸战略已经从“策略性模糊”转为“建设性清晰”( constructive clarity)。

苏紫云博士说,这是因为“战略模糊”及“战略清晰”二分法已无法适应现况,亦即无法突显美方“反对武力改变现状”的底线思维,因此可以用“建设性清晰”来形容。

他说,拜登多次表达将以军力保卫台湾外、近两年的美日、G7、QUAD等都将台海安全列在共同声明中,以及美国务院系统调整“一中政策”定位,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不同于北京的“一中原则”;美参谋首长主席米利及印太司令等都曾经公开表达过“美军有能力击败解放军”、“美军确保台湾现状不变”等等都可视为“建设性清晰”之例证。

视频加注文字,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威慑还是挑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5月24日批评美国称,美方“费尽心机”在一个中国原则问题上玩弄文字游戏。他抨击美国违背在台湾问题上之承诺,虚化、掏空一个中国原则,明里暗里怂恿支持“台独”分裂活动。

同日美、日、澳、印四方会谈开幕,2架中国军机和4架俄罗斯军机一度进入南韩东部的防空识别区(KADIZ)。中国国防部之后证实,这是中俄两国空军在日本海、东海等海域上空实施例行性联合空间战略巡航。

5月25日,中国国防部又宣布,近日将在台湾周边海空域组织多军兵种联合战备警巡和实战化演练,对近期美台勾连活动做出严正警告。中国国防部的新闻稿引用解放军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施毅称:“美方在台湾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频频给‘台独’势力壮胆打气,这是虚伪的、徒劳的,只会把局势引向危险境地,自身也将面临严重后果。”

美国华府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亚洲计划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以电邮回覆BBC中文称,针对台湾问题,拜登是意图加强威慑。 “但在我看来,他在东京的表态,以及他上任以来针对台湾的其他表态,都造成了战略上的混乱….这种混乱可能会挑衅(provoke)中国对台的攻击(attack)…并且可能会破坏而不是增加美国的信誉。”

台湾依旧低调

美台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依据美国的《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 ),美国对台湾出售防卫性武器,该法并要求美国必须提供台湾自卫的能力。

蔡英文政府回应拜登政府涉台发言,态度依旧低调。

台湾外交部重复这两年来一贯的外交辞令称:“感激美方对台‘坚若磐石’的支持,以及台湾参与区域和平之决心。”

台湾的回应,基本上符合蔡英文总统说的不挑衅、不示弱的立场。就国际政治而言,中华民国原本就有防卫自己的责任,苏紫云认为。

宋文笛则强调,拜登此次声明可视为给台湾的一个“安慰奖”。有报导称,初始阶段台, 湾将被排除在拜登的印太经济框架之外。民意调查显示,自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台湾民众对美国信任度出现下滑。 他认为,拜登此次声明或有助于修复台湾人对美国的信心。

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的Valarie Tan认为, 拜登的亚洲之行向中国发出了一个信息,即亚洲再次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但她强调,美国若要对抗和遏制中国在该地区的野心和影响,需要与该地区的盟友提出更一致和具体的方法,特别是在贸易和安全方面。

拜登的亚洲之行,根本上是为了重新建立和恢复美国的经济领导地位,并与该地区的盟友重新联系。“但‘印太经济框架 ’看起来很像样,高级别的会议和志同道合的领导人聚在一块,但当涉及到更多实质性的成果时,这次访问令人感到失望,” Valarie Tan说 。

有分析说, 此次拜登涉台发言热度也几乎盖过了此次在东京举办的“四方会谈”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