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F
Washington
星期三, 7月 6, 2022
思想 热门文章•404 震惊世界的《新疆公安文件》,香港民主的倒退,没有理想的中国自媒体和上海封城舆情

震惊世界的《新疆公安文件》,香港民主的倒退,没有理想的中国自媒体和上海封城舆情

0

中国数字时代  05/27/2022

cdtimg

一、新疆公安文件:迄今为止最大规模关于“新疆集中营”的内部资料外泄

5月24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披露了一份来自新疆警方内部的《新疆公安文件》(Xingjiang Police Files),揭露了当地大规模监禁系统和背后的政策情况。这包括了数以万计的照片和文件,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关于“新疆集中营”的内部资料外泄。资料中,新疆警方拍摄的维吾尔人照片有5000多张,BBC团队已确认其中2884人被关押。被关押者中,最年轻的拉希尔•奥马尔(Rahile Omer)关押时只有15岁,而最年长的阿尼汉•哈米特 只有73 岁。根据BBC的报道,披露的文件包括“中国高级官员的机密讲话;警方内部手册和人事资料;2万多名维吾尔人的详细记录;来自高度敏感地点的照片”。当天,研究新疆集中营的人类学家,并参与这次档案披露的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在欧洲汉学学会学刊上,发表了与之相关的学术论文《新疆公安文件: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警力管理与新疆政策中的偏执妄想症》。

根据BBC的描述,这些文件由黑客从新疆两个地区公安局服务器中获得。之后,他们发给了任职于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的人类学家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郑国恩博士随即与BBC分享了这些信息。这些信息主要来自新疆喀什地区的疏附县(Konasheher)和伊犁地区的特克斯县(Tekes),其中大多数的电子表格都与疏附县有关,时间跨度为2000年至2018年。

以下是BBC报告和郑国恩学术论文的重点摘要:

1. “再教育营”绝不是学校

中国政府声称自 2017 年以来在新疆各地建立的再教育营,只不过是“学校”。中国最高级官员一直否认有关“强迫”的说法。外交部长王毅在 2019 年表示:“事实上,新疆的教育培训中心是帮助人们摆脱极端主义的学校。”

然而,BBC的报告中,大量的警方内部指示、看守名册和新的被关押者形象说明这些说法不实。在照片中,大量的被关押的维吾尔人身边,站着手持警棍的警察。相关的文档也证明,这些人并不是,中国当局一直以来宣称的所谓“自愿的学生”。陈全国更是于2017年的一次內部讲话中,命令警察可以开枪打死任何试图逃跑的人。

2. 新疆集中营内有多少人?

2019,郑国恩博士研究估计至少有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关押新疆集中营内。2020年,卫星显示新疆境内至少存在有380个集中营。

郑国恩博士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仅在新疆喀什疏附县,2017 年和 2018 年共有 22,762 名居民(占成年人口的 12% 以上)被关进集中营或监狱中。如果该比例按照新疆总人口计算,这意味着中国当局关押了超过120万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许多人被抓捕的理由非常荒谬,仅仅是因为他们可能信仰伊斯兰教,或者是因为访问了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比如,2017 年,一名男子因在 2010 年“与祖母一起学习伊斯兰经文”几天而被判入狱 10 年。根据BBC的报道,最多被使用的关押借口是“寻衅滋事”或“扰乱社会秩序”,然后却被当成严重的恐怖主义行为受到惩罚,甚至被处以七年、十年和二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BBC表示,这些文件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证明“集中营”政策的对象,就是几乎所有保留着身份认同、文化或伊斯兰信仰的维吾尔人。此外,《新疆公安文件》更揭示了,对于那些不在集中营或监狱中的人,仍然存在严厉的审查和监视,很多人因此被发现有所谓的“罪行”而被捕。

3. 谁该为集中营负责?

这些文件包含一些党内高级官员的讲话和书面文件。

2018 年6月,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访问新疆时,在加盖“机密”标签的讲话中,他警告仅南疆就有至少 200 万人感染了“极端思想”。他还在讲话中提到了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高度赞扬了习近平的“重要指示”。这些指示包括建设新的“集中营”施舍和增加监狱资金,以满足关押200万人的需要。时任新疆党委书记的陈全国,在 2017 年发表的另一篇秘密演讲中,告诉一些高级军警干部,“对某些人来说,甚至五年的再教育可能还不够”,“一旦放出去,问题又会出现,这就是新疆的现实”。BBC认为,“这似乎承认,只要任何维吾尔人继续忠诚自己的民族身份或信仰,当局打压就不会停止。”

BBC的报告表明,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为新疆的监禁系统,做出了一系列的工作指示。郑国恩博士也在论文中展示了大量的文件,包括来自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文件,显示新疆的“监禁”政策大量出自习近平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二、欧盟《2021年香港年度报告》:香港民主严重倒退

5月20日,欧盟发布《2021年香港年度报告》。报告内容涉及香港政治和社会发展、经济发展、陆港关系和2021年的欧盟—香港双边关系四个部分。报告指出,香港民主严重倒退,已经转向专制威权主义(Hong Kong has taken an authoritarian turn),香港政策也越来越和中国大陆一致。

根据报告内容,香港已经转向专制威权主义。大多数民主派政治人士要么入狱,要么流亡。香港曾经有效运转的政治反对派已经失声(the end of effective political opposition in Hong Kong)。在民间,大量社会组织已经解散,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已关闭其在香港的办事处。香港原有的公民社会已经被彻底改变。文章还讨论了与之相关的移民潮。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国安法的强力实施超出了预期,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寒蝉效应,媒体、学术界和民间社会加速自我审查。更提及到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互联网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出现了大幅的倒退。

另一方面,香港经济在2021年表现强劲,令欧盟继中国、台湾之后成为香港的第三大贸易伙伴。然而,报告指出香港类似大陆的“清零”政策,引发了外界对香港国际枢纽地位的质疑。此外,通过大湾区政策和紧密的金融市场,香港在政治和经济等多方面与中国大陆一体化程度加深。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政治和经济事务中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三、方可成:中国自媒体,一个没有自律和理想追求的行业

5月26日,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发表在《端传媒》上发表文章 “方可成:中国「自媒体」十年——流量生意,一地鸡毛”,抨击了中国自媒体已经形成了一个“以追逐流量为唯一目的的巨兽”,“它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一片虚假与垃圾信息的狼籍”。这篇文章来自他稍早之前的学术研究,即发表在学术期刊《Chines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上的论文《什么是自媒体?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内容提供的商业逻辑》。该论文分析了从2014年由WeMedia公司发起的四屆“自媒体年会”的会议记录,以及2015年到2020年间的19份顶尖自媒体行业报告,得出了中国自媒体并没有起到推动民主化的作用,相反却推动了“去政治化”。

方可成教授通过研究发现,大多数的自媒体往往以商业化为终极目标。这并不同于学者吉尔莫提出的自媒体(we media)的概念,即挑战传统媒体的霸权和对资本控制媒体的厌恶。恰恰相反,中国自媒体往往非常喜欢拥抱资本,并成为了各大互联网平台的内容工厂。方可成教授对此评价道:“……各个平台都迅速进入一种类似于19世纪末美国「黃色新闻」时代的景象:垃圾內容充斥,到处是耸人听闻的感叹号。” 此外,自媒体合法化自身,采取了一种去政治化策略(strategies of depoliticization)。

方可成教授对中国自媒体更严厉的批评在于,自媒体这个行业十年过去了,几乎完全没有形成自己的行业自律和专业主义。自媒体从业者严重缺乏公共关怀和社会理想。此外,中国自媒体更对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起到了相反的作用。作者用一张图来总结了自媒体行业的处境:

cdtimg

图片来自端传媒
四、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造词”宣传再度引发争议

5月24日,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发布了一份报告《上海推进复工复产过程中 舆论反馈典型问题分析专报》。这份报告显示中国舆论场对上海封城的不满,以及中国民众不看好中国经济的前景。

该报告第四点指出,“‘离沪潮’引发舆论争议,需警惕降薪、裁员等言论唱衰上海发展前景”——:

一是“离沪潮”引发舆论争议。其一,在推进复工复产的紧要关头,舆论担忧“离沪潮”造成服务行业劳动力缺口…..有声音担忧,在复工复产推进的紧要关头,是否会出现劳动力缺口,如“流水线工人、菜贩、服务员、建筑工人等基础性工作者对上海的粘性比所谓职场人低多了,哪里都能找到差不多的工作,这些人都是小微企业的命根子,很难想象小微企业解封后会面对怎样一个情况”“会不会造成短期内劳动力大量缺失”。其二,有声音将“离沪潮”与上海抗疫工作关联,认为上海城市形象在此次防控工作中大打折扣。“上海的封城所产生的后遗症太多了,感觉没几年治不好”“不会全部跑步撤离,跑一部分是肯定的,主要是封控期间的混乱无序,一句‘物资只分上海户籍’得罪了人,寒了心”。需注意舆论场中上海网民对“离沪潮”的嘲讽或进一步加剧群体割裂,同时也要警惕境外势力借“离沪潮”炒作上海国际经济重镇地位被动摇。

二是上海商企受挫严重,需警惕降薪、裁员等声音频出引发经济形势消极讨论,特殊时期劳动者维权风险更加突出……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等话题也引发较大舆论争议,被质疑系“政策话术,本质还是‘毕业即失业’”。

此外,该报告第五点还指出,“正面引导失焦加剧舆论场不满,‘造词’宣传再度引发争议”

一是上海复工复产正面宣传效果不佳,“上海烟火气正在回来”等博文评论区“翻车”严重。部分自媒体发文质疑官方宣传作假,如微信公众号“我会永远在你身后”发布文章《听说我们被上海发布解封了?》,通过多张上海网民发布的朋友圈、微博截图反驳上海解封言论。
二是上海推进复工复产工作过程中,“点式复工”“气泡式管理”等“造词”再度引发舆论争议。上海疫情防控期间,“静态管理”、“集中隔离点”、“压茬”和“社会面基本清零”等措辞曾受到舆论诟病。