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切习保共」、「切共保美」与台湾

0

自从提出《拜登大考─「切习保共」或「切共保美」》(2021/02/07)至今14个月,答案已经确定了;白宫决定切习保共。

川普虽以「切共保美」为大方针,但是想来他的最次备案也是「切习保共」。拜登不似川普;圆滑者行事,一定采阶段论。尤其在乌克兰战争的世界政治、经济冲击下,他明确踏稳在「切习保共」立场之上,以待后机。

中共政界,含习近平本人及反习阵营,都已收到明确信号,进入肉搏。反倒是台湾,似乎还处于「习共不分」的落后境界,不分层次的混打习近平及共产党(或混爱习近平及共产党),更不用说还不理解《中共不等于中国》(2016/07/25)这基本政治道理。就政治而言,台湾对美国算是掉队了,而对中国现状,算是插队了,有违《台湾诀:不掉队、不插队、除肉桶、固社区》(2019/01/20)所分析的大势。

遍观国际评论、中共官媒及中国社交媒体,可明显察觉台湾已是世界风云国家,但这「风云」最终成为「风发」还是「风暴」,却有赖台湾自己的智慧。

智慧的关键在IQ+EQ。 IQ的关键,在我看来,在于认识到台湾的「关键少数」地位。过去曾对「关键少数」作出定义:虽然小,但却持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力道。我们必须假设美中都不想亡国、共和党(及民主党)和共产党也都不想亡党、各国也都不想发生世界大战。对于这「三个不想」,台湾其实都具有参与谈判的条件,但台湾现在表现得似乎都在「等别人发现、等别人黄袍加身」,这就是近代历史400年来给台湾带来的「好学生文化」,从来不敢靠近雷池,也从来不敢中途缀学创业。

如何发挥「关键少数」的主动角色?过去至少提到十数种可能方法,不再赘述。但是,针对美国已经明确「切习保共」之大政方针,台湾可以积极做的表态是:

1)「武力犯台」只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高调唱腔,台湾愿意区别习近平及中共,以及区别中共及中国;台湾有能力对中共军方、政界及中国社会做出适当的心战喊话;

2)保台湾者保天下,国际如此认知,台湾对自己国内政界亦应相应做出决断行动(参考《「反并吞」应该定为台湾国策》一文(2019-08-03));

3)台湾理解,美国若为反中共并吞台湾而战,乃是为了地球上开放民主制度而战,而不是因为疼惜台湾人而战,因此台湾不会示弱、不会讨爱。台湾的不掉队不插队,对世界有利,应该得到对价。

至于EQ的部份,在《川普如果向台湾借名片》(2018-11-18)文中问到,美国依据其自身国家利益优序,无论向台湾借用「Taiwan」还是「R.O.C.」的名片,台湾社会借不借?而今,美国选择了在优序上「切习保共」,但在借用何张名片上还未定向。

国际上支持台湾的国家,普遍最担心台湾的几件事是:
1)亲共竟然在台湾还有市场;

2)情感上亲中者很多竟然还搞不清楚亲中和亲共之间的差别,随着亲共者起舞;

3)外界所称的独派,竟然搞不清楚「独立」的本质就是主体意志的实现,而不明白《国格比国名重要》(2020-11-28)这件事;

4)台军由于结构上的惯性,军种、新旧部之间的不团结,加上战略/战术观念上的陈旧。

这几个不属于IQ而属于EQ的问题,将导致国际、尤其是美国,在必须做临门一脚决定之时,导致一念之差之后憾。 EQ问题,是台湾人自己的问题,不能期待他人相助。我们自己要想好了,到时不能赖皮。

(本文原刊于联合报)

《更多 相关内容,请造访「前哨预策」InsightFan.com》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