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龙: 民主法治就是管控权力之恶

0

读者广场 | 唐龙: 民主法治就是管控权力之恶

中共五中全会。(法新社)

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文化,几千年来都无法回答和应对一个重大问题: 当遇到恶的国家政府权力,尤其是恶的最高权力时,对之有没有合法刚性的管控机制和手段?

只要中国和中国文化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就表明还没有真正实现国家和文明的现代化。管控不了权力,特别是最高权力,民主法治,文明复兴,民族崛起就是无稽之谈。也就是说,把权力,包括最高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政治文化目标,还远未实现。

远的不说,自1949年以来,每当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要干坏事或走在干坏事的轨道上,国家却从来没有合法的有效机制可以及时预防和纠正这类谬误罪恶,结果自然是造成重大无法挽回的损失灾难。

从毛泽东当年执意发动文革, 到今天习近平颠覆改革复辟文革,中国和中国人都是眼睁睁地看着国家民族一遍遍走上歧途和灾难,却对之束手无策,难道这就是中国人的文化癌症,先天缺陷,命运诅咒?

1966-1976十年文革,中国经历的苦难无以复加, 惨烈教训无比深刻,但却显然没有真正接受教训。而在刚过去的2012- 2022十年,习近平已把中国推入”二次文革”,中国又一步步走向深渊。为此笔者近期专门发表一个长篇备忘录。

两千多年前,杜牧在 《阿房宫赋》中悲愤直书: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今天,中国的巨大悲剧还在继续,中国人还是权力之恶的哀嚎囚徒,中国的现代化看似唾手可得,实为咫尺天涯。

造成这些深度落后的一大直接主因,就是中国和中国人尤其不擅长管控最高权力之恶。反倒是歌功颂德愚昧盛行,政坛苟延溜须拍马,小人乱舞君子落寞。

中国还欠文明一个合格的交代,欠子孙一个心智的升级,欠世界一个根本的改变。一个不会管控权力之恶的民族,尚无资格和颜面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财富和市场解决不了这个根本问题,这个突破需要高度政治觉悟,勇气,智慧和果断行动。

作者: 唐龙 (中国政论家和投资家)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