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康博: 拜登东亚行对习近平发出强烈信号

0

美国总统拜登5月24日在日本召开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法新社)

美国总统拜登结束他在韩国日本的访问,铺开他的印太战略蓝图,在中共二十大前对习近平发出强烈信号!

在韩国,美韩同意加强对朝鲜的制裁,扩大在网络安全、核能、地区安全和供应链的合作。

在日本,美日聚焦东海、台海、南海,和南太平洋这“三海一洋”的情势,重申遏制中国破坏印太地区稳定的行为,将日本置于美国核保护伞下,两国共享安全目标与战略。美日和美韩的共同声明都提到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

拜登在日本还启动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纳入美日韩,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等共13国。另外还召开了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

拜登这场剑指中国的亚洲访问,达成了什么成果? 拜登的印太战略能有效抗衡中国? 在二十大前,拜登给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拜登的东亚访问展现了美国重返亚太的承诺,发出强烈信号显示美国的重点仍在印太。(法新社)

拜登的东亚访问展现了美国重返亚太的承诺,发出强烈信号显示美国的重点仍在印太。(法新社)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接受专访表示,这次拜登总统访问韩日非常成功,这趟访问的意义是,乌克兰战事尚未结束,大家焦点都在欧洲,此时拜登特意访问韩日,是非常大的信号,表示“美国并没有忘记印太,美国的重点还是在印太,这个信号是很强烈的”。第二,拜登先访韩再访日,这意义是美国要求韩国努力改善对日关系,日韩关系已经冰冻到无可救药的状况,尹锡悦总统已表示希望建立有建设性的良好的韩日关系,也希望加强韩日美三方面的安全合作,所以美国拉拢到了韩国新政府,美韩共同声明也提到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

更重要的是拜登到了韩国首站先访问三星,松田说三星跟台积电不太一样,“台积电是选过边的,但是三星没有”,这次拜登首先访问三星意义非常重大,拜登希望韩国的半导体产业也跟台湾的半导体一样选边,对中国的出口或在中国的生产方面跟台湾厂商一样配合美国,三星已决定在德州投资170亿美元设厂,所以台韩这两大半导体重要的生产地,方向开始趋同,这对拜登来说也是非常大的成果。而在拜登访日方面,日美的共同声明大概在预测范围内,但是四方安全对话的共同文件跟过去的文件不太一样,这次不像过去聚焦非传统领域,这次谈到很多传统安全领域。文件没有点名俄中,但是批评的内容跟美日共同文件差不多,虽未点名俄,但点名了乌克兰,意思很清楚。

松田说拜登拉拢到韩国,也拉拢到印度,这非常重要,而且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内塞代表的工党也令西方阵营担心对中国比较软,不过经过激烈的选战,保守党和工党的外交政策也趋同,而且阿尔巴内塞第一个外交舞台就是四方安全对话,配合美国和日本,拜登也拉拢到了澳大利亚的新政府,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果”。

尤其这次四方安全对话声明“强烈反对借由任何胁迫、挑衅和单方面的行为,来试图改变现状和加剧区域紧张”,这是过去美国和同盟国一直强调的,这次首度纳入四方安全对话,东海、南海、朝鲜议题也都纳入了,而且印度同意进一步讨论传统安全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成果。

印太经济框架是拜登最大成果

拜登和印度总理莫迪在日本见面。(法新社)

拜登和印度总理莫迪在日本见面。(法新社)

至于印太经济框架IPEF,松田说“可能对美国来说是最大的成果”。美国为了保护美国国内产业,没有降关税。以前美国提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条约,所以需要国会批准,如果拜登这次提出像TPP那样门槛很高的条约,美国国会能否批准是未知数。而且如果前总统特朗普批评新框架是TPP的翻版而表示反对,新框架马上会被污名化,如果美国国会不通过,或者如果美国政党轮替而予以否决,就没有意义了。这次拜登不以条约方式,以不需经国会批准的框架方式,大概不会被否定推翻,而且也有可预测性,比较稳定。更重要的是,现在俄罗斯加入的框架全部都瘫痪,像是于5月21和22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八届贸易部长会议,俄国经济发展部长发表讲话时,美日加澳和新西兰官员立即退场。俄国代表团也抵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的演讲,最后会议未能依照惯例发表联合声明。四月底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因西方国家退席抗议俄罗斯,也是无果而终。今秋一年一度由泛东亚地区16个国家领导人参加的东亚峰会可能也是如此。全球性的国际平台,只要主席国不排除俄罗斯,西方国家都退席抗议,任何话题都成不了事,那么东南亚国家用什么框架来跟美国维持关系呢?

CPTPP只有四个东盟国家,分别是汶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这次加入印太经济框架的还有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东盟七个重要国家全部都参加了印太经济框架,美国非常高兴。因为对美国来说,面对中国,东盟是最弱的一环。而这次东盟参加IPEF的国家比TPP还多,显示他们也想跟美国建立关系。所以说拜登访问东亚取得非常大的成功。

拜登此行访问展现了美国重返亚太的承诺。松田指出美国的印太战略是持续性的,其中四方安全对话原来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提出的想法,后来美国接受,甚至让它制度化,而且共和党并没有反对。在经济方面,若美国过度降低关税,可能导致美国国内产业空洞化。现在美国成立新框架,邀请东盟主要国家加入,重新恢复信心。印太经济新框架如同刚出生的小婴儿,慢慢可以扶养长大。

台湾没有被纳入印太经济框架,是否需要担心?

拜登和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内塞在日本见面,这也是阿尔巴内塞胜选后第一个外交舞台。(法新社)

拜登和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内塞在日本见面,这也是阿尔巴内塞胜选后第一个外交舞台。(法新社)

松田说:“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如果一开始台湾加入,其他国家可能会吓跑。”若美国一开始就纳入台湾,来自中国的压力会加码,美国的重点是东盟国家,若是台湾加入,东盟国家可能不参加或者观望。“第一批台湾不参加,他就可以壮大阵营,这是美国的战略步骤”。不需要太担心,而且这跟TPP不同,还有印度,这对美国来说是完美的开启,以后再慢慢增加阵营,台湾就有机会。

拜登向中国展现强大的朋友力量

拜登这次亚洲行对中国的警示是什么? 在二十大前,给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松田表示,现在西方国家都打好了疫苗,领导人和官员们奔走穿梭,推动战时外交,整个西方国家都在支援乌克兰,都在进行国际合作,主要领导人实体见面握手讨论问题。反观中国只有杨洁篪和王毅在外奔走,中共高层除了王岐山访问韩国,其他常委和习近平本人都没有亲自出征。美国走出了疫情,拜登以79岁高龄频繁搭机出访,进行充满信心的外交,而且美国的朋友非常多,特别是有力量的朋友非常多,拜登借此炫耀一下,传达只要多方遵守国际社会的基本准则,不要以武力改变现状,不要把经济手段武器化,就没事。但如果中方执意改变现状,美国还是有力量去对抗中国,而且美国的阵营愈来愈壮大,这是拜登要对中国传达的信息。过去美国总统访问东亚一定访中国,拜登这次只访韩日,还邀了印澳。新的框架也纳入了东盟主要国家,这展现了美国的外交力量,充分的炫耀给全世界看,美国一边在欧洲打仗,但是没有忘记印太,这应该是美国向中国发出的信号。

松田康博:拜登说会出兵防卫台湾是“故意的口误”

拜登访问韩国日本,展现朋友圈,在中共二十大前对习近平发出强烈信号。(法新社)

拜登访问韩国日本,展现朋友圈,在中共二十大前对习近平发出强烈信号。(法新社)

拜登此行最受瞩目的发言可能是他明确说出会出兵防卫台湾。松田观察,拜登在记者会上被记者问到如果台海有事,是否会以武力防卫台湾时,拜登很有信心地回答说“Yes”! 然后再看他的笔记,他先以自己的语言回答,再看幕僚准备的发言稿,松田说这是非常清楚而且是聪明的做法。松田指出这是第三次拜登所谓的“口误”,松田认为拜登从第二次“口误”就已经是故意表态,这次也是“故意的口误”。松田说,大家对于“战略模糊”有些误会,“战略模糊”并不是说我不告诉你我要不要介入台湾海峡,不是那么单纯。“战略模糊”最大的重点是让中国相信美国会介入,只要中共使用武力,美国就会介入,只是不讲明、不做口头承诺而已。《台湾关系法》的本质就是要保卫台湾的安全,所以战略模糊不是完全的模糊,是要中国相信美国会介入。松田认为拜登对于乌克兰战事太早宣布不出兵,如果拜登当初说他的桌上有任何手段,其实可以捣乱普京的计算。因为乌克兰没有太多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任何政府都可能不介入。但是台日韩是美国的势力范围圈,美国绝不容许中共使用武力改变现状。乌克兰战争爆发后有一种声音说美国靠不住,可信度下降。美国马上派了访问团到台湾表示支持,不过访问团的份量远不如拜登亲自讲话,拜登一方面也是向中国发出信息,乌克兰和台湾不一样,至少拜登会介入,这是要弥补并且加强战略模糊的有效性,美国的战略没有变。

俄乌战争恐使中国更加大提升军备

乌克兰战争给了中国什么启示和教训?

松田指出几个不同的教训,一是使用武力的风险非常大,全世界之前认为俄军很厉害,以为普京总能连战连胜,没想到这次俄军遭遇这么大的挫折。二是乌克兰跟台湾在地理上有非常大的差别,台湾海峡是天然屏障,进攻台湾的难度很高,这次中共看到动武的风险非常大,更重要的是,其实专家们向来都了解跨越台湾海峡占领台湾的门槛非常高,但是不知道中国领导人是否真正了解,如果独裁太久,身边人都不敢说真话,可能被自己的宣传洗脑,但是这次习近平应该是彻底了解到动武的风险很大。

但是,松田指出中共可能也得到另一方面的启示,就是美国不愿跟有核武的国家打仗,也不愿为非同盟国打仗,中国有核武,台湾不是美国的同盟国。虽然拜登接连“口误”说愿出兵保台,但只要中国的力量达到某个高度,中共会认为就能吓阻美国。因为中国绝不会放弃台湾,中国从俄乌学到了动武的困难,日后会做更大努力提升军备武力,中国会跟美国更加的进行军备竞赛,这是苏联走过的老路,中国今后的方向非常令人担忧,经济出现很多问题,防疫对策也出了很多问题,而且防疫封控看来是持续性的,不是二十大过后就会放弃清零,封控政策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中共同时会下决心建立更多军备,这是不健康的发展方向,希望中国重新思考发展方向,这样下去对中方没有好处。

松田康博: 中国防疫封控政策充满弊病 是一种悲剧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李宗翰摄)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李宗翰摄)

松田认为现在中国防疫决策的弊病已经流露,高层做决定,没有依循法律,而是以政策强制推行,下面的官员做不好就革职下台,地方官都很紧张,所以一定要清零,决策和政策的执行上都出现很大弊病,官员不面对群众,只看领导人的脸色,枉顾人权和经济,最大问题是习近平把封城和各种封控政策,跟中国制度的优越性挂钩,它已经创造了这样的故事,中国媒体报导防疫经常将中国和美国的确诊和死亡人数相提并论,以显示中国因制度优越,防疫比起美国是成功的。

但是这种政策遇到传染力强的奥密克戎就很难控制,中共非要控制不可这跟面子有关,防疫已经变成面子工程,这是战略上的最大问题。战术上,官员为自保而强力推行政策,这是一种悲剧!

撰稿 陈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